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五十二章 婴灵
    苏三无声无息地咧开嘴角,露出纯洁无垢的笑意。那笑容恰如初生婴儿,只让人看了有无限温暖。

    “那我把顾哥哥一起带走吧。”他的语气也是儿童那种清澈无邪的调子,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地下冷呢。”

    “啊啊啊啊!”顾嫂子这下真是吓破了胆,她想上前哀求,可是看着苏三那呆滞的样子又不敢,只得趴在地上嘤嘤地哭泣。而苏三脸上依旧挂着笑,可眼神却冷漠得像块冰。正僵持之间,门推开了。

    是个手里拿病历的护士,她急匆匆地给盛玮说了几句,只见后者的脸色突然变成一种焦灼。顾嫂子本来就很注意这边的动静,见他神色大变,便慌张地从地上爬起,一把拽住他袖子问道:“怎么了?”

    “医生那头下了病危通知书,叫苏夫人签字呢。”盛玮沉沉地叹了口气,“真是造孽啊。”

    他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让顾嫂子更加地大惊失色。再加上苏三这头又一直冷笑不已,顾嫂子想了一会儿,毅然决然地走过来,给大师磕了一个头:

    “如果大师能救出我儿子,我便把所有家产都给您!”

    神汉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根本就对那些人间烟火没感觉。顾嫂子这样求了两三遍以后,他才叹了口气道:

    “那就看小可的法术了!”

    他随手从香炉里拿起一根线香。然后用红线把燃着的线香吊起来挂在窗棂上,自己则一屁股坐在苏三面前,盘着腿就念起咒来。仔细听去,那念的东西也非常没有新意——

    临兵斗者,阵列在前。

    这八个字被他翻来覆去地叨叨,越到后来越是急促。他当这是玩阴阳师吗?我一边没趣地看着,觉得这把戏也未免太过拙劣。然而就在这时,只听神汉冲着苏三大喊了一声“定”,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根线香原本安安稳稳地烧着,并没有什么异常。被他这么一喊,就像是春天复苏了的藤蔓一样,顿时火光大作,焰光一冒三尺高,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自下而上迅速地烧着。很快,那根有一尺来场的香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迅速地化作灰烬,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天啊,不会真有鬼吧。可我分明刚才看到苏三向我挤眉弄眼……如果这是神汉玩的戏法,那未免也太过真了些。正惊疑不定时,苏三又开口说话了,这会儿去换上了一种求饶的口气:

    “请法师逼迫慢些!我,我很痛啊!”

    顾嫂子一听便喜上眉梢,听着似乎是有效果了。神汉又叨叨几句,只听苏三发出一声哀嚎,扑通一声自己从椅子上滚落下来,抱着头就又哭又嚷,那样子简直了,就是发羊角风的也没有比他更怕人的。盛玮忙丢下护士,上前去扶他。苏三倒是没有抵抗,只是所作所为活脱脱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一会儿发出呓语,一会儿又哼哼唧唧。往常玉树临风的形象荡然无存。要是S城的少女们见到她们的男神如今这副德行,怕是要大惊失色,回家去撕照片了。

    你这个戏精可以适可而止了啊。我看着苏三满身的尘土,忍不住感觉到有些心疼。真是倒霉,就因为招待了顾渊那个熊孩子,惹出这么多事,到最后还要我们客串一把“演员的诞生”。想必盛玮那头为了请爱德华爵士也搭了不少人情进去吧。

    我们这头狼狈着,顾嫂子却是越发地喜上眉梢。在她看来,是法师起了作用,抓住了怨灵。苏三越发地起劲了,他现在纯粹已经是为演而演,单纯的手舞足蹈已经不能满足他表演的欲望。只见他左右地咕噜着眼睛,从门后抄起一把扫帚,跳起了哈利波特式的嘻哈。我愕然地看着,一时竟搞不明白是他真疯了,还是故意而为之。

    “这是在做什么?”就在苏三要一扫把拍在顾嫂子头上时,苏夫人推门走了进来。估计是为了消毒的缘故,她现在已经褪去了那些首饰,身上只一件最普通的家居服。她身边站着陈希罗,手里拿着文件,也是一脸的错愕。苏三大惊失色之下,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只听扑通一声,他重重地向后摔在了地上。

    “苏三!”我大叫一声,也顾不得这是在表演了,冲过去一把将他扶起。苏三脸上依旧带着一种恍惚的表情,似醒非醒,似睡非睡。

    天,不会真出毛病了吧。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仰起脸就对着顾嫂子吼道:

    “都是你做的好事!”

