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二十章 梦浮桥(大修)
    “请用茶。”有着姣好面容的黑服屈膝,为我奉上一壶雀舌。我微笑,这会儿正是初秋,再怎么号称的明前雨前,那也不过是近一年的陈茶,图有个名声好听而已。而这茶水入口微涩而甘甜,解困消乏,正是饮用的好时节。

    真是善解人意啊,我望着他仿佛两把小扇子的长长睫毛。总算知道那些女强人什么的为何喜欢来这里消费了。

    偌大一个单间只有我守着空落落的雕栏玉砌,越发有些无聊。隔壁传来轻柔而甜美的声音,估计是有公主在唱歌吧。我无聊地翻动桌上点歌单,发现扉页上居然是小敏的写真照。

    这人还真是争气,居然离开苏三后,下海混成头牌了?啧啧,我看着那一堆极尽能事的夸大宣传,如果我从前不认识她,光看这介绍,又是会写诗会画画会弹琵琶,善解人意善解人衣的,外人还真以为李师师穿越来了。

    我淡淡扫了几眼,只是最后一行“自我介绍”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笔潇洒的行书肯定不是小敏所写,毕竟那人只有初中水平,能写出如此有几十年功力的字就太惊人了。关键是那词非常有意思:

    车如水,马如龙。凝睇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小敏这是把自己比作绿珠了吗?这词写的格外悲切,不知内情的人乍一看,又是一出歌姬贵公子式的爱情悲剧。其中甚至有几分那公子始乱终弃的哀怨。唉,我真是服了这人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水平。她倒是吃准了欢场男女的心态。来这里都非富即贵的,也就这种物语一样的悲剧故事才能打动人心。

    我是一直知道她在苏郁明这里的,只是世事烦扰,原本有心放过。看来,是给脸不要脸了!要知道这些豪门贵妇最是无聊,真不知道她们在茶余饭后又要给苏三泼怎样多的脏水。

    只是……弹得一手好琵琶吗?我笑着,便问那个黑服:

    “你这里,能给来弹几曲吗?”

    “这里擅长乐器的公主很多,”黑服微笑抬头,“不知您说的,是哪一位?”

    小敏抱着琵琶进来的时候,原本是带着笑容的。然而就在我抬头望向她的一刻,她柔美面孔如同蜡像般,瞬时失去了表情。

    “你……”她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忍不住叫出声来。旁边的黑服不明所以,忙使劲拉了她一下。小敏怔怔地看着我,而我依旧微笑。

    我念书时的同学都说我是豪放女子,不拘锱铢之怨。可是有一样他们说的不对:在情爱的星盘上,女人都是天蝎座。

    “听说你会弹曲子啊。”我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那么先来个十面埋伏吧。”

    小敏脸色微微地变了。十面埋伏这曲子我小时候练过,曲调激越而高亢,光轮拨弦就能把人给累死,很是需要有苦功夫而弹奏的时候又心平气和……显然,她不够这条件。

    谁让你睡我男人!混蛋!我心里骂道。小敏坐那里只拨弄了一下弦,便被我打断。

    “不对。”我平静无波道,“轮拨呢,第一下就要表现出凌然气势,毕竟是虞兮虞兮奈若何的乱世呢,你这算什么样子!”

    “夫人教导你是看得起你。”黑服见她脸上满是不忿,忙劝道,“还不快点!”

    “什么夫人……”小敏嘟囔道。这一声很低,却被我听见了。

    眼皮一抬,一杯早就凉透了的茶扬手就泼了出去。翡翠茶汤伴着小如雀舌的茶叶湿淋淋地浸透了她的旗袍,看上去十分地狼狈。我一步步地走过去,把手上的粉钻伸给她看。

    “想拿就拿走吧。”我笑。从前只觉得这玩意传了无数人的手,非常的不吉利。现在,反倒是占了它的光。小敏恼火地看着,却根本不敢伸手。

    “那么,请小敏拿出本事来再弹吧。”我懒懒地趿拉着猫跟鞋,一仰头歪在沙发上,“不是么,人都说我是祸水,你倒是有能耐收两家茶礼!”

    “再弹!”我命令道。于是琵琶又呜咽地响起来了,乏了底气又确实基本功不咋地,那曲子听上去和哀乐一样。我只觉得耳朵都给这魔音修理了一遍,不觉恼火道:

    “你还是放过我吧。”

    听出我的语气带着怨气,黑服有些慌张。他微微屈膝,正在我以为他要说出什么道歉的话时,他居然反手一掌,硬生生给了小敏一耳光。

    不理会身后那委屈的泪光,黑服依旧恭敬:“惹怒了您,她打死都是应该的。”

    接着几十个耳光就噼噼啪啪地下来了。很快,小敏的脸就肿了起来,她也不敢哭,只是从喉咙里哼哼两声,像是一只丧家之犬般。而那黑服并不曾留情,左右开弓,仿佛那根本就不是他手下的人一样。

    这算是苦肉计吗?我顿时觉得非常乏味,也不想再难为他,于是道:“算了,你们可以走了。”

    看来我不太适合做什么缺德事。真是想不出古代那些宫妃把下人打死的,是怎么办到的。

    是积累了太多的怨恨之气吗?

    “还不快谢谢夫人!”显然黑服松了一口气。估计他也看出我就是上门来撒气的,使劲又拽了一把还在哭着的小敏,后者跌跌撞撞地抱着琵琶就往外走。我很无奈地看着,喝了一口凉茶。

    这什么服务啊,坐这里半天了,茶水都凉了也不给续上热水!

    我心里吐槽着,听到隔壁那嘈杂之声越发地大了起来。雕花玻璃上有人影幢幢,看来是发生了什么稀奇事,使得这些服务员宁可冒着被人骂的风险也要去凑上看看。

    纯白不带一丝杂色的毛皮迤逦到地,狐毛长如芦苇荡的水草,几乎要把人整个埋进去。皮草这东西,向来因为各种无聊组织的宣传,总是与恶俗,暴发户沾不开边。而鹿皮沙发上的人,半醒半醉,黑发如墨遮住眼眸,纯白貂绒毯子掩住他大半个身体,越发衬得他面庞如玉,眉间的一二分慵懒也不似世间那些酒色财气,而给人以清贵之气。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一瞬间我竟以为见到叶景明了,然而,终究不是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