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三十七章 真相,又如何!
    如同一颗核弹平地爆炸。瞬间的死寂后,四面八方闪光灯亮成一片。一些人脸上仍旧是怀疑,可更多的人下意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对着苏郁明和我狂拍照。

    管他是不是真的,就算我作为弟媳诽谤哥哥,这样的爆炸性新闻也足以上今晚头条了。

    “你,你这是诽谤!”一片哗然中,苏郁明大叫着反驳,“就凭你这样的胡乱推理,根本就站不住脚!”

    他虽然这样说,可是我分明看到,他的手已经开始微微地颤抖。整个人就像在风中即将落地的一片叶子,依旧在徒然地做垂死的挣扎。

    “是啊,我知道只凭这个,你不会承认的。”我长叹了一声,点开了下一张PPT,“那么,这个又是什么?”

    屏幕上出现的是一只男式LV手提包。这些顶尖的设计世家,一生都为自己的设计而骄傲,他们会把设计者的名字誊写在肩带上,希望自己的姓氏和杰作一同流传下去。当然,这样大师亲自操刀的杰作,全球不会超过五十件。除非是世家望族亲自提前三年预订,否则你连见设计师的机会都没有。它绝不会像流水线生产一样,人人皆可出手佩戴。

    那位L Francis先生,要是泉下有知,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如此尴尬的地方,估计能给气活了。

    这个关键点是孙肖若发现的,他在某天打完游戏后,漫不经心地回看照片,在床脚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发现了一根似乎像是手提包肩带的东西。那拍照的人估计是想藏又没藏好,只是隐约地从床罩下透出一点。鬼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从几个残缺的法文字母里,拼出了L Francis先生的名字。

    “L Francis先生掌管家族大权,生前只做了十个单肩包,个个都是绝世珍品。”我笑眯眯地看着苏郁明,看着他的脸逐渐变成白萝卜般的透明,“最近一只正是您订的货。不要和我们狡辩什么剩下的九个人了,他们的包可都稳妥妥地有三四十年历史了,从这皮革上来看,只能是您,苏郁明先生!”

    屏幕上俨然出现的是一张收据,上面以法文写着收款人,金额等一系列项目,抬头正是L Francis的花体签名,而收据的最下角,正是龙飞凤舞的苏郁明三个字。

    苏大少自幼修习怀素狂草,在S城一向小有名气。而他自己也很以为然,经常还拿着自己的字去给各类艺术馆做展览。因而这一笔草书,许多人很是见识过。现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些人的神情了,除了一两个带着猎奇的兴奋,大多数人表现出来的是深深的鄙夷。

    对外人如此狠手,估计还可以说是无毒不丈夫。苏玫可是六岁就来苏家了,就算不是感情多好的兄妹,算起来两人也一个屋檐下处了十年。况且人人都还记得苏玫出事时,这位大哥是如何地高高挂起,袖手旁观的。

    这当然是女人们的想法,男人们却又有更深层次的考虑。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买了苏氏股票,当时股价一泻千里,不少人赔的是倾家荡产。听陈希罗说,他们之所以这么死心塌地地支持苏郁明,正是因为后者以浪潮计划为诱饵,引诱着他们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更多的银钱。

    如此,给你一闷棍,还要假惺惺地装好人。这冤大头当的可谓惊人。被这样一个混账强迫拉上贼船,估计就算船不沉,也没好果子吃吧……

    “艹你妈!”当下便有人沉不住气了,他们挥舞着拳头,就要冲上去揍他。和他一起的倒还冷静,知道现在打架可谓于事无补。忙上前拦住那个莽撞的家伙。那人气呼呼的,被自己叔伯兄弟拉着,倒是不敢再动手,只是嘴里开始骂骂咧咧的,冲着苏郁明瞪眼出样子,活像一条被人给拴住了脖子的野狗。

    拦虽然拦着,可就连拦着的那些人,脸上也都是怨恨的神色。理事会的人就更不用说了。那老一辈的本就极重脸面和道义,且不论私下怎样,总是要在外人前维持一份体面。如今,闹出这种能把S城上流圈子掀翻了的惊天丑闻,从他们铁青铁青的脸色来看,我觉得,就算是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叔父辈的人也绝不可能支持这么一个祸害了。

    苏郁明站在那里,脸像是被刷了一层桐油似的,亮晶晶的衬得那张脸更加地苍白。他张了张嘴,却终究没说出什么话来。他想要质疑这证据的来源绝非可能,毕竟,那最后一页是刑侦中心两个中科院院士级别人物的签字。

    “陈哥,我看这票是不用投了。”我们这边的一个小秘书,兴冲冲地对希罗说道。他估计是第一次参与这么重大的场合,一张年轻的脸上满是兴奋。后者却满脸的凝重,甚至还有一丝忧色:

    “这事没那么容易结束的。”

    小秘书惊奇地看着他。

    “苏大少已经一败涂地,”他不解地问道,“他们不选苏大少,莫非还要选个老头子不成?”

