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五十九章 红玉
    几个塑胶模具倒立着放在地上。小沙弥飞快地跑过去,他先将夹在上面的架子小心翼翼地除掉,再慢慢地剥落上面的乳胶模具。

    ”你看!“他得意洋洋地把手里的雕像给我看,一尊观世音菩萨在阳光下微微露出笑容。

    这寺庙还真是有意思,莫非是想着做石膏像创收不成?果然不远处,一尊尊雕像正摆在那里风干。有弥勒,有菩萨,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释迦摩尼和观世音。

    ”师父说,这些雕像卖出去,才能给村民做布施。“小沙弥拿起画笔,给观音填上五官。他只寥寥几笔,那观音便有了法相*。

    ”你简直是个画画天才!“我由衷地夸奖他。小沙弥很得意:”那是,师父经常叫我给佛像上颜色呢!“

    ”净持,你又贪玩了!“那个搅动石膏浆子的高瘦和尚丢下手中的木棍,大步向小沙弥走来,脸上满是怒容。

    小沙弥像是很怕他似的,急匆匆地往我身后躲。我不由得把他往身后一挡:”小孩子家家的,你又何必吓他?“

    高瘦和尚瞅瞅我,神色变了几变,终于是缓和了口气道:”施主有所不知,这孩子非常顽皮,主持几次教训他,都没什么用。这不,又跑出来玩儿了!“

    ”他还小嘛。“我轻轻抚摸着他的头顶,笑道,”打扰师父工作了。“

    他满脸不高兴地转了身继续搅浆。仿佛怒气未消似的,使劲地搅动着浆子,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小沙弥胆怯地站在那里,刚才的神采飞扬早已无影无踪。我看着有些不忍心,拿起他的画笔,轻声道:”姐姐给你的佛像上颜色吧。“

    说着我便蘸了颜料,一笔笔地给观音的法衣涂上浓丽的红。那颜色真是漂亮,像什么呢,像红玫瑰的花瓣,,,像血。

    几滴颜料滴在裙子上,落下触目惊心的红色。我不耐烦地用手抹了去,却只觉得指尖微腥。正奇怪着,眼前的小沙弥正在逐渐变高,变瘦,那肥白混圆的小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青灰的手,几条蛆虫正从那些腐烂的空洞里探出脑袋。

    ”我喘不过气来。。。“她哀怨地向我诉说道。我的嗓子仿佛被谁给掐住了,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俯身下来,空洞洞的眼窝里透出无尽黑暗与狰狞。

    “姐姐,姐姐!”有人在急促地唤着我的名字。

    我骤然睁眼,彷徨地望向周围,发现自己正倚靠着一棵樟树坐着。阳光零零星星地从叶片间散落下来,留下斑驳的影子。小沙弥手里托着个盛着水的钵,正一脸焦急地看着我。

    林间和风轻抚,隐约里有橙花香气。远处和尚磨砂轮的声音还在吱吱呀呀的响着,别说女鬼了,连半个女人的影子都不曾见到。

    难道我又出现了幻觉?我不由分说地夺过小沙弥的钵,低头向里面望去。半碗清水在手里清光纵横,只倒映出自己那毫无特点的一张脸。曾听老人说过,刚盛出来的无根之水可观鬼神,可看魑魅,又说犀角燃香,能见真神。别说犀牛已经成了国家保护动物,我现在就连那吹烂了的牛眼泪都没有一滴。盛夏的余温无穷无尽地从晒热的泥土里撒发出来,我捧着个钵怔怔地坐着,只觉得无比郁闷。

    我自认平生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这个女人要一遍遍地找上门来?本人八字是有些阴气,也不至于这样没来由地遭鬼神欺负吧,真是太过分了!

    “净持,”我拉过小沙弥,认认真真地问他道,“你有没有见过什么穿红衣服的小姐姐?”

    小孩子的眼睛明净,我战战兢兢地瞅着他,还真怕他突然冒出一句“就在你后面”之类的话。

    小沙弥有些迷惑地摇了摇头:“只有你一位姐姐啊?”

    “那。。。”我思考了一下,又问他,“本地有没有什么红衣小姐姐的传说之类的?”

