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四十七章 逃亡
    “哎呀,真是想不到,”他嘲讽地说道,“苏三的女朋友居然做起了贼!”

    他怎么在这儿,在这里站了多久了?小孙和老王已经是惊得呆若木鸡。不能怪他们胆小,试想一下,大半晚上的,有人就这么蜷缩在黑暗里,冷冷旁观你的一举一动。这简直是恐怖片才有的情节。

    “彼此彼此。”我冷冷道,回头示意小孙快点把照片拷出来, “我充其量算个偷儿,总比某些人谋害手足要好得多吧!”

    听到我的话,苏郁明的眼睛眯了起来,转而望向了小孙。

    “我认得你。”他嗤笑道,“真是想不到,现如今当警察的,也去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买卖了!”

    “警官?”老王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小孙,“原来……”

    “没错儿。”苏郁明走近他,眼神玩味,“没想到吧,堂堂缉毒局的人,也会骗你来替他偷东西!”

    他把偷东西三个字咬得特别重。这时,小孙已经把照片复制进了随身带着的优盘中,迎着老王疑惑的目光,他把头偏向一边,以无声默认了眼前的事实。

    “少当搅屎棍子。”我没好气道,努力掩饰心中的忐忑,“我们几个进了看守所,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供出来!”

    “哎呀呀,真是吓死我了。”苏郁明拍着胸口,做出一副被吓坏的样子。他脸上依旧挂着一副懒洋洋的笑,金丝镜片后的眼睛里射出冷漠的光。

    他要干什么?我不由得倒退几步,手死命地攥着桌角,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在这样一个衣冠禽兽面前保持冷静。

    “没错,是我叫人绑架的你,也正是我,伪造了照片去套取他的钱。”苏郁明毫不掩饰地说道,望着我的眼睛像是看着一只被捕鼠器按住爪子的小动物,“我的弟弟还真是爱你,连密码都是你的生日呢。”

    这个混蛋!我气愤地看着他,却不住心里闪过一丝悲凉。看他这肆无忌惮的样子,是算准了今天我们逃不出去了——只是苏三在狱中看到我们这些败军之将,会说些什么?

    “至于你,”他盯着蜷缩在一边的老王,语气里是深深的引诱,“跟着我干怎么样?苏氏这么多的职位,怎么着也会给你留一个。”

    说着,他再次把手插进口袋。

    “小心,”小孙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说道,“他有枪。”

    枪?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果不其然,苏郁明插手的那只裤袋凸起很高的一块。难怪他刚才一对三脸上还挂着笑,原来是早已在暗中瞄准了我们!

    这个恶魔!

    “怎么跟着你干?”许久,那边传来老王低低的声音,里面充斥着惊疑不定。

    别信他!我几乎要冲着老王吼出来了。只听苏郁明又继续说道:“很简单,你现在和我一起把他们扭送到派出所。日后的奖励少不了你的。”

    这下完了。我郁闷地低下头。他要是去利诱小孙,我还是对后者有一百万个放心的。至于老王这号人,本就是三进宫出来的,又非亲非故,凭什么要求别人去对你忠诚?

    “没问题。”老王想了一会儿,再抬头又是那种讨好的笑容,“不过,您大人有大量,能不能先把钱给我?”

    苏郁明哼了一声,仿佛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他拿出口袋中的支票本,从桌上拿起笔,开始往上面画零。这期间,老王一直激动地胡乱搓着手,小心翼翼地侍立在侧,好像就怕苏郁明变卦了。

    完了,这下真是完了。苏郁明进来的时候,已经用备用钥匙把门锁好了。办公室的窗户为了安全起见,全部用的是茶色防弹玻璃。现在,我和小孙可谓是插翅也难飞了。

    “好了。”苏郁明起身,伸手撕下支票丢给老王,“现在,咱们可以走了。到时候,你就是呈堂证人。”

    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很显然,在苏郁明进来之前, 他就已经通知了保安,让他们就地待命。

    老王小心地把支票放进贴身的口袋,大步向我们俩走过来。就在他即将触碰到我胳膊的一刹那,突然狠狠一脚踹上了苏郁明的屁股。

    “哎呀!”他惨叫一声,不顾一切地把手伸进口袋,隔着裤子就是一枪。

    砰!老王的胳膊开始流血,可在这之前,苏郁明已经被我和小孙使劲按在了地上。

    “你,你……”苏郁明趴在地上气愤地看着老王,后者一只脚死死踩在他的胸口,让他丝毫地动弹不得。

    苏郁明的水晶金丝眼镜碎了,茶色西装裤上俨然是一个大大的脚印。现在的他,比我们更像一个贼。

    情势突然翻转,我和小孙都是目瞪口呆。

    “愣着干啥,绑绳子啊!”老王的脸已经疼的扭曲了,有血正沿着胳膊一滴滴地流下来。

    小孙和我忙不迭上前帮忙,用墙角堆放的绳子把他捆了个严严实实。苏郁明还想叫喊,还是小孙手疾眼快,他顺手从脚上扒下自己的臭袜子,不管不糊地怼进了苏郁明的嘴巴。

    那臭袜子是极有杀伤力的东西,苏郁明被熏的翻白眼,身体不断地蜷缩着,看上去就像要吐了一样。

    是什么让老王变了主意?过了好大一会儿,我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的手没事吧?”