    陈希罗没说话。这时,会场已经基本地恢复了平静。苏郁明面无表情地坐在灯光下,他的样子出乎意料地平静,没有懊悔,没有愤怒,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忧愁都没有。那张俊美如天神的脸依旧是棱角分明,完美到让人觉得像个面具。

    我想从前那位苏夫人一定异常美貌,他眉间那一抹阴柔绝不是来自于苏董事。只是可惜,这么好的皮囊,居然给了这么个口蜜腹剑的混蛋。

    苏玫那么喜欢他,甚至敢于忤逆自己的哥哥去给他传递消息。苏三并非不知,只是一直顾及妹妹的感受。当我把那些艳照拿给苏三时,他的脸上明显地浮动着一股杀气。

    那时,我就知道,苏三对于自己兄弟最后的一丝怜悯,再也不会有了。

    “现在开始投票。”主持人上台,大声宣布。几个工作人员开始一张张地发选票。那选票的纸是特制的,用指腹仔细抚摸,能感觉到上面有细细的纹路。这也是防止有人造假,一切为了公平起见。

    就在这时,苏郁明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一举动又引得周围议论一片。看到他似乎有话说的样子,几个年轻的女子甚至厌恶地捂住了耳朵。

    难道他是要……我忧惧地看了陈希罗一眼,发现他的脸上也是愁云惨淡。就这一个环节,无论是我,苏三,还是陈希罗为首的秘书组,我们讨论过多次,却对于这完美锁链中最薄弱的一环,始终无解。

    “在投票之前,我要在这里宣布一件喜事。”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笑容,如同从薄雾里折射出的一抹冬日阳光,“现在是九点五十七分,再有三分钟,浪潮大厦即将剪彩成功。”

    台下连个鼓掌的都没有,大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样子就像我爸妈在看有小鲜肉参演的电影。散了吧,快别说了吧。被那丑闻震惊得太过分,没对着他捂耳朵闭眼已经是最大的恩慈。

    可是苏郁明显然心理素质强大。他的笑容不变,眼睛里投出犀利的光:“香港赵氏集团计划注入商业区启动资金一亿美元,只要这次浪潮大厦能顺利开业,相信股价定能一飞冲天!”

    赵氏集团?我只知道他的合作伙伴有香港的李家,万万没想到那个代代出殖民港督的赵家也出手了。从前我们只担心他会用浪潮大厦的股价下跌威胁众人不得不投票,毕竟他们的资金已经被套牢,现在加上赵家,完了,我们功亏一篑!

    台下依旧没有欢呼声,仿佛对这消息置若罔闻。然而仔细看,你会看到他们其实是忙着按手机——赵氏集团,哪个敢惹这样的世家,有他们出面,怎么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苏郁明提前透露,分明是暗示这些人赶紧加大股票购买力度,三分钟后一飞冲天!

    终于输了吗。我默默地坐在那里,只觉得非常地疲倦,连哭的力气都没有。赵家素来讲风水,讲一诺千金,我明白为什么苏郁明要叫S城最好的风水师来给这大厦开光了,因为有赵家啊。

    一只温暖的手轻轻抚上我的手背,那手的纹路很光滑,又非常地柔软,仿佛在无声里给人以安慰一样。

    这不是叶景明的手,他坐在我左边,而这手上分明有戒指。

    我抬头,那居然是苏夫人。她的脸依旧很严肃,可那冷漠的浅色瞳仁里,分明闪动着几缕可谓是关系的东西。

    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握住我的手。那周身的橙花香气几乎让我潸然泪下。那便是一种来自于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了吧。

    坐在前排的陈希罗骤然起身,不管周围那些诧异的目光,他急急地拉住我的手,急切道:

    “夫人快走!”

    见我还有犹豫,他更急了,伸手抓起桌上一个纸袋,不顾一切地往我手里塞,“快去门口,找老赵……”

    他,这是要我赶紧逃吗,可我这样甩摊子跑了,苏三怎么办,难道要他去承担一切的责任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