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四十五章 晚归
    “你等我。”苏三发了个消息给我,“马上回来。”

    马上?这都第几个马上了?我有些恼火地看着上面没有点开的几条语音。终究是忍不住点了下去,一阵嘈杂的重金属音乐几乎要把我的耳朵吵聋。墙上的老式挂钟敲响了十二点,我瞥了窗外的沉沉黑夜,不由得叹了口气。

    和我这个死宅不同,苏三有一堆的朋友。每每说好了要到我这里来又被人叫走乃是经常的事儿。别的也就罢了,这混蛋有个怪癖,非得叫我等着他回家说了晚安不可。所以常常的情景就是我坐在床边不停地打着瞌睡,直到当的一声,或者是整点报时的钟声,或者是他的消息把我弄醒。

    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虽然苏郁芒很大方地把我拖进了他的死党群,然而我想了一圈儿,这些人里好像就安以宁多少还在微信上聊过几句,眼见着天就要亮了,我咬咬牙点开了他的头像。

    他倒是很快给了回复,“他在‘海上花’呢,估计还得有一阵子。”

    你妹的海上花!一想到他可能身边簇拥着的一堆莺莺燕燕,我心里简直是火冒三丈。这会儿只听手机又震动了一下,那边又来了消息。

    “你放心呀,我们看着他。”这个安以宁倒是很善解人意。

    三伏天本来就热,我在屋子里兜兜转转,只觉得全身都起了一层的汗,黏在身上难受得很。冰箱里也没什么吃的,只有一瓶琼瑶浆甜白,瘦伶伶的细长玻璃瓶,衬着里面蜜色的酒液,越发地我见犹怜。我从冷冻层里又翻了个哈根达斯,也不管胖不胖的问题,坐下来就一口酒一口冰激凌地吃起来。琼瑶浆本来就是甜得堵喉咙,好在抹茶的苦涩多少冲淡了那些让人郁闷的齁甜。

    手机铃声响了,不用看就知道是苏三这小子回来了。我也不理,依旧坐那里吃我的。谁知对方根本就不死心,一首电锯惊魂前奏反反复复,好像是木匠在开工。

    我跳起来,看都不看地接了起来,“大半晚上的,作什么?”

    “弟妹啊,”那边传来一个很无奈的声音,“我们在千江路华美达的路口,你看。。。”

    他的话还没完,就被一个鬼哭狼嚎的声音打断了。那家伙仿佛在唱歌,又仿佛在吼叫,旁边还有人在劝,说着些什么“别闹了,到家了”之类的话。

    这家伙真是个祸害!我刚洗了头发,一头半干的长发还披在肩上。穿什么好呢?一眼瞥见那条大红色的一字肩蚕丝长裙搭在沙发上,忙匆匆地穿上,踢踏着一双白色穆勒高跟就下了楼。

    万籁俱寂,一片昏黄的路灯此时也半明半昧地打着瞌睡。大老远的我就看到几个人慢吞吞地往这边晃,其中有个人似乎特别拉风,一边走还一边大声地唱着歌。他旁边的人虽然也醉,但脑子还没被酒精吃掉,一副“我不认识他”的尴尬样子。

    见了我,他们几个人露出高兴的表情,然后飞快地像丢垃圾一样把他丢给了我。其中有个染着浅棕色头发的,临走时还笑嘻嘻地对着我招手,想必这个就是安以宁了。

    “媳妇儿?”苏郁芒醉眼朦胧地看着我,突然就精神了,“我爱你!”

    “我不爱你。”我无动于衷地说道,恶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想用这招讨好我?做梦去吧!

    谁知我走了好几米远了,身后却没有丝毫的脚步声。天啊,这家伙不会摔沟里了吧!我有些担心地回头看过去,只见那家伙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正用一双安静的眼睛看着我。那样子活像是个迷了路的小孩。

    我终究是心软了,却依旧不肯和他说话,只是默默地坐在他身边一动不动。天上有月亮,却没有光,朦朦胧胧的像个金色的毛球。夜风细细地吹着,池塘里的青蛙在晃悠悠地叫。

    他把头枕在了我的腿上,一双似醉非醉的桃花眼如同天上月一般,越发地看不明白。

    “你好香啊。”他对着我笑起来,一只手拂过我脸上的碎发,“让我好好看看你。”

    那酒气混杂着橙花的味道如此醉人,不禁也让我昏昏然起来,“少贫嘴。”

    “是我不对,让你等这么久。”他变换了个姿势,歪着头继续看着我,“可是这么多人,只有你等我回家,只有你。。”

    “不会吧。”我心里还有些气,忍不住反驳道,“你家里的人呢,你哥哥呢,你母亲难道都不管你吗?”

