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五十六章 兄弟之战
    “诸位请看。”案情讨论会上,老张是一脸的信心十足。他身后的投影仪上,一艘远洋巨轮在海平面上若隐若现。现在的油轮已非昔年可比,动辄十几万吨的承载量。这艘油轮却不同,从图片上看,它的承载力十分有限,甚至不抵九十年代的三分之一。

    “这不亏了吗。”我悄声对坐在旁边的李如枫道,“来运一趟还不够费事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李如枫笑笑,“毕竟是走私船,多余的空间肯定是拿来装武器人员了。否则这一旦遇见缉私局的,真是没活路了。”

    “明天海上起台风,是老天给予我们的机会!”老张最后慷慨激昂道,“这次我们一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众人欢呼,毕竟这是盯了好几个月的案子。人人摩拳擦掌,那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能把走私团伙一网大尽一样。据说这次团伙乃是个国际卖家,身份神秘,出手阔绰,沿海一带的私油都卖给他了。为了抓住这艘神出鬼没的油轮,我们与海事局合作,在一周内加强了对于进出口船只的港口审查。明天,大小船只都会躲在港口里避风,而这位国际卖家,怕是一定会沉不住气而冒头的。

    但愿苏家的资金不要涉及太多……我沉思着,正要和他们一起踏出门口时,老张叫住了我:

    ”谢昭,你留下。“

    看他一脸严肃,我心里不由得敲起了鼓。谁知他一开口,说的竟是这样一句话:

    “我希望你这次不要去。”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这明摆着是怀疑我么。是是是,上次我放跑了叶景明,可我也够倒霉的,活生生搞了个气胸住了三个月不说,职务和过去的奖励都被统统摘除。难道就不能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吗?

    “这次不是怀疑你,而是为你的安全考虑啊。”老张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不慌不忙说道。他从公文包拿出了一摞复印件。我疑惑地接过来,发现居然是一份古董所有证书,封面上还盖着苏富比拍卖行的公章。

    “还记得几乎让你丧命的珐琅盒么?”老张淡淡道,“凶手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我在国安的兄弟,利用一些技术手段拿到了它。”

    我战战兢兢地打开,证书一共三页,第一页写着鉴定人的亲笔签名及古董的年代价值考证,而珐琅盒的所有人,就在那薄薄的第二页后面藏着。

    我还真是看错苏郁明了,如此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他居然还想着杀自己的亲兄弟啊。我不以为然地笑着,把第二页翻了过去。

    这一刻,我多么希望是我看错了。可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的字迹了:龙飞凤舞的“叶景明”三个字出现在纸上。那笔流利的瘦金体,除了他,还有谁?

    “不可能!”我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老张没有反驳,只是看向我的眼睛里充满悲悯。

    “如果你不相信它,那还有这个。”老张说着,拿出另一张纸。那居然是保险公司的委托人文件。这种东西一般都被当做客户机密给封存在银行保险箱里,没想到连这个,国安局的人也能轻易到手。

    如果说刚才我还怀有一丝希望,这次的签名却让我足足地心灰意冷。因为上面的签名不是别人,乃是一个我们共同的熟人:钱泾渭。

    所以,其实是他们两人从来就没有断过联系,密谋伤害苏氏的继承人?我脑子中闹哄哄的,简直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明明上个月,苏郁芒和他还击掌为盟……好吧,是我太过幼稚,毕竟没有什么比口头的承诺更加软弱无力了。

    “我并不认为叶景明就是走私的团伙,更不认为他会伤害到你。”老张轻声道,“但是从银行账户来看,怕是苏家有人在洗钱,并且一直和这个走私团伙有密切往来。现在上面非常关注这个案子,甚至已经到了一种风声鹤唳的程度。你有想过为什么吗?”

    我摇头,这上面的人个个笑如弥勒佛,杀人从不沾血不用刀的,我怎么知道他们好歹。老张淡淡一笑,道:

    “因为顾怀之洗刷了冤屈,又重新起复了。”

    这都行?不是被纪检组的人带走了吗?这位爷还真是树大根深。我叹了口气,努力地在心里理清这些线索:苏郁芒的舅舅,和苏家另一派别保持联系的叶景明——除了这个理由,我并不认为他对苏郁芒有多憎恨——海上的走私团伙……一桩桩,一件件在我脑海闪过,终于,我忍不住失声叫起来:

    “兄弟之争!”

