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二十章 鸡油黄
    瓷器大都平平,没有什么新意。可毕竟这是在做慈善,诸人便也都很给拍卖方面子。没有流拍,却也大多与市场估价相持平。接下来拍的东西就有些杂了,什么摄政王时代的骨瓷茶具,玛丽安图瓦内特著名的钻石项链,苏夫人依旧是漫不经心地看着,却终于在一幅西洋画作上停留住了目光。

    那是勒布伦夫人的《玛丽曼奇尼》。

    这位玛丽曼奇尼据说是路易十四的初恋。两人的爱情一如既往地没有什么好结果,原因也很简单,无非是她出身不够高贵,无法为法国谋求政治利益。最后,她被驱逐出境,结局极为凄凉。

    画上的少女灿烂地笑着,根本没有意识到即将而来的危险。就连主教的侄女都被认为身份卑微,哪怕是国王都不能主宰自己的婚姻。相比之下,我和苏郁芒真是幸福多了。

    “谢昭,”静默中,苏夫人开口了,“你有没有想过,做苏夫人的条件是什么?”

    “条件?”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如果只是样貌姣好,品格高贵,”苏夫人淡淡笑,“为什么玛丽曼奇尼不能位居正宫,这些,她可都有啊。”

    突然之间心里有些疼痛,那种疼痛像是垫子上的一根针,扎的恰如其分。拖了这么久,她一直都没有摆明意见,现在苏郁芒不在,她算是可以一抒胸臆了。

    “你是个好孩子,美丽又聪明,我可以毫不吝啬地说,苏玫如果有你一半那么好,我便也知足——”她叹息道,“可人生是很长的,爱情只是其中最不经意的烟花,闪一闪就灭了。如果你不能给他的王国带来实际的利益,很快,你就会被众多的小星淹没,留下的只有痛苦和悲伤。”

    “苏郁芒不在乎这个。”我勉强道道,那些疼痛开始逐渐地蔓延上来,所经之处无不四分五裂,“他不在乎。”

    “我只是给你个忠告。”她淡淡道,随手举起了价格牌,开始一心一意地参与竞拍,就好像刚才我们只是谈论一幅画作的优劣。没有什么比这种居高临下的冷漠更让人觉得难受了。是什么让她对人对事都这样笃定?

    苏郁芒不会的。我对自己说道。他不会的。

    可是作为苏家唯一的嫡系继承者,他会不会真的有一天,因为我的无法助益而怨恨呢?若真是这样,到了那个时候,我又该如何自处?

    这些念头扰得我心神不宁。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竞拍,只是碍着情面,才勉强用苏三的花红拍了几件小东西。准备了那么久的名词统统地都离我而去,甚至连视线都有些模糊不清。唯有苏夫人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在耳边回荡:

    苏夫人的条件,条件。。。

    只听周围发出一阵惊呼,我茫然地抬头,原来是拍卖师揭开了盖在展览箱上的红布。今天展会上的压轴珍品终于出现在人们面前。那是一只小巧的鸡油黄色盖碗,这黄澄澄的颜色已经堪称矜贵,更不同寻常的是,那盖子上居然捏着一只同色的小鸡,它有着黑豆一样的眼睛和艳红的小嘴,看上去十分娇憨可爱。

    拍卖师脸上流露出几分得意,“这是雍正十一年怡亲王亲自监造的成品,当时一批只做了三个,另外两个又在圆明园里,连着那宅子一并损毁了。因而留下的这一件,可谓是稀世珍宝。”

    一阵讨论声如松涛般骤然响起。

    “一百三十万。”一位女士率先举起了牌子。

    另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也不示弱:“一百三十五万!”

    现在艺术品市场连年攀升,像这样的宝贝当然还是及早买下,放着升值为妙。况且抛去经济利益,这盖碗本身也是一件极为优美的惊世之作。

    “一百八十万!”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我有些惊愕地回头,还有谁,正是那位钱家二少爷。他身边的女星神采飞扬,得意之色溢于言表。看来,这位公子哥是要千金买一笑了。

    场上一阵静默,显然这个惊人的数字超出了人们的承受能力。好大一会儿,才有一个人举起牌子怯生生地念:“一百八十一万。”

    “一百八十二万!”钱家二少毫不示弱,在他年轻的脸上写满了势在必得。

    这回真是没人应声了。这会儿再傻的人也看出来了,这位爷就是要在美人面前长长脸,是彻底杠上了!

    “一百八十二万元第一次。”拍卖师大声宣布道。

    我遗憾地盯了那盖碗一眼。要不是这家伙,说不定我还能出牌尝试一下,真是太可惜了。

    “一百八十二万元第二次!”

