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六十一章 苏郁芒疯了
    “你放屁!”老张抡起拳头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下,道士被打的鼻血长流,发髻散乱,“这是佛门清净地,怎么会有妖孽。”

    “你不会是怀疑我吧!”神棍哆哆嗦嗦地往后退着,一只手止不住地抹着鼻血,一张脏兮兮的脸涂了彩,整个人更显得狼狈不堪。他惊恐地望着老张,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大哥饶命啊,小道就是个混江湖的——”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一边求饶着,一边顺带将鼻涕眼泪使劲地往老张裤腿上蹭。那猥琐模样连老张都看不过眼去了。

    这时床上传来一阵*,苏郁芒捂着头,,悠悠醒转。

    “这是怎么了?”他茫然地问着我们,两眼空洞无神地四下打量着。突然,他看到了我,发出一声惨叫。

    “鬼啊!”他指着我呜呜地嚷道,“女鬼!”

    天边泛出了鱼肚白。这一夜寺庙里的人算是被闹了个人仰马翻。

    真没想到,苏郁芒胆子这么小!还外交官呢,还世家子弟呢!自他睁眼的那一刻,之后的所作所为简直是恶魔再造。

    这家伙先是拽着我说是女鬼,被我惊慌之下用枕头打了好几下。见他手臂上鲜血横流,高瘦和尚好心地要给他包伤口。他倒是老实了一会儿,待到人家找出绷带,他突然两眼发直,嗷的一声把绷带抢了过去。

    还没等大家伙反应过来,这货居然把绷带往房梁上一丢,把着个绳套要上吊!吓得些和尚忙不迭地去夺。他见大家围上来,倒是不闹了,突然哈地一笑,光着脚跑了出去!

    这又是发哪门子疯!

    一个人但凡神志不清,就仿佛老天垂怜似的,把他智力上的负分硬加到体力上。这会子的苏郁芒,就是十个壮汉都拦不住。还没等我们出屋,院子里就响起了巨大的钟声。

    漫天繁星如汤煮,只一味地喧闹不休。苏郁芒把个撞钟木搂在怀里,一下下地撞着钟。这山庙占地极大,当初铸钟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点,因而敲起来也特别地响。树上睡着的夜鸟尖叫着飞向夜空,远处,几点灯火也影影绰绰地亮了起来。

    “诸恶莫作,诸善奉行,法界蒙熏,诸佛现真身——”苏郁芒使着蛮力,嘴里犹自还唱着佛号,那样子真是比个济公还疯。哼,还法界蒙熏呢,真没看出来,这家伙对佛学还有点研究!

    远远地几点火光一闪而过,接着就是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惠觉主持领着僧人们出现在了院门口。

    见到苏郁芒这个疯样子,惠觉的脸色变了几变,终究还是好脾气地问道:“施主半夜敲钟,有何吩咐?”

    还有何吩咐呢,我要是方丈大人,定要给他几个大耳瓜子,大半夜的自己闹也就算了,这下好,全寺的人都醒了!

    虽然是佛门中人,众人也对这疯汉有所畏惧。终究最后几个强壮僧人,把苏郁芒从钟楼上拖了下来。

    折腾了整整一宿,我和老张是彻底地没了睡意。

    “师父,你为什么不让他们把道士抓起来,”刚在台阶上坐下来,我就迫不及待地说出心中的疑问,“他的手上分明有血。。。”

    “你觉得就是他吗?”老张反问道,“有血就一定是他吗?刚才我趁乱哄哄的一片,去屋里拿了蜡烛。”

    “蜡烛? ”我重复道。

    “你该不会真的觉得,是自己把蜡烛给扑灭的吧? ”老张把蜡烛掉了个头,给我看它尾部粗粗的白色灯芯, “佛前供奉的香烛最忌被风吹灭。所以凡是寺庙蜡烛,首要便是灯芯浸油,不易腐坏,尤其不容易被吹灭。

    “别的不说,就只说这蜡烛芯, ”猝不及防地,蜡烛被他掰成了两半, “你自己仔细看看。 ”

    我迷惑地拿过蜡烛。这是一支胡萝卜粗细的红色香烛,外面连个花纹都没有,样子极为普通。蜡烛芯?蜡烛芯又怎么了?我翻来覆去地看着它,突然发现了挺蹊跷的事。

    那芯只有半截。不会吧?我把那一小截蜡烛又掰成两半,果然,蜡烛芯比烛身断了半截。

    “这庙里有人作怪。 ”老张断言道, “定是那人在造蜡烛的时候就事先将烛芯剪成一段一段,这样点燃的时候,由于芯本身就比蜡烛短,不一会就会熄灭。猛然处在黑暗中,什么人都会变成瞎子。反之也是。 ”

    这样,就有了两次行凶机会?我惊恐地望向老张,后者则继续说道: “骤然进入黑暗,人人都会警觉,面对光明,那可就难说了。 ”

    我一想到那人竟然在黑暗中捏着我的手写字,简直是不寒而栗。突然庆幸那一刻的光明并没有让我看清他的脸,真要看个明白,那么近的距离,还不得给吓死?

