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惠而好我,携手同行(平安风故事)
    一篇平安风的故事。

    挨了近一年的工夫,终于在初冬飞雪的季节,三位的院宣还是下了。众公卿、女房在宣旨的引导下,一一上殿致谢,白河院于左,璋子中宫于右,在御帘几重后露出隐约的一点笑意。

    从今而后便可以着浓紫,苏芳的禁色上殿了呢。持盈暗暗地松了口气,为着京中多事,这道旨意从春便开始苦苦地等待,现在好歹赶在新年时晋位,实在可喜可贺。

    院中开始隐约地响起丝竹之声。接受完了朝拜,便是白河院、中宫的赐宴。而今百花凋零,不比往常。唯有庭上几株腊梅兀自艳丽,于是众人纷纷地以此为题,唱和讽诵起来。

    “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落梅红泪多。”身侧,一个温和的声音曼然吟道。这歌做的甚好,比喻又新颖,就连白河院也不禁点头。一旁中宫温和道:

    “云少将从此便是三位大臣,于家室上也要多多留意才是……上皇您说呢?”

    “这倒是朕的不是了。”白河院笑道,“自去年正夫人病逝,云一直为王命奔劳,如今岁末辞旧迎新,何不来个双喜临门呢。”

    云只是笑,双手捧着一杯菊花酒,遥遥对着二位叩谢,然后一饮而尽。这自然引得众人一片叫好,持盈只是隔着帘子遥遥地看着,不觉心下担忧:他胃肠一向不适多饮,如此,会难受吗。

    算起来与他相识也有多年。自己在中宫侧以命妇入侍,那人则是白河院殿前侍卫。每逢宣旨,总是能不急不慢地说上几句。无非是风花雪月等等,并无他事。终究那人叙四位,又是藤原大臣的远亲,前途远大,而她,终究不过是中宫惦记着已逝家姐的情,这才能入宫侍奉。

    此间差距,非一般可以抹平啊……她暗暗地叹息,看着院中的灼灼红梅,艳丽不可方物。相传那正是阿倍仲麻吕自唐宫带回的品种,盛开于此,已是历经百年沧桑。

    铮铮琵琶之音骤然响起,有公卿应景地弹奏起一曲《红梅》。云指尖一枝梅花,笑意宛然:

    “依稀恍惚还疑梦,大雪飞时得见君。”

    他还在惦记着她吧。持盈想起那个如同梅花般傲慢高洁的女子,藤典侍。她有着如天人般的绝世容貌,为上皇所钟爱。这样的偏爱却终究成了中宫逐她出宫的理由。那一日,也是这样的深雪,点点落梅如仙泣。她站在风雪中,神色凄然:

    “妾如不幸丧泉壤,料汝无缘扫墓来!”

    那声音甚是凄婉,和着隐约呼啸的寒风,真是说不出的让人怜惜。云少将亦是站在风雪中,听了这近乎怨恨的和歌,他尝试着伸出的手,也就这样僵持在了半空。

    是怨他终究没有去恳求中宫吗?可他已经为你做了太多啊。持盈静静地站在远处,看着。想起他为了让她多多地休息,竟然能遍求众女房,又四时节庆送上女装、香料等种种厚礼。甚至于中宫也有所耳闻。

    “云少将,还真是有迷魂招而不得啊。”那一句自帘后冷冷传出,声音不起一丝波澜,却忍不住让持盈打个寒颤。中宫是何等手腕的人……于是她振作精神,笑道:

    “梅典侍却也是身体太过薄弱,是我等关照不周……”御帘后不再有言语,只是隐约听见猫儿的娇声鸣叫。

    而今她终于也能着禁色,叙三位,然而缘分这样的东西,大概错过,便是错过了吧。心下一声叹息,持盈端起了酒杯。

    “饮多了可是伤身啊。”她抬头,对上头中将关切的眼。他从旁侧端来牛乳冻,其顶上一颗红樱桃恰如踏雪寻梅,艳丽夺目。只要得到足够的关怀便可结缘吗……持盈接过那温热的碗,心中只是复杂难言。她知道头中将对她的情意,可是……

    丝竹乱响,笙歌缭乱。不知不觉已然是半夜,众人纷纷退席,持盈倒是不用车马劳顿,作为宫中女官,她有自己的房间。慢慢地绕过那些被侍从扶着依旧步伐凌乱的公卿,走过水中映月的板桥,清凉月光下空无一人,唯有梅花委地,一树寒香。

    此生此夜不长久,不知明年又是怎样姿态?持盈抬头看着月亮,却瞥见雪地里有一团黑影。

    走过去才发现那居然是云少将。估计是喝的太多,他原本白皙的面色更加地近乎惨白,一只手勉强地扶着柱子,像是在思索,又仿佛是昏迷不清。

    “有人吗?”持盈想叫侍从来,可估计是分赐下的酒连侍从都给灌醉了,叫了几声,并没有什么人来。无奈之下,持盈一手扶起他,勉勉强强地往宫室走。

    一路上依旧是寂静无人,女房们估计也都睡了,持盈扶着他慢慢地坐下来,好在侍女还算勤快,壁炉中的火没有灭。房室里依旧是温暖的。

    他还是非常清秀,哪怕是到了而立之年。持盈抓起被子,囫囵盖在他身上。

    “小姐?”侍女总算是慌张张地来了,看她面色红晕未退的样子,估计又不知与谁幽会去了。她见到熟睡的云,口中不禁“呀”了一下。

    “快去准备葛花汤。”持盈淡淡道。如果不快把他弄醒,等宫禁的门匙下了,那可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从这里望见的月光,还真是美丽啊。”一声轻叹在她身后响起。原来是云。他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歪在榻席上,从支开的格子窗看着月亮。清冷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给那张俊秀的面孔带来一种不知所谓的艳丽。

