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二十四章 善解人意,善解人衣
    眼见那人开始急速喘息,脸色发白,露出一副TOKYO HOT看多了的肾虚表情。我有些乏味,决定还是不要玩大了。

    “你老板苏郁明,”我附在他耳边,低低的问,“他凭什么放了这么多的贷?”

    这人的手指修长白皙,面容清秀。估计是从小没吃过什么苦才养出这一副富家公子的气度。从刚才的种种行为能看出,这家伙充其量是个绣花枕头,若说胆量,怕是连叶景明手下那个茶馆的店小二都不如吧。

    “他,他名下有个理财公司。”公子哥这下真是给吓坏了,说话和竹筒倒豆子似的,“他介绍人家去做P2P……”

    P2P,那倒是个揽钱的项目……只是,以苏郁明的心高气傲,他怎么可能俯下身做这种事?

    “胡说,”我假装怒斥道,手再一次地收紧,“那苏郁明也是个豪门大少,怎么可能做这些社团才做的下三滥!”

    “这是真的!”男子急急解释,估计是琵琶弦绞得痛了,时不时地倒吸着凉气,“他扩张的步子走的太狠,资金链一直勉强维持……他哪儿还有我三成股份呢!”

    我听的心里暗自好笑。这家伙气急败坏的样子,大概也是被苏郁明拉上贼船了吧。这一张欠条三百万,想必苏大少一定会气的发疯!

    周围围观的人此时已经尽数散去,大厅里寂静无声,水晶灯在风中摇曳。男子现在算是彻底放弃了挣扎,一双修长眼睛有气无力地看着我。

    “纵浮桥梦好,难赋深情。”一声幽幽的叹息自身后传来,让我全身不由得一抖。他是……

    那声音于软柔中,又带着一丝邪恶的引诱,“良辰虽好,苏夫人不要忘记时间呀。”

    有微热的气息拂上耳垂,不知为何我的脸竟然有了辣意。那客服的墨色长发似有似无如柳枝浮动,真是奇怪,那么普通的一张脸,五官平板得近乎于远古壁画,却周身发出仿佛来自于深渊的诱惑。

    你俯视深渊,而那深渊也是这样地凝视着你……

    而这人立于我身后,迎面而来的气息,就是深渊!

    “少管闲事!”我怒斥道,只觉得心里有些不妙。现在我的两只手都用来控制那根琵琶弦,如果这黑服要整什么幺蛾子,我算是彻底的把后背亮给他了,一丝一毫的反抗机会都没有。

    我就奇了怪了,这货是怎么从那反锁的花厅里逃出来的?

    “杜少估计是累了吧。”黑服的声音不急不缓,让人听起来如沐春风,“还请苏夫人体恤一二。”

    什么体恤啊,又不是真的在做什么……

    现在杜同学能乖乖听话,还不是指望着我手中的弦。可我又不能让这黑服看出端倪来,只好勉强笑道:“知道啦,又不会把他吃了——”

    我歪着头回答他,少不了对身下之人有所松懈。而那人抓住这个机会,使劲往下一挣,那根松动的弦整个挂住了他的衬衫立领。我大惊失色,想再去扣住他的脖子,可是已经太晚了,杜少一个鲤鱼打挺就弹跳起来,他一只手撑着沙发背,脖子上淌着血,像那些挨了一刀没死透气的鸡一般,张口就没命地大叫:“救命——”

    完了!我心里狠狠一沉。就在这时,一个黑影迅速地在眼前闪过,我甚至没看清他做了什么样的动作,只听一声沉沉钝响,像是骨节撞击的声音。

    杜少两只眼睛一翻白,整个人向身后的沙发坠过去,扑通一声,就一动不动了。一丝诧异还停留在他的脸上,连同着两挂缓缓流出的鼻血。

    我愕然看着那黑服,他依旧是一脸淡然,就仿佛刚才那记手刀不是他敲的一样。

    这算是黑吃黑?正愣神,旁边的门发出吱呀一声,那黑服反应快,伸手抹掉杜少的鼻血,装模作样地把他身下的皮草垫子抚弄平整。

    “怎么回事?”走出来那人狐疑地看着,黑服正给他把毯子拉上胸口,头也不抬地说:“冰吃多了。”

    冰?我瞪着眼看那个昏睡不醒的男人。难怪那脸色惨白不似常人,灯光映照下一丝血色也无……

    原来是个瘾君子啊!

    想必这货嗑药多了是常事。保镖也不怀疑,只是脸上略带一丝鄙夷。黑服伸手拿过桌上的湿巾,仔细地给他擦拭着脸……等等,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好像是,会所用来擦桌子的抹布?

    就在我瞅着他发愣的时候,黑服突然起身,在我耳边轻声一句:

    “快走!”

    那居然是叶景明的声音。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而对方则伸手略微掠起额发,我看到,在他发际线的下方,有一道浅浅的,仿佛胶水凝固的痕迹。

    真想不到,易容术居然可以高明到这个地步!我仔细地打量着他的容貌,确实,眼睛变大了,鼻梁塌了一些,整个脸型变得更加柔软。想起刚才他对我的殷勤招待,那一招一式,只像个贵妇人豢养的面首,极尽谄媚之态。哪还有半分那个叱咤风云九哥的影子?

    “要走一起走。”我坚决道。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个昏迷不醒的杜少,到时候,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再难脱身!

    他正要说什么,突然,周围响起一片玻璃炸裂的脆响。顿时房中碎片四散,飘散如大雪。叶景明扯下身上的皮衣往我头上一遮,两人就势在沙发上一滚,这才躲过了那些尖锐玻璃的袭击。

    手枪已经握在他的手心,然而就在这一刻,几十条猎枪同时从雕花门的镂空处伸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密集如蜂巢,透着来自金属的冰冷寒意。苏郁明的手枪正对我的额头。

    “你最好别动。“苏郁明大不以为然,“否则么……”

    说着,他的食指曲起,轻轻往下敲了敲。

    “你杀了我,苏三不会放过你的!”我冲他大叫,竭力遏止住手指的颤抖,“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

    “是是是,苏夫人。”苏郁明嘲笑道,“怎么,你以为戴上那钻戒,就是苏家人了么?你死不死于苏家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是少了个争财产的祸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