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八十一章 一切正常
    可如果时间一拖拉,那就不好说了。

    “你是个好孩子。”老张温和地俯下身,看着他,“你知道油库怎么走吗?”

    半小时后,我们再一次站在了荒凉的油库前。铁制的大门高耸在夜色里,本是闷热的夏夜,却无端地多了一丝凉意。

    传达室的灯还亮着,却丝毫没有任何动静。

    “我爸以前是这里的工人……”许是这里勾起了小杏子的某些美好回忆,他的脸上有了一丝羞涩的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更像一个十六岁的半大孩子。

    按照老张的计划,我们兵分两路。小李去十里开外的镇子上买新试纸,他是本地人,就算被发现,凭着那一口方言,那些爷叔大妈估计也不会把他怎么样。我和孙肖若则跟着老张一块儿,再回油库看看动静。

    “跟过来。”比在围墙暗处的的老张,暗暗地对着我们几个人一挥手。周围依旧安静极了,只有微风吹动烂尾楼上破塑料纸哗哗作响。

    我起身,正要向他那边跑过去,却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莫非这里还有别人?我一时给吓得有些楞,还是小孙手疾眼快,一把将我拽倒在草丛里。

    我刚一低头,便有一个晃悠悠的身影从眼前走了过去,带着一股浓烈的酒臭味。

    “正月初十小寡妇上了坟啊~”他的嘴里哼着走了板的调子,一步三摇。

    原来是那个看门老头,他手里拎着个酒瓶子,时不时还给自己嘴巴里灌上一口。

    吓我一跳!我心里有些恼火,使劲擦了一下脑门上的冷汗。老头估计是心情不错,唱歌唱得也格外起劲。他慢吞吞地走着,却苦了蹲在草丛里的我和小孙。这里是野外,蚊虫不仅多,而且强壮。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我感觉自己的腿上,已经被它们隔着衣服,叮了许多个包了。

    好不容易待他走远,我刚要起身,却被小孙死死拽住衣角。

    这又是怎么了?我疑惑地瞥向小孙,而他用眼神示意我向大门的方向看。孙肖若的神情十分严肃,看上去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会又有新的幺蛾子出现了吧。我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大门口的传达室前,站着两个人。

    这两人一高一矮,样貌都极为陌生。真没想到,这今晚的油库还如此地热闹。那老头本来是乐呵呵的,见了他俩,就像骤然见了阎罗王一般,连带着语气都变了。

    “老板来了,”他的样子像是一只在秋风里颤抖的知了,无力地发出嘶鸣,“快请屋里坐——”

    “用不着,”矮个子不耐烦道,”我问你,今天白天那几个人来,没发现什么吧?“

    “没,没,”老头是彻底地给吓坏了,手里的酒瓶子咣当一声摔在地上,砸了个粉碎,“他们跟着村长走了……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两人对视一眼,嘀咕几句,又转身向油库外走去。看来,这个油库不仅有很大的问题,而且八成和村子也有扯不开的关系。

    老头重新进了屋,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了电视剧的嘈杂声响。趁这个工夫,我和小孙贴着围墙根,在树影的遮蔽之下溜进了大门。

    不过,老张去哪里了呢?我惊异地向四周打量,空荡荡的月亮地上,只有一棵大树在摇动着枝叶。刚才那几个家伙站的位置,不巧就在老张面前。他没被这些 人给发现痛揍一顿,还真是菩萨保佑。

    “喂!”头顶传来一阵轻微的招呼。我茫然抬头,发现老张居然蹲在树干上。他爬树的样子很不美观,甚至可以说是狼狈——他的四肢如藤蔓般紧紧地合抱在最大的枝干上,就像一只肥壮的大考拉。由于整个的重力都压在两只前臂上,老张早已是满头大汗。

    “别笑了!”老张低低威胁,小心翼翼地伸出脚踩在树瘤上,不时小心地往后看着,费了好大的事才从上面下来。看来他刚才也是急了眼了,或者说,要不是那些人在下面刺激他,他还未必能爬上这棵树。

    半个小时过去了,李如枫依旧没有出现。

    此时月已中天,估计半夜是有了。也不知道村子里的人发现我们消失没有。

    “李如枫怎么还不到?”小孙伸出手腕瞥了一眼,表情有些担忧,“这不过十里路,该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

    那试纸有问题,这是我和老张做出的结论。油体本身确实随着时间的流逝会变得粘稠,但绝不可能变成百分之百的成品油。除非,那高高的油罐里,装的全部是别的液体!

    恩格斯说,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可以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而我相信,为了掩盖自己的肮脏罪行,这些人是可以毫不留情地去谋财害命。

    “不等了。”老张沉声道,“反正他来了,也是这个结果。走,咱们去看看油罐。”

    几个大油罐白天我们已经看过了,现在也依旧是老样子,并没有因为是晚上就来个美少女变身。它们带着如同坍圮墙皮一般的锈迹斑斑,而下面的封口铅皮我们也早就检查过,上面的封章印记早就落满厚厚的油灰。

    看上去好像还真是没有什么问题啊。我不禁有些纳闷了,那么多立方的油,不会真的是被龙吸水给卷走了吧。

    这几个油罐连接的不是别的,正是石化公司在此经过的输油管道。小时候在家乡,我见过偷油的,那简直就是野蛮。——用锄头把管道上覆盖的泥土挖开,然后用电钻在上面钻个洞,然后从家里拿个水桶就接起来了。他们倒是偷的省事,周围的人家可谓是倒了霉。泄露出来的原油会将几公里的田地都统统污染,环保问题还是轻的,关键是,只要有一点火星存在,那足以酿成惨烈的爆炸事故。

    “压力表是正常的。”孙肖若也是一脸纳闷。按理说,里面的油但凡有一点缺损,这怎么着压力表上也有数字变化。然而从蒙着一层灰尘的表盘来看,它毫无异常。

    难道真是见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