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七十四章 对峙
    老张没有理我,他顶着一头的粪水,引得苍蝇嗡嗡地跟他乱窜。小李更惨,虽说他比较聪明,在爆炸之前知道找个雨衣盖住身体。可他忘了,自己的脸可对着墙呢。

    此时的他用力把手指伸进喉咙,啊啊地往外呕吐。好不容易吐干净了,可能是一低头又看到了地上浓黄的粪汤子,新的一轮呕吐又开始了。

    ”还不快走?“老张有些嫌弃地看着如同土著般满脸黄色的李如枫,忙不迭地拽着他往墙外溜。我匆匆地看了人们一眼,村民们都在哭天骂地,根本没人注意到我们几个。

    真是臭死了!就连路边的野狗望向我们的眼神里也充斥着嫌弃。这时天已经快要亮了。我们几个人像做贼一样急匆匆地穿梭在田地里。此时正是玉米成熟的季节,那一人多高的青纱帐将我们遮盖了个严严实实。现在估计也就六点多,太阳还没出来,时不时有早晨的露水滑落进脖子,让我们狠狠的一激灵。

    “等一下。”老张突然伸手拉住了我,警觉道,“好像有人!”

    他们这么快就发现了?我惊惶地向四周望去。灰蒙蒙的雾笼罩着村庄,别说人了,连一只狗都没有。

    小李想了想,俯下身子,整个地趴在地上,把耳朵贴在上面听动静。

    “还不少。”他喃喃道。

    不一会儿,地平线处,开始出些一些零星的人影。等他们走近了,我才看到里面男女老少都有,手里拎着锄头,耙子。其中比较凶悍的几个,身上背着私藏的鸟枪,手里拎着大头棒。他们的表情很沉默,无喜无悲,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麻木。这支队伍于沉默里潜藏着一种压抑的怒气,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如同*库般瞬时爆炸。

    这是孙家坝的人!我们几个躲在玉米地里,眼睁睁地看这支二百来人的队伍,如同从地底翻出来的阴兵,阴森森地杀向村子。

    村子里的人估计还在忙着擦粪水吧,这样的突袭,会不会把他们给打个措手不及?一时间我居然为李家村的人担心起来。

    趁着现在还没打,赶紧报警!我这么想着,掏出了手机。

    “不用打了。”老张伸手制止了我,“化粪池炸的时候我就拨了电话。”

    这都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居然没人来?看来这里的民风不是一般的剽悍啊。突然,队伍在我们面前停住了脚步。

    我赶紧把头狠狠埋了下去,这会要是被人发现,何止是横尸街头,估计会被活生生砍成肉泥!周围很静,我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只听到小李他们的心跳声响得像打鼓。

    就在这时,从我们来的方向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震得我身旁的玉米杆子都在微微颤抖。

    是李家村的人。他们身上依旧布满黄色的可疑污迹,有几个人甚至连头发都有黄点子,看上去多少有些滑稽。可是他们也一样手持农具,凶神恶煞地急速前进。那劲头可比抗日神剧厉害多了。

    两拨人就在我们眼前的路面上相遇了。比起孙家坝那不可一世的气势,李家村的人虽说在人手上差了那么一零星,可是他们深谙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道理,队伍里面的年轻人,个个带连发,其中背着最差也是打鸟的气枪。

    “砍你老子的!”突然,人群中发出一声狼嚎似的叫喊。

    接着惨叫声,怒吼声交织成最惨烈的交响乐,我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吓得只是拼命地往玉米地里缩。喧闹里有什么东西从路面飞了过来,先是砸中了我的额头,然后咕噜噜地掉在我面前。

    那是一根人的手指,上面的断截面还汩汩地往外流淌着血。我啊的一声刚要叫出声,嘴巴便被小李捂住了。他面色凝重地望着前方,眼神里满是哀痛和深深的无奈。

    我忍不住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中世纪战场。村民的脸上,身上都是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眼睛里像是吃了人的狼一般闪着精光,白森森的牙齿露在外面,除了还披着一张人皮,我真是看不出和恶鬼还有什么区别。男人们打得起劲,这女人也不示弱。我面前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一双一看就是后来放开的解放脚,就这么一个老弱病残,居然也狠狠地揪住对方村里的大辫子,使劲地跳起来扇人家的耳光。

    轰的一声有个人的枪响了,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那些喷射出来的铁砂全打在对方的后背上,就像个大蜂窝一样密密麻麻的,看得让人心惊肉跳。小孩子出不上力,又拿不起刀,就可着劲的抱住别人的腿,小兽一样地啃。那大人低头一见是这么个毛伢子,寒光一闪,砍菜似的就劈下去了。

    谁能想到只是争水源这样的小事,竟然引出如此可怕的纠纷!我已经看傻了眼,白骨森森,血肉横飞,血腥气像鬼魅一样围绕着我轻声呢喃。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我脑子里一片混沌,却根本没有解决的办法。

    警察已经不可能来了,这场厮杀已经持续很久了。老张一把将我像提兔子般拎起来,“走,咱们去镇子上!”

    镇子离这里少说也有五公里。几个人没命地狂奔,总算在半个小时里赶到了。

    镇政府修得特别气派,我敢说这是方圆十几里最豪华的所在,从那镜子一般的玻璃幕墙就能知道,大楼肯定修了没多久。

    刚到门口,那保安就把我们给拦下了,老张掏出证件,他依旧是半信半疑,仔细地翻来覆去的看,就差找个电脑上网查询编号了。其实我很理解他的行为,现在的我们三个,头发蓬乱,浑身散发着汗味,粪水味,就是难民营的也没我们这么龌龊。

    镇长倒是很客气,招呼着秘书又是倒水又是扇风的。老张忙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后果给讲了个明白,他很耐心地听,还拿出个小本子一笔一划地记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