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四十一章 连环套
    “您……”她诧异地看着苏夫人,手里还拿着一双一次性木筷子。

    苏夫人冷冷地扫视了桌上的一摊饭菜,然后突然伸手,对着小护士就是一个耳光。

    “夫人小心手疼!”盛玮忙拉住她,这才阻止了小护士挨第二巴掌。小护士显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想哭又不敢,只好从喉间发出几声细微的哽咽。

    苏夫人今天这是怎么了?我有些诧异,见她正在气头上也不好大劝,只好赔笑道:“这孩子也许并不知情……”

    “是么?”苏夫人冷笑,抓起报纸便丢在小护士身上,“你看看她,看的是些什么东西!”

    ——不知名的小报,专以猎奇为主。在头条上公然放着已经打了马赛克的苏玫照片,手掌一样大的标题触目惊心:

    再掀波澜,苏家内斗引出艳照惊天之秘!

    这什么人看了也气疯了吧。我瞥了一眼那报纸的出版日期,10月28日,也就是前一天。

    “不是我!”小护士呜呜地哭着,估计是预感到自己工作要没了,她的声音格外地声嘶力竭,“这些报纸是工人们送来给锅炉房生炉子的,我根本没看过……”

    “盛玮,给他们院长打电话。”苏夫人并不为她所动,“我倒是要问问,苏家每年给医院捐这么多的善款,是不是都拿去公款吃喝了?”

    小护士哭的更凶了。这事要是闹出来,她今后休想在S市任何一家的医院找到工作。盛玮还有犹豫,苏夫人生气了:

    “你如今脾气也大了,连我的话都叫不动了!”

    盛玮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他抬腿便往门外走。

    “等等。”我叫住他,“这事先不用急。”

    眼见苏夫人又要发怒,我悄悄把她拉到一边,低声道:“这事不是小护士做的,只是有人另拿她做了替罪羊。”

    她诧异地看着我,眼中闪过不解。我蹲下身,从角落里拿起其他的旧报纸。显然它们和这小报本是一捆,旁边还散落着几根麻绳。估计是这小护士临时吃饭,随便拿来几张垫桌子用的。

    “这小报上的油污是旧的,“我把小报拿给她看,”估计这护士每次吃饭都用这一张垫桌子。也不为别的,就它的大小正合适,恰好能方方正正盖住一张小桌子。“

    “这并不能说明她的无辜。”苏夫人的脸色有所缓和,但语气依旧很冰冷,“说不定她早就有图谋……”

    “可您看这其他的报纸,都是些什么人民日报啊,环球时报之类的,”我继续说道,“就算是医院订的报纸,也绝不敢订这种三流绯闻小报吧!”

    “这倒是……”苏夫人思考着,此时她已经由最初的惊怒恢复了冷静。房间里静悄悄的,那个小护士吓得也都哭不出声了。

    要我说这苏家肯定是出了内鬼。否则就算能把苏玫放出来,如果我不在病房里,那么肯定也是没用的……

    “不对!”有什么让我心里狠狠一沉,“是苏郁芒!”

    我等不及解释,拉开门就往外冲。身后是苏夫人急急唤我的声音,可我已经听不见了,拼了命地往楼下冲。脚上的一双细跟鞋本不适宜走路,我情急之下使劲把脚一甩,鞋从窗户里噌地飞了出去。

    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我倒是要看看,哪个敢动苏三半根寒毛!

    一路上跌跌撞撞,我仿佛撞到谁身上,听见身后无数的惊叫,似乎还有玻璃器皿破碎的声音。301,303 ……心中默数着房间号,终于挨到309,我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里面有个穿白大褂的,正弯下腰,将一支针剂缓缓注入滴管。

    “住手!”我咆哮道,伸着两只手便向他抓去。那人吃了一惊,似乎没料到有人能这时赶来。那是一张十分陌生的面庞,我在这医院足足混了小半个月,却从来没见过还有这么一个护工。

    “少夫人!”身后传来盛玮他们的喊声,走廊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那护工慌了,他一把拉开了窗户就要往外跳。情急之下,我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谁料他虽然身材矮小,可斤数真是足足的重。他这么往下一用力,我根本吃不准他的重量,那两条腿像鲶鱼般从我怀中滑脱。

    “哎呀!”我惨叫一声,被那惯性拽的直接摔在了地上。这时,盛玮他们冲进来,可是已经太晚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怀里还抱着两只皮鞋。

