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一百章 还魂
    这下是真没的选了,十一月的湖水那可不是盖的。湿淋淋的小孙站在岸上,嘴里骂骂咧咧,终究还是把那身戏服狠狠地往身上套了起来。

    “这挺美的嘛!”我瞅着他,乐呵呵地拍手,“给孙主子请安喽!”

    我本意是想找个办公室,从他们桌上偷点墨水啥的往身上描描,可大半晚上的,这么冷的天哪有窗户开着?

    “不是,谢昭啊,咱们对自己是不是太狠了?”老张不可思议地瞪着荷花下的烂泥,“就为了整他?”

    “为了弄死他。”我冷冷道。想起小杏子的惨死,我心里又是一阵刺痛。为了油气管道,这个死胖子不断地挑起两个村的械斗,像这种人,不被地狱的烈火燃烧,他怎么会知道悔改。

    从前,我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话并不以为然。毕竟善恶到头终有报,用不着我们这些凡人装上帝。可是,当所谓的公平正义不能在人间立足,当众神沉寂,也只好我们来演一场铡美案的戏了。

    就算把胖子抓到镇上的派出所,我相信凭他的关系网,过不了几天他就能出来,然后变本加厉地施行报复。

    老张没有说话,他蹲下身来,默默地往自己身上涂了一把泥。很快,几个人就和矿工一样浑身漆黑,只留下眼白和牙齿,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瘆人。

    此时已经夜深人静,村落里最后的一盏灯都灭了,只剩下路灯暗淡,仿佛是一双双似睡非睡的眼睛。

    这种老式的窗户很好撬。也多亏了这个项目的开发商附庸风雅,非得用格子窗贴纸。李如枫伸手捅破了窗户纸,用一根路边随手捡到的干树枝轻轻地拨弄了几下,里面的插捎就开了。

    房间里鼾声大作,胖子显然是食色两面都满足得不得了,连打起鼾都能如此响亮。也不知道那女的能不能睡着。

    我把李如枫的外套丢给他。现在它已经完全地干了,上面的白磷便又开始蠢蠢欲动。一点地闪烁着如同星光。

    经历了火湖被烧的痛苦,李如枫显然对这些磷火很有阴影。他小心翼翼地隔着长水袖接过,怀疑地看着我。

    “能行吗?”他用一种近乎唇语的低声问我。

    我点头,拍拍他的肩膀。早在荷花塘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人的制造技术不过关,这些白磷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威力巨大。除非剧烈摩擦,或者像火湖那样的高浓度,否则,是很难造成什么伤害的。

    仿佛扭转生死的神给他做了保障一样,小李从窗户一扭身跳了进去,如果不看那故意蹭了好多白石灰的长脸,伴着身边飞舞的浅绿流萤,还真是有回雪从风的优美。

    传说人与生俱来的第六感,是远古时代祖先留给我们的礼物。比如,有人从背后盯着你看,一般人都是会有感觉的,哪怕是在睡梦中。

    我相信,在小李如此凶狠的瞪视下,那胖子不出十分钟就会醒来的。

    谁知那死胖子睡得很沉,也不知道是不是开启了事后贤者模式,小李的眼睛都快成青蛙了,他依旧高枕无忧地大声打着呼噜。

    要不要上前推醒他?就在我几乎要忍不住伸过手去的时候,居然是那女人最先醒转。

    “你,你是谁?”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浑身战栗着往后退,一幅要被吓晕的样子。小李这货倒也很会给自己加戏,他柔美地抖了个兰花指,冲着她抛了个比东施还要吓人的媚眼。

    女人是彻底被吓坏了,她开始死命地推胖子,“老板,有鬼——”

    “干嘛……”被人惊扰了好梦,胖子显然很有起床气。他嘴里咕哝着,不耐烦地把女人的手臂推开。奈何那女的早就怕到了极点,推他的频率已经接近于打桩机。

    “艹!”胖子一下子坐起来。见到近在咫尺的一张鬼脸,他也是狠狠一惊。不过胖子总归是见过世面的人,还有几分胆识。

    “你是谁?少装神弄鬼!”两只小眼睛射出凶狠的光。

    我有些担心地望着小李。谁知那货不慌不忙地狠狠一甩水袖,更多的磷火迅速地充斥了房间,仿佛无数的生魂在随着风轻轻飞舞。而“她”,一双蹙眉似怨似悲,裙摆随风绽放如花,稳当当地走着台步,哀声吟唱:

    “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这家伙什么时候还会唱昆曲啊!本来我还怕他一出口唱出个《新贵妃醉酒》露了馅。没想到这演的还有模有样!

    胖子一下子就给惊住了。月光下,小孙低眉垂目,惨白的脸透着青苍,随风飘摇的水袖如同折断了的绯色罂粟。窗外抄手游廊下一盏盏暗红六角宫灯随风摇曳,一时间,我还真有些时光倒退的错觉。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小李倒是越演越有瘾,我看要没人拦他,他非得把《牡丹亭》唱个全套不可。早些时候,他老夸耀自己家舅婆是个名角儿,敢情是真的?

    “马勒戈壁!”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胖子跳起来,一把抄起床边上的塑料扫把,对着小孙就劈了过去。

    危险!我差点叫出声来。谁知那位“她”轻轻一笑,一甩袖子就避开了胖子的攻击。虽然变了装,终究他也是警校出身。只见小孙手轻轻一撑窗台,轻而易举地随风“飞”出了窗户。

    “看你往哪儿逃!”胖子气焰更盛,他挥舞着扫把,接着就要乘胜追击。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几个一起从窗根下站起来,露出了我们涂得如同黑炭的脸。

    “当!”胖子两眼发直,手里的扫把骤然落地。我冲着他森森一笑,竭力地向他展示我洁白的牙齿:

    “李志坤,你还记得我吗?”

    “啊……你是,是……”凭他再有胆,这下胖子也是彻底地吓傻了。都怪他们乱挖管道,这仿古建筑离着油田就够远了,可由于土壤污染,连污泥上都带着厚重的油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