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三十七章 再见,再也不见
    “今天真是多谢了。”叶景明用手捂着伤口,勉强一笑。现在的水晶宫,被声波震得连最小的断壁残垣都不曾剩下,那些防弹玻璃化作了千万的雪粒,一股脑地坠满了地面。而我们,仿佛身处阿拉丁的宝库,到处都闪着如同碎钻般的残光。

    “你,你们是怎么办到的?”我盯着那些碎片,依然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得救了。刘朝宗的手下们在地上*着。巨大的噪声刺穿了他们的耳膜,有血正从他们的鼻子耳朵汩汩流出。

    “老大找了架旧飞机,”大胡子笑起来,他握手的力度如此之大,几乎都要把我给拽倒了,“管你是什么防弹玻璃,一样震翻!”

    难怪叶景明刚才死活要戴耳塞……我望向那些俄罗斯人,他们个个都在头盔下戴了射击用降噪耳罩。

    “他们老大是托克塔霍诺夫,”叶景明从大个子的背包里翻出绷带,开始给自己包扎,“多年前我去过俄罗斯,和他有点交情。”

    托克塔霍诺夫?这名字虽然够绕口,却足够响亮到上国际刑警的头名。别看照片上他本人长着个东方面孔,活像个街边下象棋的大爷。只要去过俄罗斯的人都知道,他乃是东欧剧变后,俄罗斯黑帮的第一大头目。

    我说呢,什么人能直接派了架超音速飞机来救我们……救也就救了,还用这么奇葩的方法!

    不过还别说,也就这招儿最简单有效。当时刘朝宗把我们押到这里,不就是提防突击小队施救吗?这些防弹玻璃至少有20mm,估计连*都打不穿。

    且不说缉毒局的情报能不能走这么快,就算他们能及时杀到,如何解决这些无影结界一样的墙壁,也是个大问题。

    我相信,面对突击小队,刘朝宗会首先选择一枪结束我们的命。毕竟,他那位大公子最终的目的是害命而非谋财。

    刘朝宗还躺在地上抽搐。那把匕首深深地刺了进去,只剩一个刀柄露在外面。

    想必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被自己的血活活呛死。这血气胸的痛,早在几个月前,我在许一梵那里已领教过。死之前可谓生不如死,只能眼睁睁地清醒着窒息。

    “问关于叶景明的问题,为何不直接来找我本人?”他蹲下身,望着刘朝宗因为惊恐而放大的瞳孔,“从一开始,你们就找错了人啊。”

    “你是……”刘朝宗颤抖着,如同见到死神降临人间。可就算这样,他张开的手臂还在向地上的手机不断靠拢。

    这家伙还真是忠诚啊,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给自己主子报信吗。正要提醒叶景明,谁承想后者一脚踩在刘朝宗手上,令人牙酸的骨头碎裂声再次在耳边炸响。

    “啊……”剧痛之中,刘朝宗终于放弃了尝试。他头一歪,彻底地没了气息。

    剩下的人现在已是如同惊弓之鸟,他们像一条条雨过天晴躺在水泥地上的蚯蚓,不断地扭动躯体,向我们投来哀求的目光。

    雪浪汹涌,海鸟低鸣。叶景明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一袭黑衣上下翻飞。由于失血过多,他的脸变成了鬼一样的苍白。如此黑白相间,就像一把*在万千淬火后,彻底亮出了它的本色。

    “求求你……”那个丑脸满脸鲜血,用微弱的声音不断哀求。其他人虽还有点骨气,脸上却也都是一种绝望的死色。

    可就连我,都知道他们断不可轻饶——现在,不是让外界知道他身份的合适时机。

    难道要把他们统统杀死不成?一瞬间我又有些不忍心了。

    叶景明望着他们,轻轻地说了一句话:“Сюдапожалуйста, ребята。”

    他说的什么意思?我正要问,却被他一把抱住。

    “你干嘛……”话还没完,只觉眼前一飘,我已然落在了他宽阔的背上。

    “扶好。”面对我的不断挣扎,他只说了这么一句。一想到他身上还有伤口,我立刻变乖了,只是把头牢牢靠在他的后背上,细细嗅着那海盐和血的混杂气息。

    他就这么蹒跚地背着我往前走,头顶有雪白的鸟儿飞过,发出长长的悲鸣。

    “救救我……”身后的那帮人还在*,见我望着他们,眼中似有欣喜闪过。是这样确定我一定会去做一朵冰清玉洁的白莲花,拯救天下苍生?

