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四十八章 是我在做多情种
    从离开苏氏到现在不过五个钟头,是挣扎在病榻也要忙着杀人灭口吗?看着电视上那具被打了马赛克的尸体,我不知怎的,内心竟油然而生出一股悲凉。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比起那些青面獠牙,这些活生生的人才真正是中元节月色下的恶鬼。

    毕竟,鬼神也不曾对自己的同类如此无情。

    “这家伙倒乖觉,还留了份遗书。”警局里,赵警官递给我们几张薄薄的纸。里面无非是写着自己在苏氏供职多年,一时鬼迷心窍构陷苏郁芒,只好自杀谢罪云云。

    字迹很清秀,想必这人生前也是个心思缜密之人。估计苏郁明也想明白了,这事就是个无底烂账,与其到时候警局拿着照片去找他问话,不如快刀斩乱麻,索性让那个秘书一口应下来,人死灯灭,如此才没有后顾之忧。

    “就这么完了?”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赵警官无奈地摇头,“从法理上来说,是结束了。——这人是自杀,又认了罪,还有什么好说?就算他活着,罪名也不过是窃取转移他人财物,与你们说的那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今天已经是周一,苏氏的股票依旧低迷不振。特别是出了这么一桩人命案子,现在的苏氏可谓人心惶惶。

    不过,小孙倒是告诉了我唯一的喜讯。因为没有新的证据出现,苏郁芒可以在提交保证金后申请保释。

    人出来就好。虽说他回来依旧面对一堆的焦头烂额,可终究是留得青山在了。我仰头,看着蔚蓝如水洗的天空,觉得几日的操劳,总算有了结果。

    这时,手机响了。

    “顾处叫你回来。”赵言妍的语气里带着惊惶。

    什么事值得她慌成这样?不就是几天都没去上班嘛。我有些好笑,我挂名在顾处手下,无非就是挣个名号,机关的人一贯踩高拿低,这去与不去,又有什么分别?

    尽管我这样宽慰自己,内心里却还是隐隐感到不安。该不会是他发现什么了吧?

    “知道了。”我淡淡道。反正他又没证据,到时候我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看他能说什么!

    赵言妍倒是还像不放心似的,临到挂断,她又刻意压低了声音补充:“你要小心。”

    她这样地危言耸听,我也不敢再耽搁下去,只好匆匆打了个车,快马加鞭赶回巡查处。

    航站楼依旧是窗明几净,甚至于比往常更加干净。这几天巡查组就停驻此地,于人人在习惯的热情洋溢之外,又多了几分刻意小心。

    听小道消息说,顾怀之和冯容止正为谁能升副调暗中较劲。毕竟处长到副调研员是重要的分水岭,不知多少处长就死在这道门槛上,只得闷闷地处长做到老。

    上行下效,走在宽敞的走廊里,我能感觉到那些下属的小心翼翼。

    顾怀之依旧坐在落地窗前,脸上笑容一如往常云淡风轻。办公室里并没有其他人,只是赵言妍在慢慢地往茶壶里注水。

    见我来了,她不知怎么手就一抖,滚烫的热水有几滴便溅出来,给那洁白如雪的手背上点染了几缕微红。于是本来澄澈如流泉的注水声也随之有了一分的停滞。

    顾怀之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而后看着我。

    “叫你快马加鞭赶回来,也真是难为你了。”他的语气虽然轻快,可那些菩提珠上的眼却是在紧紧地盯着我,像是要于无声处窥测我内心最真实的秘密。

    “应该的。”我陪笑道,心里却在暗暗地敲着小鼓,不知这个沉浮宦海的官僚又要打什么主意。

    “ 你也应该知道,我是苏三的亲舅舅,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他叹了一口气,“而你来我这里,原因想必你也清楚,就是为了方便照顾你,不叫你去受现场的腌臜气。”

    “这段时间多亏您照顾。”我恭敬回答,看向他的眼睛里不由得多了一丝警觉。一般来说,对方打温情牌的时候,下一句一定有什么很难做的事等着开口。

    “所以,”他略微提高了声调,“叶景明和赵黎,到底有什么关系?”

    只一句话,我感觉自己全身的血都冷下去。他知道多少,他究竟知道多少?一瞬间我仿佛五感全失,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了。

    “我已经调查清楚,”他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声音很轻,却无形地带着一种压迫感,“赵黎之前有个假名叫叶景明,而他借着这个名字,做了不少的勾当——比如,动物饲料走私案?”

