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八十八章 流沙袭击
    我有些诧异地望了身边的老张一眼。天很黑,我根本看不清他什么表情。旁边的胖子他们又一味地忙着笑笑嚷嚷,就算他想给我说点什么,也是枉然。

    他是要干什么呢?我不由得放满了挥舞锄头的速度。孙肖若他们估计也是察觉到了什么,四个人的锄头不由得都放满了速度。

    “喂,你们快点儿!”胖子冲我们嚷道,“早埋完,我好送你们上路!”

    又是一阵笑声,里面充斥着说不尽的嘲讽。我有些恼火,挥起锄头,对着那硬得像板砖的土狠狠地来了一下。

    顿时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迅速地弥散在了空气里。闻着就像是谁把打火机给踩破了,本来这里的空气就够让人晕眩的了,现在直接可以让人窒息。在人声的喧嚣之外,我听到脚下的黑暗里有流水的声响,它是如此地细微,如同万丈深渊里的一声叹息。

    不会吧,这王爷建墓还真是失败,居然把自己的坟修在水源上了。孙肖若向后退了几步,让树梢的月光能够把脚下照亮。果真,有细小的水流正从我挖掘的地方涓涓流出,而后迅速地渗入了土层。

    可这水的颜色怎么这么沉?我忍不住微微地弯下腰看过去。天啊,那哪里是水流,分明是一股股的血,正不断地从脚底渗出来!

    闹鬼了,这下是真的闹鬼了!我吓得锄头当的一声脱了手,自己也软塌塌地跪坐在了地上。

    “这回子知道害怕了?”胖子没有发现这边的异常,对着我嘲笑道,“女人家家的,不该去多管闲事!”

    我顾不上理他,两眼发直地看着血流如同一只只不甘心的手,不断地在地面上张开手指。李如枫正想过来拉我,一低头看到了那些诡异的血河,一时间也愣怔在了那里。

    现在地上的血是越流越多,不仅如此,管道周围的泥土也在急剧地下沉,发软。不知何时,天上的云朵遮住了月亮,夜色变得有些浑浊起来。有细碎的风开始在空中呼喊,无形的力量迅速积聚成漩涡。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一个千年的巫师木乃伊从坑道里站出来,对世人发出末日的诅咒。

    “怎么回事?”胖子这会儿总算发现了我们的异常,他端着个猎枪就走过来了,“你们又在搞什么鬼花样?”

    就在这时,一直都没怎么吭声的老张,突然抡起了锄头,对着地面就是狠狠一下。

    地动山摇,一瞬间我以为发生了地震。周围一阵的鬼哭狼嚎,整个一片的工地突然就黄沙滚滚,那些看似稳固的地面在剧烈地下沉。慌乱中,孙肖若一把拽住了地上凸出来的老树根,几个人像长草叶上的一串蚂蚱般手拉着手,这才没给那股子劲儿拽下去。尘土飞扬,我茫然地向身后看去,惊愕地发现眼前的工地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长方形的天坑,周围的黄沙就像海水灌入沉船般,争先恐后地往地面浇进去。

    “拽不住了!”孙肖若叫道。与之呼应的是他手中的树根,发出了一阵阵破碎的声响。估计这片地方本来就属于根基不稳的那种地质,结果住在这里的人,又是挖坟又是凿地下通道的,这才造成了连续的地表下沉。

    “艹你妈!”胖子满头满脸的黄土,冲着我们就是一梭子。这晚上本来就视线差,再加上周围尘土飞扬,那子弹只是打得砖头乱飞,没有一发落在我们身上。这时,村民们已经开始纷纷地从地上爬起来,扑打着身上的尘土。地面虽然塌陷,却也只是掉了半米,对他们毫发无伤不说,更惨的是,塌陷最厉害的,是我们这片的地,到现在,还有不断下沉的趋势。

    是被黄沙吞噬,还是被村民打死?就在这时,老张突然喊起来:“放手!”

    随着他飘在半空中的声音,几个人连同不断下落的黄沙,一起向坑里落了下去。头顶传来胖子气急败坏的枪声,却早已是于事无补。

    “跟着那些火油走!”这坑并不深,一落地,老张就立刻撒腿往前冲。别人也算了,我就比较惨,落下的时候是膝盖着地,几乎被那些石子给硌成瘸子。好在这坑道里也有厚厚的沙子,我挣扎了几下,居然也能毫不费力地跟上老张。

    所以说,这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地上的血还在蜿蜒,仿佛是在给我们几个带路。而我们则用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拼了命地往前跑。

    而我们身后,百万立方的黄沙,正如同一个耐心的猎人,对着我们穷追不舍。眼前黑乎乎的一片,我们几个如同蒙了头的蛾子,只是一味地胡乱往前跑。身后的流沙窸窸窣窣地响着,如同一个巨大的蜂群发出令人胆寒的嘶鸣。

    “哎呀!”黑暗中我听到跑在前面的李如枫发出一声惨叫,接着自己脚下突然就悬了空。耳边发出尖锐的风声,我想我们可能是踩上了什么机关。

    扑通扑通几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看来我们几个人不幸都中了招。周围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听到有人说话:

    “老张,你打火机呢?”

    接着便是吧嗒一声,小小的火苗亮出了微弱的光芒,四个人都在,只是面孔被那飘忽不定的光映得有些狰狞。头顶依旧是波涛澎湃如湖水,冲击得墓室墙壁都在微微颤抖。看来这个墓室的封闭性非常地好,也幸亏我们踩中了地上的活板,要不现在非得被沙子给呛死不可。

    老张按着打火机的按钮,四处寻找着灯具。古代人讲究事死如事生,活着怎么样,死了也是一样的规格。因而要在这墓室里找个把油灯之类的玩意,根本就不难。

    “点这个。”我四处瞅着,猛然看到角落里一盏撒发着暗淡金色的宫灯。这宫灯大概是上用的,造型十分精致,铜塑的宫女手里握着小小的灯盏,另一只手擎着灯盖。这样,蜡烛燃烧的黑烟便可沿着铜人的手臂遇冷凝固,便于以后打扫清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