    “不打紧。”老王咬着牙裂开衬衫,用力把胳膊绑起来。由于失血,他的脸上已经如同蜡纸一般。

    门外的脚步声犹豫起来。显然那些保安听到了枪声。

    “苏先生?”有保安小心翼翼地问道。

    多亏苏郁明进来的时候把门给锁上了。没有钥匙,这些保安一时半会还进不来。只是我们要怎么逃脱呢?仿佛也跟我想到了一块儿, 被捆着的苏郁明脸上分明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你乐什么?看着他的样子,我心里不由得有些生气,伸手抄过墙角拖把就走了过去。

    “那就只好麻烦你了哦~”苏郁明面露惊恐,我抡着拖把对着他左右瞄准。

    “别这样。”小孙拦下了我。看着苏郁明明显放松下来的样子,他突然就阴险一笑,抄起了一根棒球棍。

    “要用这个。”

    苏郁明挣扎着,死命用屁股挪动着地方。小孙却不再犹豫,毫不客气一棍敲在他的后脑上。

    扑通,苏郁明倒在地上,如同死了一样连手指都不曾动一根。

    “他没事吧?”我看着像一条咸鱼样的苏郁明,虽说他现在是活该,但我实在也怕闹出什么人命。

    “我有数。”小孙丢下棒球棍,厌恶地瞥了他一眼,“顶多就是昏睡一天,再加几个月的头痛。”

    “苏先生?”这时,保安的声音里已经有了深深的怀疑。

    门开了。现在他们眼前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苏郁明倒在我的怀里,昏迷不醒。老王和小孙站在那里,一脸郁闷。

    “他这是怎么了?”保安盯着苏郁明昏睡的脸,问道。

    “自己摔的。”我无奈地一摊手,“幸好我们几个在,否则不知摔成什么样呢?”

    保安点了头,他的目光被地上的黑亮小手枪吸引了过去。见此,我闷闷地一指老王的伤口,后者正是一脸痛苦不堪。“苏先生玩枪走了火。”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小孙早就换上了一脸不耐烦:

    “苏先生都晕倒了,怎么还不叫医生?”

    他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起了作用。几个人忙不迭开始掏手机。

    “别让媒体知道。”我好心地嘱咐道,露出一个忧心忡忡的神情,“那些小报又要炒作了。”

    这份关心彻底打消了他们的怀疑。保安们七手八脚地把苏郁明抬了出去。

    脚步声远去,我望向小孙,“都拷出来了吗?”

    他做了个“OK”的手势。折腾了一上午,现在都是早上十点了。三个人疲惫地走在大街上,只觉得连阳光都是如此刺眼。

    “你为什么最后帮我们?”我终究还是忍不住问老王。

    “我从来就没想帮他。”老王鄙视地说道,“这人都能杀自己兄弟,说不定明天他就灭了我。”

    “是吗?”小孙鄙视地盯着他的裤袋,那张支票正好露出了一个角,“那你还收人家支票!”

    “不拿白不拿!”老王奸诈一笑,小心地把支票往里掖了掖,“就当他给我付出工费了!想当年我出一趟工,那是要好几万块呢……”

    看着小孙铁青的脸,他没好意思再说下去。到了路口,我们仨就该各回各家了。

    “你回去等消息。”小孙嘱咐道,“有事我就叫你。”

    我点头,只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人证物证俱在,我看他苏郁明能说什么!

    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等我睁眼时,早已是下午六点。惊醒我的不是外面的路灯,而是一直狂铃大作的手机。

    “喂?”我慵懒地问道。

    “你快看电视!”那头传来小孙气急败坏的声音,“可恶!!”

    小孙作为一个技术宅,向来少有暴怒的时候。这一次却是隔着话筒,我都感受到了他的怒气。

    晚间新闻上,主持人正慢慢地念着稿子:“今天警察在清江沿岸发现一具尸体,初步判定是溺水死亡,时间在下午四点钟……”

    又是谁死了?我揉着眼睛,继续听她介绍,“目前,死者身份已经确定,是我市苏氏企业员工,其身份为市场总监首席秘书。”

    市场总监?那不是苏郁芒入狱前的职位吗?我怔怔地望着主持人一张一合的嘴,只感觉后背发冷——

    那个修改照片的人,已经被苏郁明灭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