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一百零六章 大清亡了啊
    电话响了,那头是苏郁芒气急败坏的声音,“谢昭,赶紧回来!苏玫她出事了!”

    心电图不动声色地画着线,病床上的苏玫如同一朵凋谢了的玫瑰,她双目紧闭,一点反应都没有。右手被绷带捆得紧紧的,隐约还有血渍渗出来。

    “我的孩子——”苏夫人此时完全不见了平时的尊贵,只是一叠声地喊着苏玫,眼泪就像河水一般涌出来,“你抛下妈妈可怎么办!”

    “缝了十三针,”苏郁芒见到我依旧是一脸木然,声音不带任何起伏,“幸亏孙姨发现得快,要不——”

    说着,他沉沉叹了一口气,“新闻你都看了吧?沈家一早听说就退了婚。”

    “这太残忍了!”我忍不住说道,“这又不是她的错儿!”

    真是想不到,到了二十一世纪,世界对于女人还是这么苛刻。出了事,先说是女人穿的暴露,这种照片流出来,分明就是网络暴力,要是在外国,肯定要用侵犯隐私罪起诉他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等到苏玫醒来,一定要问她个明白,把那个混蛋绳之以法!

    这时,苏夫人的秘书走了进来,他见苏夫人崩溃的样子,便轻轻地对着我和苏郁芒使了个眼色。

    刚走到走廊上,他就开口道:“三少,不好了。受到这花边消息影响,今早苏氏集团的股票一路下跌,市值缩水了近三成。“

    “过会我给李世伯打个电话。”苏郁芒显得很冷静,“让他在贷款方面再宽松宽松,起码抵押品不要再增加了。”

    “我从证监会那边得来的消息。”秘书沉重地说道,“市面上有人恶意做低股价,并且在大肆收购我们的股票。”

    “查出是谁了吗?“许久,苏郁芒慢慢地问道,看他的样子像是早就知道真相,只是待有人给他当头一棒而已。

    “是苏郁明。”秘书轻轻道。砰!苏郁芒一拳打在了墙面上,震得墙皮扑棱棱地掉了一地。

    “我就知道是他!”他咬牙道,“苏玫从小那么乖巧,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丑事,一定是他!”

    ”再找人去问问吧“ 我见他急了,忙劝道,”这说不定是误会——“

    “误会?”他一声冷笑道,“我擅自挪动了名下的信托基金去投资西北矿业,这利好还没收回来呢。苏郁明分明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妄想夺权!”

    “可是这关苏玫什么事?”我心里有些愤怒,虽然我和苏玫的关系不好,可是这种强加到女人的侮辱,是我身为同性所深恶痛绝的。

    “我资金流转不利,作为姻亲的沈家是可以帮忙的。”苏郁芒悲凉地说道,“别忘了,沈越仪是银行行长。”

    除此之外,苏玫是苏夫人的心肝宝贝,此举还能给她带来巨大的伤害。如此一箭三雕,苏郁明打得好算盘!

    商战无兄弟,这我认,只是苏玫,她何等无辜!

    电梯当的一声响了,门一开,居然涌进了一大堆的记者。他们高举着长枪大炮,一道道的闪光灯刺得我睁不开眼。

    “苏先生,请问您对这件丑闻怎么看待?”

    “沈家退婚会影响到苏氏股价吗?”

    一个个问题像锥子一样狠狠地刺过来,这时,我听到病房里有什么响动。猛然想起苏玫还在里面,伸手就想把门给带上。可是太晚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小青年像豺狼一般冲了过来,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我几乎被他们给推了个趔趄。

    ”是谁让你们进来的?医生,医生!“里面传来苏夫人的惊叫。

    “保安,保安去哪儿了?”苏郁芒烦躁道,抓起一个记者就狠狠地往他鼻子上打去,那家伙被揍了个鼻血长流。谁知其他人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鳝鱼,更加兴奋起来,这次,他们不仅把镜头对准了苏夫人,还有这个流血的家伙。

    苏夫人忙不迭地用大衣把苏玫的脸盖上,可是依旧止不住那些噼噼啪啪的快门声琐碎得就像新年鞭炮的脆响。我绝望地看着这场狂欢,只希望苏玫还在深度的昏迷,不要看到这些人可恶的嘴脸。还用等到明天吗,晚报的头条我都给他们拟好了,苏少怒打记者,豪门子弟人品堪忧。。。

    等到保安赶到,把这些家伙赶走,已经是半个钟头后的事情了。“总算走了,”苏夫人抹了把脸,拿开了遮住苏玫脸的大衣。

    她依旧双目紧闭,像是在沉沉酣睡。一切都看上去很正常,除了出卖她的两行清泪。

    天闷闷的,透过茶色玻璃的日光懒散地落在桌上,无形地给开足了冷气的办公室多了几份寒意。

    “怎么还是跌停?”赵言妍烦躁地点着手机,淡紫色水晶指甲翻飞如蝶,“第三天了!”

    “你也买的苏氏集团?”小张从茶水间端了杯咖啡来,一双猫跟鞋踩得地板直响,“要我说啊,咱们可算是被套牢了!”

    “那些高层明争暗斗,到最后还不是咱们这些散户吃亏?”另一个人附和道,一脸的怨气。

    我正走到门口,听着办公室里这些议论,一时竟犹豫要不要走进去。自从众人知道了我和苏家的这点关系,艳羡之余,竟然异口同声地买了苏氏的股票,拿小张的话来说就是,“咱们有谢昭这个内线,还不愁赚不到钱?”

    自从上次苏郁明打闹医院后,我再没见过他。整个人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往他办公室打电话永远是秘书彬彬有礼的声音:“抱歉,苏先生在开会。”

    我不懂股票,理财也只懂得买点低利率的保值基金。可就连我这个证券市场的门外汉,也从中嗅出了危险气息:有人在借着这次的花边新闻做空苏氏集团!

    “早。”议论声戛然而止,众人见我进来,脸上都有些讪讪的。我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开始整理自己桌上的文件通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镇定,而我相信苏三,他一定能够度过这次难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