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五十五章 主持
    你妹的儿媳!咱们事先可没这么说!苏郁芒却毫不客气地抓了我的手,对着大爷无辜地灿烂一笑。他这人的笑容很能蒙蔽人,怎么都像个没怎么出门的乖宝宝。大爷把粳米和盐巴捧在手里,对我们有了几分信服。

    “俺们这里都挺紧张,就村头庙里还有几间空屋。 ”村长说着穿上拖鞋,领着我们就往路口走。

    “佛祖保佑。 ”老张双手合十,这会子他俨然是个虔诚的居士,再剃个光头就能去念经了。村子里的小孩子光着脚四处乱窜,活像一个个小泥猴,脸上的灰抹得像锅底那么厚。妇女要么在家门口编篮子做饭,要么就是坐那里奶孩子,见我们也不避讳,一掀衣襟就喂起来。

    男人们估计都还下地没回来,村里显得有些寥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座佛寺。它当然和东南亚那些动辄金泥涂抹的大寺没法比,却也有着自己的古朴之风。晚风吹拂,隐隐约约传来佛经的唱诵之声。

    “师父们在做晚课了。 ”村长一脸虔诚地说道。看来这里的僧人很得村民的敬重。

    据村长说,这里的僧人除了暮鼓晨钟地做日常课外,还经常力所能及地为村民做一些好事。且不论白事道场,每到寒衣节,盂兰盆会,僧人们还会为村民放焰口。甚至连一些小孩子的基础识字教育,都是这些僧人完成的。

    我一般对这些寺庙都没什么好印象。每次去名山大寺旅游,那些导游总逼着我们烧香,千八百算少的,个别要求布施的,动辄上万。偶然碰到这么个身体力行弘扬佛法的,心里还真有些感动。

    老张却仿佛听得有些漫不经心,他在庙墙前蹲下身,用手抚摸着那些坍圮的红色墙砖。

    “这里遭过火灾? ”他突然问出这么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是啊。 ”村长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不过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后来惠觉和尚来这里,重振了十方道场。 ”

    “惠觉和尚? ”他重复道。

    “对, ”村长口里答应着,伸手敲响了庙门, “他就是这庙里的主持。 ”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沙弥为我们开了庙门,村长向他说明了来意。想来在我们之前也曾有过路人要求留宿,他双手合十,伸手指向身后郁郁葱葱的青山,一条如玉带般缠绕的小路依稀可见:“施主请。”

    原来这莲华寺乃是依山而建,院门在山下,而要真正到达大雄宝殿,还很有一段山路要走。

    估计这小沙弥也是附近村民的孩子。这段山路崎岖不平,陡峭无比,几乎是挂在山壁上。我们三个走得气喘吁吁,他却异常轻松地在前面健步如飞。小路估计是开山祖师修造的,一阶阶白色石板经过风吹日晒,早已被打磨的异常光滑,就连那石缝里都长出了小灌木。突然周围寒鸦四起,一声声晚钟响彻山谷,曾经充斥耳旁的佛号声随之静息。

    虽然是南部小乘佛寺,这寺庙却没有东南亚佛寺常见的鎏金簇心尖顶,反倒隐约透出内地寺庙的建筑特点。飞檐上挂着八角铜铃,廊下八根红椿木柱子上雕画着盘龙。钟楼上,隐约能看到一位僧人正一下下地敲着古钟,看来刚才的钟声便是从这里传来的。大雄宝殿前大院正中摆放着一个青铜宝鼎,上面“莲华寺”三个繁体字赫然在目。

    其实佛寺转的多了,总会觉得它们千篇一律,几乎没有什么特色。这也难怪,寺庙大都是历次运动后的沧海遗珠,更多是八十年代后重建的产物。经费充盈尚能金身重塑,一般的小寺便只好粗制滥造了。莲华寺亦是不能免俗,那些壁画颜色廉价浓艳,内容平庸。总给人一种昨日刚刚仓促完成的错觉。

    僧人们身穿黄色僧衣,从后殿鱼贯而出。他们一个个手持佛珠,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大雄宝殿中供奉着释迦摩尼法像,炉香萦绕,数十条彩色经幡从梁上悬下来,用金线绣着莲花祥云图案。神前供奉着各式面点和新鲜水果,大捧大捧的山茶花上还带着水珠,幽幽地散发着香气。

    山路崎岖,这些供奉想必是山下村民送上来的。看来,这个寺庙很得当地人的信赖。想到这里,我不知不觉里又增添了几份敬畏。

    老张见旁边的竹篮里有线香,便掂了香双手合十,兀自对着佛像念念有词。那香质量实在不咋地,燃尽的香灰根本不能凝结成线,反倒是扑棱棱地散下来。黑色的灰尘落在黄色的跪垫上,更像是几团污渍。这也就算了,那香还散发着刺鼻的怪味儿,连同殿中挥之不去的浓厚沉香气,越发地熏得我耳鸣目眩。