    他更加糊涂了。

    我有些泄气,默不作声地拉着小沙弥就往山下走。

    看来这个地方和我就是八字犯冲呗,过会儿还真应该和老张说说,有的没的,快离开这地方。

    “姐姐,给你这个。”净持想了一会儿,从脖子上解下一块挂坠来,硬塞到我手里。

    那竟是一块极好的红玉。也许是玛瑙,或者是萤石,那颜色就像刚刚溅落在白色大理石上的血,还没有干掉,直透着一股鲜活灵动的亮。

    “这是主持给我辟邪的,”小沙弥的眼睛亮晶晶的,“是师叔们念诵了七七四十九天经文供奉才送给我的。”

    我心里顿时觉得一阵暖,慢慢把红线一圈圈地缠在手臂上。在社会上混久了,反倒是这样没有利害相关,没有目的的善意,更让人觉得难能可贵。

    刚走下最后一阶台阶,迎面就碰到了苏郁芒和老张。老张看上去一脸焦急,好像是有什么急不得的事情一般。

    “你死哪里去了?”还没等我开口,他就一脸修正主义地冲我嚷起来。

    我被个红衣小姐姐吓了个半死不活,正惊魂未定呢,偏偏他又来这一出,当下只觉得无限委屈,连声音也有气无力起来:“出去转转。”

    老张见我这样子,也是非常吃惊。他有些惊疑不定地瞅了几眼小沙弥,突然脸上就绽开笑容:“小朋友,叔叔带你买糖吃好不好?”

    大概是他前后的表情反差太大,放在小孩眼里实在太惊人。小沙弥有些害怕地看着他,转身一溜烟似的跑掉了。

    老张迅速地扫视了一眼周围,走上前来低声对我说道:“这地方不对头。”

    莫非他也被人给邪魔了不成?我急切地拉住他的袖子,问道:“是不是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

    “啊?”他有些糊涂地看着我,胡乱地狠吸了几口烟:“还是小苏他自己说吧。”

    原来今天苏郁芒起的早,他不敬神不敬佛的,在庙里实在没什么事做。正无聊着,他突然想起我们的破面包还停在村口,天气这么热,难保发动机不出现什么问题。索性去检修一番。

    “咱们的车胎被人划破了。”苏郁芒郑重道,“后轮胎有很长的一道口子。”

    “划破的?”我有些不相信地看着他,“说不定是磨破的呢?”

    “我玩跑车那么多年,总不会这点都看不出来吧。”他没好气道,“如果是磨破的,旁边的胎体也一定会随之变薄。那口子边缘整齐,一看就是有人下的黑手。”

    天啊,这还真是老天庇佑。如果我们贸然开车上路,非得中途爆胎,落个车毁人亡不可。是谁,非要致我们于死地?想到这里,我不禁后背尽生凉意。比起阴魂不散的红衣女鬼,这躲在暗处的敌手显然更加可怕。鬼神之说,终究归于虚妄,而这个敌人一定是不知用什么手段知晓了我们的身份,这才痛下杀手。

    远远地,一阵低沉的钟声缓缓响起,是和尚们做晚课的时间了。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洒在了山间,给整个庙宇增添了凄凉之色。夜色再一次降临,我们三个人相对无言,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沉重。

    这边的禅房独门独院,自己有个小小的饭厅。平日里斋饭都是由师父送到这边的。想必是那些妇女斋戒完毕,都下山去了。今天吃饭的只有我们三个,还有那个老神棍。

    三个人心事重重,桌上的素菜虽然丰盛,却几乎没人动筷子。唯有那个神棍,对餐桌上的沉闷气氛视若无睹,连吃了三大碗饭。

    “小兄弟你这菜还吃不吃了?”他指着苏郁芒面前一盘菠菜豆腐问道。

    苏郁芒有些厌烦地摆了摆手。老道像是得到什么特许似的,一把端起餐盘,向自己饭碗里倒了个干净,低头吧唧吧唧地吃起来,活像一头要饿死的猪。端饭碗的手上留着黑黄的大厚指甲,里面隐约还有些污泥。凭谁坐他面前吃饭也倒胃口。

    我用筷子使劲地捣着大半碗饭。一想到晚上还要与女鬼梦会浮桥,真是恨不得这样睁眼到天明。可惜这庙里没电视也没wifi,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

    “女施主多吃点嘛。”老道突然一伸筷子,给我夹了几根油菜,“多吃身体才能好!”

    他一双浑浊的眼睛里满是笑意,笑得我直打了个激灵。都说反常必有妖,莫非扎我们轮胎的就是他?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这家伙来的太蹊跷,莫非还真像苏郁芒所说,是林凡派来打探我们底细的?“明天咱们去村子里看看。”廊下,老张嘱咐我和苏郁芒,“今晚千万小心,实在不行就轮番守夜。”

    正说着,那道士打着饱嗝从我们身边经过,道袍袖子上还沾着油渍。今晚我们几个没食欲,还真是便宜他吃了个肚儿圆。

    “小兄弟,”他突然把脸凑向苏郁芒,“不是老道我说你,你真的是流年不利,印堂发黑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