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八十四章 泻药
    等到几块都被吃了个干净,他才一抹嘴巴,咕哝道:“谢谢姐姐。”

    “上课睡觉不好,”我温和地递给他一块纸巾,让他擦嘴,“以后晚上早点睡,可别再被老师骂了。”

    他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一种不情不愿的表情,“晚上要干活,睡不醒的!”

    “小猴子,给我看店去!”我正要细问他,孙大娘从店铺门那里探出头来。见我围着她的儿子,不由分说一把拽过去,“整天就知道玩!”

    可能是觉得自己有些唐突,她顺手一抚鬓角的几缕乱发,对我露出了抱歉的笑意:“这孩子被他爹惯坏了,姑娘不要太在意。”

    说着她拉着自己的儿子,像是身后有鬼追一般,迈着一双大脚板风似的走远了。

    “我觉得他们一定是晚上在偷油,”等到没人时,老张悄悄对我们几个道,“而且搞不好是整个村子都在做。”

    这么一想,那场前几天的械斗真的应该重新思考一下了。为水源打起来?别搞笑了,现在这年代要什么水利器械没有啊, 还用的着去为了一条小河流打起来?况且这边靠海,又多是盐碱地,就算有水,我看他们也未必能从地里获得多大的产益!

    “居然在咱们饭里下药!”一提起这事,小孙整个人都是冒着火星的,“就不怕一个不小心把咱们毒死,闹出人命吗?”

    “人命?”我冷笑一声,“那胖子分明和镇子上那帮当官的就抹不开,我看就算咱们几个死在这里,估计也是乱坟岗一丢的命!”

    “乌鸦嘴,呸呸。”老张把烟头一掐,丢在地上,“这样,今晚咱们几个注意点,能不吃,就不吃。”

    “很难吧。”我咕哝道。这几天吃的异常丰盛,尤其是晚上那顿。九月是开海的日子,村子打捞的海鲜又便宜又肥,什么皮皮虾,蛤蜊,梭子蟹,那简直都是论斤吃。

    倒不是说我克制不住口舌之欲,你这平时饭量不错的,突然就不吃了,凭谁也会起疑心的。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沉默,显然他们几个也想到了这一点。唉,真是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吃饭多也是个事。再说了,这菜样这么多,谁知道哪个他加了药?

    突然之间,老张笑起来,那笑里透着点坏劲儿,连带着眼睛都眯了起来。看到他这个笑,我心里突然就有点毛,上次他这么一笑后,我们全办公室的人都被搞去大扫除。

    “小李啊,”他奸诈地瞅着李如枫,后者在他的注视下也警惕起来,“我记得,你是学动物医学的吧!”

    “妈的,等抓住了他们的证据,”李如枫手拿药锄,不忘嘴里骂骂咧咧,“一定叫那些人给我吃半斤巴豆!”

    没错,老张想出来的注意就是,吃可以,但是,你得给我拉出来!

    “这,,吃了不会死吧。”我幽怨地看着他从土里扒拉着一棵杂草似的植物,它有着狭长的窄叶片,开着乳白色的五瓣小花。

    “以前农村的牛马吃了有毒东西,就拿这东西喂它。”他没精打采地抖落长根上的泥土,“真是想不到,我这第一次配药,竟然是给自己吃的!”

    我只是苦笑。李如枫和我一样,都是一毕业就投入了国家组织怀抱。别看我们一个学的是土木,一个学的兽医,他是不能治病,我是不会盖房子。

    但愿他上学的时候不是个学渣!这万一他认错了植物,给我们喂成了马钱子,那真是死的连烈士都追封不上了!

    “你大学念书怎么样?”我故作轻松地问道,瞅着他把那么一堆杂草揣进口袋,心里无端地有些发慌。

    “挂了七科。“

    妈呀,还是自求多福吧……晚饭一如往常的丰盛,也不知是不是我心里犯了嘀咕的缘故,总觉得今晚似乎刻意地丰盛过了头。

    “来来来,领导吃这个!”胖子笑眯了烟,腮上的两团肥油怎么看怎么油腻,“这东西吃了壮阳,大补啊!”

    他手里的牡蛎有我手那么大,估计是刚上岸不久,肥嫩如水的汁肉仿佛还在蠕动。虽说用厚厚的韭黄酱涂了去气味,却依旧有海腥气扑面而来。

    这也壮阳,那也补肾,要照他这个说法,一桌子菜吃下去那效果还真是堪比鹿血了。可能是看出了我脸上的不快,胖子站起来,双手捧着个大牡蛎放到我跟前。

    “小姑娘尝尝,”他笑嘻嘻道,“吃了保准皮肤水灵!”

    我本就对生吃的东西打怵,这么一大团腥东西摆上来,更是恨不得远远丢出去。然而他就那么站在面前,大有你不收他就不坐的架势。无奈之下,我说了声谢,伸手把牡蛎一股脑倒进了嘴里。

    草药汁子是一早就备下了。孙肖若去借了个捣蒜用的石头臼子,研出来的汁子透着股草气,颜色还发黑。

    “你确定这个是番薯叶?”我战战兢兢地端着碗,狐疑道,“可别搞错了!”

    “喝吧喝吧,打不了完事了你下面找阎王爷打官司。”他虽然嘴上硬气,可我看得出,他一样也是在犹豫。

    配药的自己都不敢喝,这下更没人敢动了。这时传来了敲门声,从矮胖的身形上看,仿佛是孙大娘。

    “什么事?”我故作镇定道,竭力用身体挡着门缝,不让她看到里面底细。

    “吃饭咧。”她手里还端着一大碗刚蒸出锅的蛤蜊,闻上去十分鲜香,“这几天开海,有鲜货吃!”

    我应了一声,顺手关上了门。事不宜迟,几个人再猫屋里久了,人家是要起疑心的。李如枫不在乎地拿起了碗,而后是小孙和老张。见他们如此,我也不好意思再耽搁,狠狠一跺脚,憋着气就灌了下去。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喝,甚至于草木气里透着一股子清甜。

    “不苦啊?”我愣着看碗里的汁渍,该不会是这家伙把茅草根认成番薯叶了吧。

    “泻药种类多着呢,给自己喝干嘛要受苦?”小李有些得意,忍不住吹嘘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