    如此心思缜密之人,怎么会贸然在袖口留下败笔?

    太阳慢慢地升起来,我疲惫地扭动着脖子,突然想起苏郁芒还在屋里躺着。

    “咱们拿他怎么办? ”我有些忧愁地指着他问道, “还没正式交手,咱们就折了个人手。 ”

    老张轻轻一笑,上前推了一把苏郁芒: “你小子别睡啦,都走了。 ”

    这又搞什么?我惊疑不定地回过头去,只见苏郁芒像听到赶尸咒的僵尸般,噌的一下就从床上弹跳起来。

    “怎么样,我装的像吧! ”苏郁芒神气活现地看着我们, “真没想到那钟那么沉,几乎把哥哥我的腰折了! ”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家伙。只见他眼神明亮,面色红润,和半夜里那疯癫模样完全不是一个人。就是巫婆做法也没好得这么快的啊!扭头见老张只是站在那里微笑,我心里明白了。

    “你俩是合着伙骗我是吧? ”我怨气满腹地嚷道, “你们也太缺德了! ”

    “事发突然嘛。 ”苏郁芒低头看着他的手臂,血已经止住了,严严密密地裹得像个石膏筒子。看着他的伤,我便住了口。昨晚幸亏他那一推,否则今天他俩只好在这里为我超度亡魂了。

    “装疯有好处, ”苏郁芒歪在椅背上,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 “那人既能乔装打扮,定然是这寺庙里的人。我要不将佛寺里的人都闹起来,说不定他后半夜接着来袭击第二回。正好我也借这个机会,看看哪些人缺了场。

    “不过说来也真是奇怪啊,这庙里加上烧火的不过二十六人,竟然齐刷刷地到了个全场。只除了一个人 ”他说到这里,眼睛微微一眯望着我, “就是老跟在你后面的那个小沙弥。 ”

    “不可能吧。。。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他只是个小孩子而已啊! ”

    “你可别瞧不起小孩子, ”苏郁芒郑重道, “人性本恶,有些时候孩子的无心之恶更令人胆寒。 ”

    我只是摇头,腕子上的红玉在手里散发着暖意。 “说不定是他贪睡没起来呢? ”

    他只是不置可否地笑, “那也太巧了吧,都起来了就他还贪睡? ”

    我张嘴正要反驳,老张对我俩一挥手,不耐道: “到这会还吵嘴,还是在天黑之前想想怎么办吧!你们俩侥幸捡了条命,莫非今晚还要侥幸不成? ”

    通往村子的路可谓是九曲十八弯。这里的土地贫瘠得很,偶然能遇到一块的农田,作物也是长得稀稀拉拉,和这里的人一样,永远是一副吃不饱有气无力的模样。田埂上的土泛着白,可见这里是典型的石灰地,酸碱度根本不适合庄稼生长,开采石灰矿倒还有余。难怪那寺庙里要做石膏像来创收了。

    中午天气炎热,村子里几乎没什么人,就连狗都没有几只。

    “这不对头啊? ”老张有些茫然地望着四周, “怎么这么静呢? ”

    像是给他作答似的,一阵唢呐声从村东头悠扬地传过来。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我们运气不错,是碰上人家办喜事了。嘿嘿,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还能去婚宴上大吃一顿呢。

    吵吵闹闹的声音越来越近,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来看农村的婚礼。 走在前头的是四个吹唢呐的,穿着描龙绣凤的大红袍裤,见我们看他,越发地吹得起劲,恨不得把个唢呐怼到人脸上。后面跟着些妇女,一并也是穿红戴绿,一对对地缓缓前行。她们手里都捧着大红漆木托盘,无非是些钗环首饰,冬夏衣裳。这一列走得极长,仔细数来,只樟木箱便有十几只。看来这家的女儿很得长辈疼爱,虽说没有十里红妆,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乡野之地,凑出这些东西来也很难得了。

    嫁妆好容易走完了,在后面便是一顶接新娘的轿子。与内地不同,这轿子虽然也四角结着同心结络子,打着花球,却是用青布做的。旁边跟着个花枝招展的娶亲太太,一把要光了的头发在脑后盘成小小发髻。上面还插着朵青色剪绒花。

    这地方难道喜欢青色不成?怎么连插花都是青的?我只瞅着那朵青花出神,冷不防地几个穿青的人赶着车,一脸晦气地从我们面前经过。车上好像装着很重的东西,用红布盖了个严严实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