    “我哥哥?”他轻笑一声,此时的他看上去毫无半点的醉意,和刚才那个酒鬼判若两人,“他只会和我抢;苏玫呢,又一味地妄自菲薄,又因为妄自菲薄而格外盛气凌人。别忘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兄妹三人,只有我是完整的父母。

    “从小到大,永远是他们最要好,无论是我醉了,哪怕是我死了,估计他们都不会心痛吧。”苏三站起来,轻轻拍落了身上的土,“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赵黎吗?因为他的存在,让我母亲在维持家族威严的同时,又暗地里流了那么多的眼泪。”

    那朦胧的月亮给他的脸上增添了一种淡淡的哀愁。豪门的日子大概也并不是那么好过的吧,法相*后面,永远少了太多的温情。

    “你还有我。”他那茫然若失的模样让我狠狠地心里一疼,“我会永远等你。”

    客厅里黑乎乎的,赵言妍估计早就睡了。苏郁芒光着两只脚坐在床上,颇有兴致地打量着房间的布置。

    “有点乱,你自己适应吧。”我一眼瞥见丢了一地的高跟鞋,裙子,牛仔裤的两个裤腿像人一样地站在那里,觉得脸都要红起来了。他要是敢和我妹一样冒出一句“打扮得这么好,房间这么乱。”那我今晚就叫他露宿街头!

    “你这房间平时没人来吧?”他坏笑着看着我,抓起四杆蚊帐上的流苏在手里把玩着,“我是不是很幸运?”

    我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他的意思,“你做梦去吧,隔壁还有个空卧室,你给我搬到那里去!”

    “你真是狠心呀。”他扑通一声向后仰过去,整个人像是个黑体的大字,“要是来的是赵黎,你也说这话吗?”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我被气得浑身乱战,“苏郁芒,你多大了?一把年纪了和哥哥抢东西不脸红吗?”

    说着我也不理他,起身去了厨房。刚才吹了阵冷风,只觉得刚才喝的琼瑶浆上了头,昏沉沉地迷糊。柜子里还有一罐荆条蜜,里面泡了大朵的云南玫瑰。这还是上次我过生日,外婆寄来的,一直也没舍得喝。

    “我饿了。”苏三就像只小狗一般,哼哼唧唧地在我身后跟着。我也不理他,从电饭煲里舀出早就煮好了的白粥,这本来是备着我半夜饿了吃的,没想到派上了用场。顺手从罐子里抓了些玫瑰,还有中午煮的鸡汤,一并都放了陶罐里细细地煮起来。过了一会儿,待到陶罐热起来,一股平淡清香的味道充盈了整个厨房。

    这道粥还是从前上烹饪兴趣课学的。

    “玫瑰粥养胃养心,一定要做给自己喜欢的人吃哦。”那个清秀白皙的女老师用木勺顺时针撇着沫子,这样笑着对我们说道。

    谁知后来我在感情路上多波折,早就丧失了烹饪的兴趣。玫瑰粥倒是没少做,可惜一个人都没留下。就连我的闺蜜都看不过眼去了,给这个粥起了个晦气名字,叫“伤心粥”。

    始知结衣裳,不如结心肠。千百年来的女人都是这么惨,做饭做到男人的胃里去,却终究不能到他们的心里去。雪白的碗里展开着几朵玫瑰,荡漾着鸡汤的甘甜。其实这道伤心粥最关键的一点不是鸡汤,而是最后的一勺荆条蜜。

    我将那蜜色倒进了粥里,灯下翻滚的蜜色粥像是异族女人闪动的眼睛。我正为自己的杰作得意,一双手从后面拢上了我的腰。

    “以后天天都这样做饭给我吃,好不好?”他吹起的热气在我耳边麻酥酥的,那话语像是魔咒一样充满诱惑。

    “没门。”我回头对他笑道,“那还不得累死——”

    他的嘴唇很柔软,热得像我身后的汤锅。这一刹那我突然想起赵黎,他的眼睛永远冷得像冰。

    “专心呀。”苏三的眼睛像是要望到我心里去,“不要想别人,看我。”

    这就是我的归宿吗?只是一刹那的恍惚,我望着他温柔的脸,蜜色的瞳仁和昏黄的灯交织在一起,像那锅玫瑰粥一般,充斥在鼻尖的是日子的甜美馨香,妥帖而安稳的香气,如此尘埃落定。

    “你在和谁聊天?”他拥着我,手里不忘抓起我的手机来看,“离那家伙远一点。”

    “人家是好心……”我有些抱怨地说道,“他挺好的。”

    “就我不好是吧。”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危险,刚才那个小男孩突然不见了,“对,我是坏人。”

    说着,他像一条鳟鱼般靠了过来,头顶粉色的帐子低低垂落,壁灯打在他的脸上,像是甜白葡萄酒一样散发着甜美气息。

    “还想赶我?”他轻笑着,像鸟儿般在我耳垂边轻轻一啄,“说啊,说要我走。”

    如今,他的笑语依旧飘荡在耳边,却想见一面也不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