    场上依旧无人举牌。想必第二天,钱家二少的丰功伟绩就要传遍S城了。

    “一百八十二。。。”

    突然,前排的一人站起来,伸手举牌道,“一百八十五万。”

    一阵窃窃私语骤然响起。那人我认得,是展厅的经理。按照这里的管理,经理也是可以为不在场的人代为竞拍的。

    突生变故,钱家二少有些恼火,“两百万!”

    这就纯粹的意气之争了。谁知那经理不慌不忙道:“两百一十万!”

    钱家二少有些瞠目了。这毕竟不是成化鸡缸杯,总共不过三百年历史,就算是什么绝品,以这个价格,也实在有些夸大其实了!

    “两百一十万第一次!”

    “两百一十万第二次!“

    我瞥了一眼钱家二少,他已经开始低头玩手机了。看来他还算理智,知道博美人欢心也有个限度。他身边的女星有些幽怨地望着那只可爱的小鸡,美丽的脸上写满了遗憾。

    “成交!”当的一声,拍卖师一锤定音。

    “那位买家是个什么人?”我听到钱家少爷有些气恼地打听着。

    “抱歉,恕我不能告知。”经理彬彬有礼地回答,“买家要求电话匿名参与拍卖。”

    “你——”钱家二少有些气结,旁边的女星忙一拉他的手臂,这才不情不愿地去交割拍卖品。

    由于心情太恶劣,我几乎都没注意苏夫人买了什么,只听见她吩咐佣人将东西包好。而我自己拍的呢,仿佛是只在买的那一瞬间就对它们失去了兴趣,看都不想再看一眼。

    “谢谢。”我捧了东西,转身便要离开。

    “等一等,谢女士。”那经理笑的简直有些谄媚了,“这一件,也是您的。”

    他手里不是别的,俨然是那个鸡油黄盖碗!

    “你,你弄错了吧。”我一时竟有些结巴起来,“我没拍啊!”

    “那位先生说一定要当面交给你。”经理恭敬地将装有盖碗的礼盒放在我手里,“生日快乐,谢小姐。”

    生日?我在S市朋友不多,生日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莫非是苏郁芒不成?本已准备离开的夫人们,见有这等奇事,便都纷纷停下了脚步。其中几个年轻的女子更是一脸艳羡地向我望过来。

    我心里窘迫极了。这要真是苏郁芒干的,以他母亲勤俭持家的个性,怕是这辈子我都别想进苏家的门了。可这不可能啊,苏郁芒远在温哥华,他怎么可能知道这最后一件展品是什么?

    “拍卖人有没有留下姓名?”勉强镇定了心神,我向经理打听道。

    “拍卖行对匿名买家的信息保护非常完善,恕我无法告知。“经理客气地回答,”不过这位匿名买家,有一句话让我们转告与您。”

    大厅里响起了一阵嗡嗡声,更多的人向这边簇拥过来。显然今天匿名买家大挫钱少点天灯的事迹,已然在短短十几分钟内为人们所耳熟能详。好奇心促使他们情愿在此停留,哪怕是只听到这神秘买家的只言片语。

    “我遇见你,我永远记得你。”经理掏出爱疯,轻轻按亮屏幕,“比起你年轻时的容颜,我更爱你现在饱经岁月沧桑的脸”

    他的声音很轻,轻的就像微风拂过脸庞。可是那语调却是这样地沉重,震得我整个胸腔里都有回响。浑浊的河水缓缓向南而去。我和他站在湄公河畔,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静默。

    “这条河流到印度境内,就换了个名字,叫做恒河。”他的眼神和那河水一般地沧桑,让人看不清那里面的颜色,”如果我死了,每条支流便都是我。我会变成天上的云,在每个季节里化成雨来看你,无论何时,我,永远记得你。“

    我会永远记得你。我愣愣地站在那里,不觉间两行眼泪已经缓缓落下。周围有人在议论,就连苏夫人也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可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我的眼前只剩下了那个墨色瞳仁的男子,他对我说,我永远记得你。

    “你怎么了呢。”身后有人轻轻地抱住我,他温暖的鼻息落在我的脸颊。随之而来的依旧是那熟悉的橙花香。

    居然是苏郁芒,他伸手为我轻轻擦拭掉泪水,这才转身道:“母亲。”

    “芒儿,你怎么在这里,股东大会呢?”一向镇定的苏夫人眼中分明是盖不住的焦急。

    他也不言语,上前轻轻推了钱少一把,“叫你帮我拍,怎么还失败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