    “快看看他,有没有事……”我挣扎着,说道。这一下摔得真是狠,我坐在地上硬是半天都没起来。刚才苏玫那一闹,医院里乱做了一团,受伤的医师和护士都去做包扎,我们几个又去了苏玫那里。就这样,才给凶手留下了可乘之机。

    几个医生已经开始给苏郁芒做药物检查。我惊魂未定地跌坐在扶手椅上,只觉得被撞的地方还是一阵阵地生疼。

    说到底,这人的目标是苏郁芒。试想如果当时苏玫发疯的时候,苏三是醒着的,那么他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我。他那伤口刚做完手术,略微一动便能引发严重的气胸。一着不成,这人索性直接趁我们不在的时候发动了二次攻击,幸好我们及时返回,否则,现在是什么情况真是难以设想。

    这时,几个医生已经检查完毕,正在病历本上写着什么。

    “怎么样?”苏夫人急切地问道。

    “免疫抑制剂。”主治医生的手臂还包着纱布,隐隐地往外渗血,“这对于一个刚做完手术的人来说,简直比毒药还可怕!幸好发现得早……”

    那位住院部主任再一次地赶来了,他光亮的脑门上挂着黄豆大小的汗珠。估计他也没想到,刚做完警方要求的笔录,自己负责的区域又一次差点发生命案。

    “你们怎么能让一个陌生人随便地混进来?”我恼火地对他说道,“这太过分了!”

    “能出入这里的人都有门禁卡。”他连连地擦着汗,赔着笑脸,“只要核对当天值班表,一定能把那人揪出来!”

    “那最好。”我冷冷道,看着他脑门上越来越多的汗珠子,“眼下又到医院评级的时候了,这样安全措施不到位的医院……很让人揪心啊!”

    一听这话,他的脸更黄了。众所周知S市的三甲称号数量及其有限,每年各大医院都为这个挣个你死我活。且不说老百姓就认这招牌,生意兴隆;况且这一个称号背后,是国家每年上千万资金的扶持。

    “主任,值班表……”这时,一个小护士跑着过来,气喘吁吁地递上一本大厚册子。那主任赶紧一把抓过,便开始大步流星地往大厅走。

    此时医院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包括那些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医生护士,袖子上还有点点的血渍。主任轻咳一声,开始点名:

    “赵一波。”

    “到!”人群中立刻有人应声。

    “到那边去。”主任往走廊上一指,然后继续念道,“黄大丰!”

    如此这般,不到十分钟大厅里的人已经少了一半。我一开始还目光炯炯地盯着看,到后来已经听得半麻木了。

    “姜悦!”

    主任念了一声,并没有人回答。他略微有些不耐烦,又提高嗓门喊了一声,依旧毫无反应。

    “姜阿姨去哪里了?”他恼火地问走廊上的老头。

    那大爷也是面露疑惑:“今早她还和我一块拖地来着……”

    姜阿姨?我回想那个入侵者干瘦的脸。那明明是个中年男人,怎么会是阿姨?

    “那快去找啊!”主任倒是比我还急,几个人嗯嗯地答应着,撒腿就要走。

    “换一批人去找。”我忙制止他们,“如果作案的不是一个人,岂不是让他们趁乱跑了?”

    这时,苏夫人走了过来,她身边跟着盛玮,还有长乐区的警长。医院闹出了人命事故,这少不得又让他来走了一趟。

    “那么有劳您了。”苏夫人对他客气道。待警长一声令下,一队警员很快四散而去。要我说还是警察的效率高,不一会儿就有了答案。

    姜阿姨被发现在一个废弃的杂物间。一块帕子捂住了她的口鼻。

    “似乎是乙醚?”警长皱眉看着那块被当做证物的手帕。估计是有人把姜阿姨迷倒,然后从她那里拿走了门禁卡。几个医生忙对姜阿姨实施了急救,又把她抬到了通风良好的走廊上。一番忙活,大概十分钟后,姜阿姨悠悠醒转。

    “我也不知道啊!”估计是半辈子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当做关注的焦点,姜阿姨样子有点慌,“我去杂物间拿新拖把,刚进门眼前就一黑……”

    “你再想想?”旁边的年轻警员有点急,“那人大概多高,身材如何?”

    结果依旧是白费工夫。估计姜阿姨的药物反应还没彻底的清除,她整个人看上去依旧是十分懵懂的样子。任凭几个警员怎么问,她都是一副发烧发糊涂了的样子。最后,警长终于放弃了。

    “辛苦阿姨了。”他有些无奈地说道,转而面向主任,“我看你还是放她半天假好啦,这乙醚也是有毒的。我们再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目击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