    大概《源氏物语》中的光君,也不过如此吧。持盈走过去,伸手让那些清辉洒落于掌。

    “月是故乡明。”她说道,“见过海上明月之人,绝非可以轻易忘记。”

    “是么?”云对她微微一笑,“明石姬,仿佛也是在这样的一轮月亮下,遇见光源氏的。”

    明石姬,那个生长于海边的绝世美人吗?持盈不知为何脸红了,他这比喻,明石姬,光源氏……

    房间逐渐地温暖起来,估计是小侍从走的时候又拨弄了柴火。炉中合香悠然地燃烧,如此居室,只想让人拥着被子大睡一场。

    那合香的技艺,还是他教给她的。初入宫,什么都不曾懂得,却又偏偏赶上中宫的品香会。正懊恼时,却有小侍从来奉上贵重的沉香木盒子。

    “是龙脑啊……”身侧响起女房羡慕的声音。冰片,麝香,龙脑,零陵香,是只有唐国才能出产的名贵香料。暗香萦绕于怀,她终于有勇气调制“百步“,那只在一族中传给女儿的珍贵香方。

    “高贵的香气。”中宫以品味挑剔闻名,此时却也暗自点头,“是冬季里思念的味道呢……”

    “杨贵妃帷中香么?”云微笑,伸手拨弄香匙,让那香气更加地浓烈,“认识你,居然也有三年了。”

    相传那是杨玉环初见玄宗所用的合香……不过是偶一为之,却此时很有别的用意。她再一次地红了脸,云却也没有平时那样的机敏应对,只是一味地用手捂头,仿佛不胜疲惫。

    他的话语伤过太多人。曾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理由,两个人狠狠地吵了一次。持盈向来不爱流泪,却是气的几乎要把眼都哭肿。

    “典侍还是那样多愁善感吗。”中宫看到,半笑着说道。暑气四散,众人纷纷地聚在御前谈天说地,只有云少将端坐,手握一本《白氏长庆集》看的认真。

    终究挨不过女房劝说,持盈勉强打起精神,开始为中宫准备晚上宴会所用和歌集子。

    “该用什么纸好呢。”她闷闷地问其他命妇,“上次用的贺茂川之纸,如果再用京都纸,又仿佛没有先例……”

    “那就用宇治纸啊,后鸟羽天皇时有记载。”

    她愕然抬头,看着云微微涨红的脸。他的皮肤一向白皙,略有一点红色便看得清清楚楚。也不知是憋了多久才找机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看云都急坏了呢。”旁边女房笑道,接着便是一片善意的笑声。持盈莞尔,想起他们争吵的缘由竟不过是为樱花与梅花孰好孰坏,真是够贻笑大方了。

    香气越发浓郁,熏得持盈几乎都要落泪了。也不是没有想过与他共度余生,只是从前隔了那么多的人。待到想在一起,却终究也没有机缘。这便是命吗?

    持盈走到窗前,看着皎洁月亮。这一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谁知道明年明月又是共谁看,或者,这如同朝露一般脆弱的生命,可否还存活于世呢……

    “月亮那么好看吗。”有温暖慢慢地附过来,那袖中的百步香气让她略有一点惊讶,从什么时候起,他抛却了那梅花香?

    轻柔鼻息拂在她的脖颈,持盈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在乱跳。静寂中,仿佛跳的格外厉害。

    但愿他不要听见。就在此时,有更人敲着梆子,一路从窗底走过。

    二更了。马上宫门就要下匙了……

    静默中,持盈听到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

    “马滑霜浓,直是少人行。”

    如果天亮就要分别,如果一定不能为你所爱,那么用躯体来温暖我吧,这苍茫的世间,这混乱的末法时代。请让我在明年的月光里,有一点可以惦念的东西。

    他没有说话,温柔眼眸让她想起儿时所见的蔚蓝深海,也是这样厚重如浸了墨的丝绵,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压过来……

    温暖的被褥几乎要把人深深地埋进去,持盈慵懒地翻了个身,突然意识到是新年了。

    忘记合上的格子窗外,一片的白映着阳光,几乎要夺走眼中所有的艳色。是下雪了,所以这样宁静吗?持盈披衣而起,身侧之人还在熟睡,日光下倾城的容颜,长长睫毛如湖上经年不散的雾霭。

    “新年快乐。”像是发觉了有人在注视自己,他睁开眼睛,笑容温和。两个人就这样并立窗前,看着雪花一片片地飘落。情爱无非是这样稍瞬即逝的东西,如此,便也能在炎炎夏夜追忆那片雪白吧?持盈想着,却不觉他拉住了自己的手。

    “一起看余生所有的雪吧。”他低声道,“惠而好我,携手同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