    可惜我平生最不爱管闲事。我冷冷地看着他们,而后别过了头。

    估计托克塔霍诺夫的手下,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吧,顶多把他们搞到西伯利亚挖煤……

    就在我们到达海岛狭长的堤岸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声音,如此响亮,如同台风将至的雷暴。是又有飞机来了?我茫然地抬头,望着湛蓝到没有一丝云朵的天空,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从我们离开水晶宫的一刻起,就已经注定,里面将不会再有一个活口。

    “每天下午有一班渡船从这里经过,”叶景明看了一眼腕上的陀飞轮,“再等几十分钟就可以了。”

    除此之外,他再没说什么话。风轻轻吹动我们的衣角,在这一刻我突然有了一丝淡淡的神伤。离开了这座岛,我们就要回到正常的文明世界去,在那里,他依旧要装成苏家长子,娶许一梵为妻;而我呢,也还有苏三在等着我。

    也不知他那宗冤案到底进展如何?我怅怅望着夕阳晚照,突然想起一件事。

    “你是怎么拿到它的?”我拿出口袋中的印章,对着他扬了扬手。早在一开始我就趁乱把它揣在了手里,说不定日后可以成为扳倒苏郁明的有效物证。

    “苏郁明这人当真不检点。”叶景明脸上有了鄙夷之色,“去大马开会,他居然还不忘叫应召女郎!那一片红灯区都是我的朋友掌管,从一个精虫上脑的人手里拿东西,简直不要太简单啊。”

    应召女郎?我没来由地觉得一阵恶心。这人真是不成器,这么关键的时刻,竟还不忘寻欢作乐!

    苏玫,也真是个可怜的……

    “喂——”突然,叶景明大声叫起来,开始不断地对着远方挥手。是轮渡来了吗?我抬头,本以为会看到一艘排着浪花的轮船,再其次也是个马达轰鸣的快艇。可出现在我眼前的,居然是一艘渔船!

    “这就是你说的,'轮渡'?”吃惊之下,我开始结巴起来,眼睁睁看着渔船上的人收了网,大力地向我们划过来。

    “两位怎么想着上那岛上去?”渔民瞥了一眼已然成为小点的海平线,心有余悸,“那地方可闹鬼呢!”

    “可不是吗,”叶景明一脸的气恼,“刚上岸,我们的皮划艇就丢了!”

    老伯没说话。显然他对我们俩这一身的伤很是狐疑。尤其是我,一件薄薄的短袖,根本盖不住那一身的青紫斑痕。

    这回总不能再杀人灭口了吧,走一路,杀一路,那又和苏郁明有什么分别?

    叶景明笑了笑,解下陀飞轮递过去,“海上打鱼也没个终点,这个送给你。”

    这块陀飞轮乃是瑞士集团上个月才发布的新款,全球限量二十块。渔民虽说不懂什么叫陀飞轮,但它金灿灿的玫瑰金外壳,绚丽如星空的深蓝表盘,已然说明了它的价值连城。

    “谢谢老板!”那渔民一下就喜笑颜开,美滋滋地对着阳光看那些镶嵌的小碎钻,竟连一句话也不肯多问了。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我望着身侧浪花缓缓,突然想起一件事:“喂,你什么时候去的俄罗斯?”

    “几年前吧。”远处灿烂的晚霞给他的脸增添了一种不真实的梦幻感,“你们查的那么紧,偶尔我也得换个方向逃命啊。”

    “又拉着许一梵一起去的吧。”我哼了一声,不知怎么话里就带了酸,“听说乌克兰妹子也挺美的……”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吃醋吗?”突然之间,他把脸凑了过来,距离我是那么近,几乎都能感觉到他清浅的鼻息。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纨绔了?我愤然地别过头去,还不忘在那之前推他一把。只听身后一声轻笑,他还没说话,那船家倒是开口了。

    “两位真是我见过最合适的一对儿!”他一面大力地摇着橹,一面对我们咧开嘴大笑。那只陀飞轮已经被他戴在了腕上,十二把金烟斗如同车轮的辐条一般,撑起了整个表盘。

    这话一出,我和叶景明同时沉默了。陆地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我想起即将面对的一切,心里突然就像绽放过的烟花,只剩下一地灰烬。

    船已靠岸。叶景明轻轻一跃便跳到岸上,接着回过身来拉我。这是萧山高架下面的棚户区,到处都是高如小山的建筑垃圾,脏兮兮的臭水沟时不时飘来一阵恶臭。几个野孩子疯癫癫地跑过去,还不忘向我们吐一口唾沫。

    “你不觉得,”我盯着他的眼睛,质问道,“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过了这么久,我终于下定决心,去向他问个明白。无论真相多么可怕,我已然有勇气去面对。

    他没有说话,眼睛里仿佛有无限悲哀闪过。正在我疑惑不定的时候,他开口了,只一句话就让我恨不得捂住耳朵:

    “下星期,我将在千江路华尔道夫酒店举办婚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