    说着,他一扬手中的卷宗。上面老张熟悉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见,“叶景明,可能参与象棋藏毒案,长期涉嫌饲料走私。钱泾渭的同伙。”

    他是怎么拿到边境保护局的档案的,明明那些东西都安安稳稳地保存在档案室的啊!指甲深深刺入手心,唯有如此我才能控制住自己小腿的抽搐。

    是真的到图穷匕见的这一日了吗?

    “赵黎是我高中同学不假,”我咬牙切齿道,“可我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是吗?”顾怀之温和地笑起来,那笑容像是古井里的几丝波澜,荡漾起来只是为了证明里面有水。气氛这样地紧张,就连站在一旁的赵言妍都有些坐立不安。他却是不紧不慢地把玩着手里的凤眼菩提珠,脸上满是沉沉的笃定。

    他只是在吓唬你而已。我不停地对自己说道,不可能有什么证据的,他只是在吓唬你!

    “兹日起谢昭向赵黎还房款,每月5000元,直至还清为止。”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手一扬,一张破旧的小纸条轻飘飘地落在那张红木大办公桌上,“你的债务不知还的怎么样了?”

    白纸黑字,正是我给赵黎写的那张条子。一股凉意迅速地遍及我的四肢百骸,就像过电一般让我的每个毛孔都在不停地颤抖。这怎么可能?这明明在我抽屉里好好放着的,怎么会?

    我有些不敢相信地望向了赵言妍。难怪,她要我照顾她,恳求住在我的家里。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个精巧的布局,只为了这一天的对簿公堂而已!

    赵言妍没有看我,她同样惊骇地看着顾怀之。“你,你……”也许是情绪太过激动,一向口才颇好的她此时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反复地重复着一个音节,就像是个坏掉的复读机。

    一股淡淡的悲凉在我心头油然而生,她大概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自己奉若神明的上司出卖,丢弃得就像一枚结束棋局后的黑白棋。这种背叛是双重的,因为那是她的恋人,那是她的信仰。

    “所以说,赵黎就是叶景明。”魔鬼又开口了,那嘶嘶的声音像是一条响尾蛇在摇晃自己的尾巴,“当年你是为什么撤职呢?和叶景明流窜到边境,不是吗?”

    “所以,你要怎么样?”人证物证俱在,现在的我,已然是攥在别人手中的棋子。赵言妍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而我内心只是一种被人背叛的忧伤——

    这世界上有什么是信得过的?是和我一起生活的闺蜜好友,还是那些所谓的骨肉至亲?

    “冯处长的风评令人堪忧,似乎你和你师父还把他关在门外过,”他的脸上依旧是那种不变的,例行公事的笑容,甚至于多了一份戏谑,“你放心,虽然你会被停职查看一段时间,但我向你保证,你还是会坐在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地浇你的花。”

    保证你个大头鬼!谁不知道没到手的承诺就是空头支票?这种画大饼的事儿谁不会?我还说我能让你明天当皇帝呢。

    如果说前一秒我对苏三还有一份歉疚,现在内心充斥的全是对于顾怀之的嫌恶。

    说到底,他并非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关心苏郁芒。相反,他不过是想把我当做棋子,借这件陈年旧事去除掉自己的对手,冯容止。

    我不喜欢冯容止,可我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灾难性的后果。这件好不容易给压下来的旧事,一旦被上层知道,自情报处以下,所有的人都会被解聘,离职,资格老的会提前退休。一旦株连起来,怕是连隔壁的缉毒局都要跟着遭殃!

    当然,我的下场估计比这些人更惨。私藏疑犯,协助潜逃,私藏枪支……十年大狱等着我去把牢底坐穿。

    死一般的寂静里,顾怀之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说了几句话,抬头看了我一眼,“工作组的人再有十分钟就到楼下了。是作证维护正义,还是就此沉没一生——谢昭你的字实在好得很,不做秘书可惜了。”

    说着,他伸手从衣架上拿起大衣,把纸条揣在手里就往门外走。

    “芜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一个刻板到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是赵言妍。她缓缓地向顾怀之走去,脸上带着一种梦呓般的神情,“她叫吴溶月,可对?”

    顾怀之戴围巾的手只停了一瞬,而后毫不拖泥带水地往脖子上绕围巾,“我现在很忙——”

    “你抛弃了她,所以她才疯的。”她伸手拽住了顾怀之的袖子,脸上是一种美梦乍醒的悲哀,“或者说,她不管疯不疯,你都要把她当做疯了,对不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