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九十一章 仓库记(中)
    仓库位于西宫一角,西宫原本是先帝乳母魏氏的处所,后来魏氏被处死,这里也很快衰败下来。在这里供职的浣衣宫人多为没有钱财打点之人,过得可谓犹如死水一样。于是她们总是在捕风捉影地讨论新君的容貌,说他是如何地丰神俊貌,说他如何地温柔娴雅——

    “皇上在十七岁的时候还是一个郡王,皇兄病危的时候召集他进宫,”一个宫人有声有色地说道,“他袖中藏着炊饼,在宫中一口水都没有喝——”

    “为何会这样?”有小宫女问道。

    那宫人被打断,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当时宫里全是魏公公的势力,一不小心就会中毒身亡呢。”

    “呀——”她们惊呼,“那么然后呢?”

    “后来皇上率领军队,杀死逆党,继承大统!”宫人神采飞扬地说道,“皇上布袍缓带,见过的人都说是王朝第一清秀之人。”

    她们在热切地讨论着,我只觉得厌倦,她们所说的新君,是灭我全族之人的兄弟。而实际平叛无论多么值得人称颂,也是总有人得意,有人衰败的。

    享得了泼天的富贵,亦是要承受日后弥天大祸。

    “姑娘眉目清秀,也许日后有富贵可享。”亦有侍奉先帝的老宫人,拉着我的手徐徐说道,“先朝的淑妃,可不就是库房宫女么?”

    我只微笑不语。他们所说的淑妃纪氏,是两广土司之女,被作为战俘押解至京,入宫为执库宫女。而后机缘巧合,她与皇帝有了一夕欢好,然后生下他唯一的儿子。

    那又如何?纪氏千辛万苦把皇子藏匿在仓库养大,十年后,皇帝与皇子相认,她却遭到万贵妃的毒手,即时香消玉殒。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我觉得这样的一生,实在了无意趣。倘若我是那纪氏,必定后悔彼时的邂逅。

    而且,我觉得,皇帝除非发了疯,否则是不会来到这形似冷宫的地方的。

    阳光很好的时候,我会把书慢慢地一页页摊开了,让微风穿过它的扉页。书也是有灵魂的,不经风月,便只能在黑暗里萎谢。

    所以,见到他,我是非常讶异的。那日,我正在晒书,阳光温暖滴照着,却听到一个清脆的男声:

    “你是看守书库的宫女么?”我抬头,看到了这个清瘦的男子。

    和他不同,这个人笑起来如同和煦的春风,仿佛这世间的暖意都凝聚在他的嘴角。明黄色的衣袍上金龙怒目,已经足以说明他的身份。我拘谨地行礼,“陛下。”

    他颇有兴味地走进书库,翻看那些古籍。我对他的到来,一丝一毫兴趣也无。甚至是有些厌烦了,厌烦他叨扰我的清静。

    于是在例常的问话后,我对他福了福身:“如果陛下没有别的事情,婢子去把书收一下。”

    “嗯。”他很温和地看着我,“晒书,也是书司要求的么?”

    “只是婢子觉得可惜罢了。”我一本本地把书收好,“可惜这前朝读书人的心血。”

    他不再言语,等我再起身,他已消失在门外。小宫女们都围上来问东问西,而老尚宫则连连叹息:“这样好的机会,姑娘怎的就错过了?”

    机会?我笑着摇头:“那天家富贵,非我等可以消受得起的。”

    我已经学会不要太多的幻想,过往的惨痛教训已经让我醒悟,泥淖里不会开出艳丽的花朵,挣扎着活下去才是这里的生存之道。

    三日后,内侍司颁下旨意,拔擢我为御前侍奉女官,即日起行。

    四

    “为我好好料理这读书人的心血罢。”御前谢恩时,他正在看折子,温和地对我笑道。

    后宫对此大有议论,想必是他们想起了神宗年间王氏的旧事。王氏以一介宫女之身生下皇长子,从此荣耀无双。她们不甘而好奇地打量着我,猜测我是否会步她的后尘。

    在御前和在仓库,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无非是礼数更多,谨慎的心多了十分。时间长了,和众人熟识起来,便也不再像最初那样充满芥蒂和猜疑。

    圣上亦没有什么宠幸的意思。这倒是令后宫诸人大大地吃惊。每日从下朝至暮色四合,我不过是按着当值的次序在御前奉茶。看着廊柱的影子变换着位置,这一天便又缓缓过去。

    可是日子还是有所不同的。没有仓库那样清心寡欲,亦没有在内侍司那样心口灼热,而是平静可以依靠的。

    仿佛这一生都可以看到头,如同船桨缓缓滑过湖面一样,不留痕迹地任凭时光流逝。

    却终于有一天,从大臣慷慨激昂的声音里,听到了他的名字。

    那位正直的老臣还在数落他的罪行,深负皇恩,欺君罔上。是了,从最初幽深的眼神里,便知道他不能屈居人下。

    但如何成也疾急,败也如此迅速。

    皇帝的茶盏空了,旁边的老宦官几次抬眼示意,而我浑然不觉。一瞬间仿佛深陷记忆的漩涡,他微笑的样子,他低头对我伸出手。

    还好我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所在。颤抖着奉上新茶,浅绿的茶汤跳跃着濡湿了手指。

    “听说你是内侍司出来的?”大臣退下后,他漫不经心地问我。

    想必是方才的慌乱引起了他的疑惑。于是我跪下,将我怎么去的内侍司向他说明。

    “然后你去了书库。”他沉吟着,不再问下去。

    我亦是沉默。该怎样解释,所爱慕之人突然露出的狰狞面容,推我步入那深渊?

    五

    他已经离开了。我惆怅地望着挂在天边的弯月,嘴角却忍不住浮现笑意。

    老尚宫还在絮絮叨叨:“姑娘可要小心啊,亲王终究是皇帝的亲弟弟,来日东窗事发,抵罪吃亏的只有你自己。”

    那又如何?我不以为然地摇头。身处这阿鼻地狱一般的内廷,四处所见尽是腥臭污浊。他是我唯一可以望见的星辰。

    突然有一天,宫正带人来了。尚宫们面色铁青,她们一言不发地开始搜查我的物品。

    也许是有人向她们透露了什么消息。幸运的是,他这几天并没有来。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却听见宫正冰冷的声音。

    “这是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