    老张这次没答话,扭头带着文件走了出去。他的步伐很沉重,仿佛很有心事。而我只觉得有些荒谬:原来这行动说白了不过是一场兄弟之争,为了那富可敌国的财富,两方人马活生生上演的一场闹剧罢了。

    有了这个想头,第二天,我果然老老实实地坐在海港指挥楼里,手里拿着一本《沉思录》,连第一页都没有翻开。李如枫倒是很高兴,他喜气洋洋地在我旁边整理各种装备,时不时地把上了膛的手枪对着海平线胡乱比划。

    “喂喂,你可别走了火。”我抬头瞅他一眼,没好气道。他越是开心,我就为自己只能拘在一个小指挥室里而气恼。

    “你就嫉妒吧。”李如枫心醉神驰地抚摸着他的枪套,乐呵呵道,“走火?我在警校就是优秀毕业生,看着吧,我肯定能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

    此时,天已经完全地阴沉下来,虽然只是上午十点钟,外面却和傍晚一样黑乎乎的。天边压着厚重如棉被的乌云,而海事局的喇叭一刻不停地响着:

    “请各船只注意进港避风!”

    接着就是一阵噪声。此时从指挥室往去,海平面上已经一只船都没有了。渔民们早就在几天前从广播里接收到了天气预警,早早收了网躲在家里了。而我身侧,身穿迷彩服的武警们正严阵以待,在礁石后面,藏着装了满油的快艇。一旦发现大船,海上巡逻队就会开足马力,对它进行全面的拦截。

    天罗地网已经布好,现在就要看大鱼肯不肯上钩了。

    天色更加地阴沉,呼呼的大风一阵阵地从海面吹来。隔着一层玻璃,我都能听到海浪一下下拍打礁石的声音。无数的水花绽放凋谢,水面已经变成了一块漆黑而浸满了水的海绵。

    那人终究还是对苏郁芒动手了啊,为何他对苏郁芒和苏郁明差别那么大,不都是他的儿子吗?我知道苏董事憎恶顾家牵制他的势力,也一向对苏夫人没什么感情。可是如此厚此非彼,真是有些太过分了吧。

    没错,从一开始我就在怀疑苏董事。他那场病,说到底也没什么严重。那么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怎么可能突然放下一切,情愿自己去瑞士的疗养院隐居?说到底,不过是坐山观虎斗罢了。

    此等策略,书上见多了并不奇怪,甚至有比这更高明的。可是这一旦放到自己儿子身上,是不是有些太过残酷。

    苏董事和叶景明之间怕是有什么约定的,否则,自己有两个亲生儿子,干嘛又把一个假冒的私生子找回来登堂入室?当年他都能把赵黎母子狠心舍弃,我并不认为苏董事是一个心念旧情的人。

    何苦生在帝王家,又何苦生在豪门呢?这时,从广播里传来一阵急促的滴滴声,这是老张他们事先讲好的暗号,一旦雷达辐射到有船只出现,即刻行动。

    是那油轮出现了吗?我从指挥室的桌子上抓起望远镜。果然,就在那海天一线之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那黑点正逐渐地扩大,如同月蚀般黑沉沉地压过来。只一眨眼的工夫,望远镜里的大船,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被管制了好几天,那些走私团伙怕是也急坏了。尽管海风呼啸,那大船如一只在深海潜行的*般,急速地破开海浪,全速前进。他们采油的方式就是与岸上事先架好的油管对接。而在运油的时候,大船可以说进入了技术冷却阶段,毫无招架之力。而我们可以趁此机会,打他个措手不及。

    一阵仿佛爆竹一样的声音。是谁台风天结婚啊,我疑惑着,却突然想到,那根本不是什么爆竹,是枪声!

    这是已经开始交战了吗?这统战指挥室在办公室的二楼,不过是一个窗户面对海面的房间,别说通讯设备了,因为废弃多年不用,连个电话都没有。我坐在里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得外面枪声越来越弱。

    是我们赢了,还是他们抢占了上风?我急得不行,却终究没敢向外面扫一眼。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头顶响起一声炸雷,接着豆大的雨点便凶狠地砸在了窗台上。天地间,连最后一丝枪声都听不到了,只有雨声淅淅沥沥,冲刷一切,扫荡一切。

    管他是死是活,总得看看是什么情况吧!我实在按捺不住,一把拉开门冲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