    “这是怎么了?”看着苏三的狼狈样,苏夫人依旧云里雾里。神汉还在念咒,手里捧着一把线香。顾嫂子被我一嗓子吼得有些蒙,站在那里仿佛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有盛玮咳嗽一声,走过去制止了神汉。

    “婴灵已经驱除的差不多了吧。”他提醒道,“现在我们的灵媒该怎么办?”

    经他一提醒,神汉估计意识到了苏夫人在此,便也不敢再装神弄鬼。

    “已……已经驱除完毕。”他灵机一动,向苏夫人一指,“这不是有好消息到了?灵媒……灵媒稍后自会苏醒。”

    “什么灵媒?”苏夫人疑惑着,而后像是突然明白过来,再抬头时,她已经变成了满腔的愤怒:

    “你居然让我儿子做这种事!”

    “这,这不是大师让……”顾嫂子估计也没见小姑如此生气过,她嘴角嗫嚅着,毕竟是理亏,到最后竟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你不是说会醒吗,这怎么回事?”盛玮也急了,他的脸上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对神汉的态度近乎于咄咄逼人。而那大师显然禁不住四个人齐刷刷的注目礼,他使劲地擦了一下额头,便又开始叽里咕噜地念咒。

    完了,这下给玩脱了。我搂着怀里的苏郁芒,几乎想哭出来。苏夫人倒懒得和他说话,直接扭头对陈希罗道:

    “你快去把陈警官请来,让他好好地审审这个江湖骗子!”

    “别,别啊……”神汉一听警察二字,样子像见了鬼。他犹豫了一下,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片状的挂坠,仿佛是象牙一类的东西,乳白里微微地泛着黄。

    “这是我师父传下来的牛油蜡。“他哆嗦道,”我再试试……“

    说着,他把那蜡靠近了线香。没一会儿,一股小小的烟气随风升起,还带着不明不白的味道。那气味虽然很香,可闻久了却又觉得想吐。

    就在我全神贯注盯那股烟气时,一个轻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那我走了哦。”

    接着便有一小股打着旋儿的冷风从身侧略过,禁不住让我浑身一凉。正在我抬头寻找那声音的出处时,只觉膝盖一沉,枕着我膝头的苏三悠悠醒转。

    “你们怎么了?”他愕然看着眼前或惊或惶恐不安的众人,神汉松了一口气,大大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而顾嫂子显然心中有愧,几乎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而苏三,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好像对刚才的事情毫不知情。

    这戏精!我忍不住使劲拽了他一下,低声抱怨:“你演的也太像了吧,还说什么要走了。母亲都被你吓死了。”

    “我说了吗?”苏三更加地惊奇,“刚才我只觉得头晕,便忍不住在地上睡了一觉。醒来就是你们又哭又闹的……”

    我吓得直拿手去捂他的嘴。这世界未知的东西太多,而鬼神,是不可以轻易拿来开玩笑的。今天我们没出事,还真是命大。

    “顾渊已经醒了。”苏夫人淡淡道,显然她已经看穿我们演了怎样的闹剧,“现在正哭着嚷着要吃糖呢。”

    这下顾嫂子真是喜上眉梢,她甚至于连声谢谢都没说,就一把拉开门跑了出去。神汉心有余悸地用袖子擦着汗,看样子,他也不知道今天我们究竟招了什么东西来。而苏三,就像是出了一场大力一样,脸色苍白,看上去十分憔悴。

    为了让顾嫂子不至于怀疑到我身上,他还真是用心良苦。我疲惫地瘫坐在扶手椅上,觉得今天从早到晚就是一场闹剧。苏夫人依旧沉着脸,空气简直要凝固成一块油脂。

    “这怎么回事?”她扭头问盛玮,“小孩子不懂事,你怎么也跟着他们瞎胡闹?”

    盛玮没有回答,只是从包里翻出来了那个已经被完整塑封的珐琅盒。

    “有人要陷害苏家的子孙。”他声音低沉地说道,“凡是被这珐琅盒刺伤的人,都会感染败血症,最后高烧不退而死。”

    “什么?”苏夫人一脸的震惊,“到底是谁,竟然要如此地处心积虑!说,这盒子原本是送给谁的?”

    “送给谁不重要。”苏三插话道,“母亲,还记得苏玫的疯病和那个死去的清洁工吗。这一切,是不是有些太过巧合了?“

    苏夫人的脸色变得煞白。这一刻,她的脑海中想必浮现了许多世仇的名字。而我则混沌地想起许多熟悉的名字,苏郁明,许一梵,那个开酒店的女歌星……他们一一地在我眼前重现,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