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凭什么可怜你
    正在我们说话的工夫,那保安终于不耐烦起来,手上也加重了力气。只听扑通一声,老太重重地摔在了台阶上,头立刻被磕破了,血顿时和着她的泪水一并流下来。她也顾不得痛,只是呆呆地望着保安远去的影子,那张纸像一只垂死的蝴蝶随风飘荡,不偏不倚正飞到我们脚下。

    苏三捡起了纸,那是一纸人寿保险的合同,金额足足有上百万之多。啧啧,真看不出,这家如此地有钱。不过也是,像这种过了六十的老年人,保险公司很少愿意给他们投保,除非是像这样数额巨大的保单。

    受益人叫做赵霞,从身份证号码的出生日期来看,估计就是这个老太太了。

    “阿姨,你的东西。”苏三把保单递给她,老太太却像是聋了一样,手都没有伸出来。两只眼睛直楞楞的,仿佛是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真是可怜。”陈希罗瞟了一眼那张纸,语气里有淡淡的惋惜,“看来投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告诉她,自杀是不能获得赔偿的。”

    他的声音低如耳语,那老太太却像是被打雷声吓到一样,猛然地回头看着他。

    “你说什么,不能赔?”她紧走几步,颤巍巍地想要抓住什么,终究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卧槽她这又搞哪出,莫非是要碰瓷?我吓得连连后退,惊恐地向四周打量有没有什么摄像头能给我们作证。而此时正是早上十一点,行人寥寥,只剩落叶随着风飘摇不定。

    可她什么都没有做,既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做出一个老赖的样子。她只是这样用两只手捂住脸,从指缝里发出了无声的悲鸣。

    如果不知道前因后果,她这样子是挺值得人同情的。可是,一想起她怎样给我们带来灾难,我是无论如何同情不起来——可怜之人也往往有可恨之处,要不是她利欲熏心,急于骗保费,怎么会像现在这样赔了老伴又折兵?

    苏三站在那里,默默地用两只褐色的大眼睛看着她。我觉得有些不妙,忙拉住他,“你可别忘了,就是她把咱们给坑了的!”

    他没有说话,从口袋里翻出自己的支票簿,刷刷刷地写了一行数字,而后把那页撕下来递了过去。

    “逝者已矣,”苏三平静道,“您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好好生活吧。——如果您的女儿还在,肯定不想看到你现在这样子的。”

    他不提则已,一提起女儿,老人浑浊的眼睛里又开始冒出了泪水。她犹豫着望向苏三,却终究还是没有把支票接过去。

    “苏三你疯了吗?”我瞥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不过是二十万而已,却无端地让我觉得恼火。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凭什么我们要如此厚待一个老骗子?

    “我调查过了,她女儿确实死的不明不白。”苏三轻轻把那张支票放在老人的膝头,站起来一整衣摆,“无论那个人是谁,终究是苏家对不起她。”

    他的这种逻辑简直让我无言以对。姓苏的多着呢,难不成他们个个犯了事,都要我们去扛?还是,他猜到了这件事可能和我们认识的某个人有关?

    正想着呢,苏三的司机到了。我们三个赶紧上了车,把老太太丢在脑后。今天公司里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解决。苏郁明的气焰是越发地猖狂了,走在公司里,我都能感觉到人人在身后的窃窃私语,以及他们纷纷地投向苏三的怜悯目光。

    在他们看来,苏三是必败无疑了。不仅资金链断裂,就连企业家最珍贵的名誉也因为妹妹的缘故而荡然无存。这样的继承人,哪还有胜算可言?

    “我总觉得这事有点怪。”茶水间里,陈希罗悄悄拉住我,“那老太太怎么能弄到一百万去投保的?”

    “一百万?“我有些吃惊,然而很快地不以为然。现在很多老城区的拆迁户,那是大大地有钱,虽然看上去一脸的市侩,可就凭”内环老阿姨“这个头衔,那足足能吃十辈子。

    “人家是低调土豪呗。”我听着咖啡豆被磨碎的声音,不免心中有些悲凉。很快,我们就和这些豆子一样粉身碎骨了。

    “不对,不对。”他摇着头否认道,“我去人社局调过她的记录,什么土豪,老两口都是国企的下岗工人,估计存款根本不可能超过五万块。”

    那就奇怪了,就算是什么有钱亲戚留给他们的,不自己留着好好花,还要去骗保?那是图了个什么呢?

    “所以我觉得肯定是有什么人出钱,叫他们去跳楼骗保,说不定还承诺保费赔给他们一半呢。”陈希罗叹着气说道,“能想出这种混账事的人,真是该下地狱了。”

    “那也不对啊,”我纳闷道,“这两个人都七老八十了,闺女又死了,骗那么多钱,究竟图个什么劲?”

    “要不下班我开车,咱们俩去看看?”他苦笑着一扬手中的报表,“反正现在咱们也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车子开在乡间的土路上。真没想到,S城还有这么破的地方。道路狭窄而油腻,散发一阵阵的臭味。旁边的下水道已经淤积多年,大堆的垃圾塞满了裂缝。房屋都是五十年代的老公房,墙体开裂不说,就连楼顶都一块块的残缺,勉强地用油布盖起来。

    “就这里。”陈希罗摇下窗,皱了皱眉。显然他也和我一样被这臭气熏天给憋坏了。眼前是一幢老楼,墙上的门牌号已经锈迹斑斑,连号码都看不清了。上面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广告,就像是一块块的牛皮癣。

    跨一大步迈过那些可疑的污渍,我掂着脚踩上台阶。楼道里杂七杂八地摆放着各家的垃圾,煤气灶架设在过道上,若有若无的油烟弥散在空气里,几只铁锅里还飘着红色的油花。

    “小伙子,来不来玩啊?”突然,一只吐着浓艳蔻丹的手伸出来,一把拽住了陈希罗的大衣。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甚至于年纪比我猜得还要大。不再年轻的脸上满是皱纹,拙劣地用白色的粉底厚厚地盖住。夸张的眼线上挑,竭力地做出诱人的模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