    等了半天,也没有个什么知客师父来迎接我们。真是奇怪,这要是放在那些大寺里,早就有接待僧人热情地为我们准备堂客专用的禅房了。在这不幸的末法时代,寺庙更注重经济收入。毕竟佛爷也是要吃饭的。

    “施主好。”一个四十来岁,面相平和白皙的僧人从殿后不慌不忙地走了出来。他身穿褐色暗红袈裟,手里还有一串檀香佛珠。一看就是寺中的高级僧人。

    他对着我们微微一笑:“我是本寺主持,惠觉。”

    我和苏郁芒倒罢了,老张却激动起来,仿佛他面前站的是菩萨本人一般。冯容止见到这一幕估计得气死,因为就连他,都不曾受过老张这般待见。

    大概信教之人总是对神职人员有天生的崇敬,不信可以去看看梵蒂冈广场上那些争着亲吻教皇脚趾的信徒。我还能装装样子,苏郁芒这小子却分明把不以为然放在脸上。我看要不是山高皇帝远怕闹出个什么纠纷来,他怕是一早就伸脚去抽烟了。

    那惠觉倒是好脾气。估计是看出了苏郁芒脸上的不屑,他伸手掂了三支线香,递与苏郁芒:“小兄弟不如也随喜随喜,求个佛缘吧。”

    苏郁芒不情愿地接过来,在旁边香烛上点着了香,也不跪拜,直直地站在佛前,双手合十装模作样地挥了几下。也不知道他是手生还是怎么着,那香噼噼啪啪地爆了几个花,香灰居然掉在了他手上。

    “哎呀!”苏郁芒不觉惊叫一声,丢了香去抚弄手背。那香灰温度极高,任他动作再快,手背上还是留下了一块灼伤的痕迹。

    这也太晦气了吧!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老张更是吓了一跳。要知道这神前上香可是大有讲究的。香灰落手,乃是大大的忌讳。按照佛门中人的说法,要么是你身患邪魔,煞气深重乃至佛爷前来现身预警。要么就是此人乃是大奸大恶,连神佛都不肯救护,要对他闭门谢客。

    主持见此更是露出讶异的神情,估计连他都没见过这种“邪魔”吧。只见他面色凝重,对着苏郁芒微微颔首:“我佛慈悲,万望施主诸事小心谨慎,以避免有不防之祸。”

    一番话说的我们几个人七上八下。别人倒也罢了,老张第一个急了:“就说你吊儿郎当的,这不是犯着什么了!”

    “我命由我不由天,”苏郁芒不屑地把头一摆,“怎么着,他莫非还能降下个雷劈死我不成?”

    这话实在也太狂妄自大了些,惊得老张都变了颜色。我本就头晕,听了这话也觉得不大吉祥。那当事人却旁若无事,他伸手从兜里拿出了zippo,索性在殿门口抽起烟来。

    惠觉倒是极有涵养,见他这个样子,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丝毫的恼怒。配殿门口摆放着几只大竹蒸笼,严密密地盖着盖子。尽管如此,一股引人流口水的饭香还是从里面冒了出来。

    我不禁觉得有些肚饿,脚也觉得有些酸痛。可老张依旧兴致不减,这里拜拜,那里望望,恨不得把十方丛林都烧上一炷香才束手。苏郁芒这混蛋自从被香灰灼了手,更是破罐子破摔。这不,他一屁股坐在台阶上,背靠着怒目的石狮子,优哉游哉地玩PSP。

    配殿里,几个当地打扮的妇女默默地跪在那里拈香叩拜,一脸虔诚。看来门口的那些竹笼就是她们带来的供养。我抬头一看,不禁觉得有些惊奇。佛寺我去的多了,供奉得无非是金刚天王菩萨,再加上佛祖的三千弟子。眼前端坐在莲花座上的,却是个送子娘娘。

    我说呢,怎么这里清一色跪拜得全是些中年妇女。那送子娘娘做观音打扮,珠冠璎珞,倒也面容和蔼,神态可亲。手里捧着的却不是插柳枝的净瓶,而是捧着个扎双角的胖娃娃。配殿里的供奉也比他处多了一倍,其中绣幡宝盖更是重重叠叠,不知其数。这大概是那些农妇心愿达成,回来报答神明的产物。

    果然从南到北,从古至今,没有子嗣后代永远是人们心中的痛。我俩没有惊动那些闭目求祷的妇女,直接转身退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