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十七章 网吧
    谁?我有些茫然地看着她。她胡乱地抹着眼泪,淡蓝的宽大裙摆在她手里揉搓得像是一块泪帕,“他离我那么远,又那么近。我也只好借着那些晚宴的机会远远地看他一眼。也只有醉了,我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望着他。”

    那些恍惚的眼神,那些低头的欲说还休,一瞬间明白的真相让我心里猛地一沉。

    “那种痴心妄想会要了你的命!”我扭住她的肩膀使劲地摇晃,“你是傻了,还是疯了?”

    “我要那么清醒做什么呢?”她拂落我的手,狠狠地向后一仰,像是一个自愿溺水的人般坠入了沉沉梦境。

    第二天。

    真是熏死了,我恼火地看着墙角那个一头大油头发的青年。也不知他几天没洗脚了,大半个房间都缭绕着一种能让人把隔夜饭吐出来的臭味。这估计是他固定的座位,墙上横七竖八地抹着些鼻涕,就连他倚靠着的那块墙皮,都已然变成了一种咸鱼般的淡黄色,就像被尿渍渗透了的公厕的墙。

    唉,谁让我住的这地儿是新城区,方圆十里就这么一个小破网吧。要是平时也就算了,可现在刚刚赶上小学生横行的七月,就这么个破机位,还是我好说歹说提前了一个周才定下来的。

    都说网吧速度快,不知这次怎么样?我无奈地点开软件,等着竞拍开始。S市的车牌是一天天的水涨船高,也不知是不是我点儿特别背,人家拍几次就完成的事儿,我这都第十二次拍牌了,依旧一点消息都没有。

    “艹你妈!”只听一声巨响,边上的键盘被震得噗噗落灰,估计是谁又打游戏输了。我正被吓得心肝乱颤呢,那边紧接着就是一声尖锐的狼嚎,“马勒戈壁,老子总算赢了!”

    这是要干嘛?我有些不满地瞥了一眼扯着嗓子叫的家伙,他眼睛倒是不小,只是里面眼白都没了,像个吸血鬼一样密密麻麻的全是血丝,整个呈现一种近乎透明的血红,就像两粒鲜亮的玛瑙珠子。

    看他这架势,估计是至少一周没睡觉了。此时正是热死个狗的夏天,吸血鬼身上穿的居然还是个春秋的黑色毛衣,一双黑乎乎的球鞋边撂着桶早就看不出什么颜色的冰红茶,不远处的地上,稀稀拉拉地丢着几个止咳糖浆的瓶子。

    游戏画面正是我念书那会儿最风行的CF,只见他两个眼睛几乎要蹭到屏幕上,整个身体佝偻成了一只大虾,每当屏幕上有血花出现,他在惊呼之余也跟着对方的射点不断地左右闪避,好像真的有弹片落到他身上一样。

    突然,吸血鬼停止魔鬼的步伐,对着屏幕鼓起腮帮子,呼呼地吹起来。这是要干嘛?那屏幕也不脏啊。我心里奇怪着,忍不住朝他那边一凑头。

    我的天,原来是对方的特种兵给他撂了个*。

    他是想把烟雾吹散吗?我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吸血鬼对于我的笑声毫无反应,只是两只眼死死地盯着屏幕,就像一个把自己千万身家都给孤注一掷了的赌徒。

    “马勒戈壁的!“突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对话框,他就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脸上的肥肉不停地抖动着,五官都扭曲到近乎狰狞。眼看那黑色键盘就要再次遭到毒手,背后传来一声断喝:

    “你拖欠的网费,什么时候付给我?”

    是老板,他懒洋洋地用根竹签子剔着牙,一脸的不耐烦。

    见到他,刚才还恨不得日天日地的家伙一下子怂了。一张黒瘦黒瘦的脸上露出一种近乎于讨好的笑,“王总,我,,,”

    “别总不总的,没钱给我快点滚。”老板吱呀一声一拖椅子,一指门外,“没钱还想白蹭网,你当我这里是收养所啊!”

    “我下次,下次就,,,”吸血鬼还在那里哀求,老板不耐烦地一挥手,边上那个膀大腰圆的网管一把拎着他的领子,狠狠地就往外一扔。

    噪音污染源可总算走了。我大大地送了一口气,伸手就去推窗户。这距离拍卖结束还有两个多钟头,再不开窗通通风,我估计就被彻底臭死了。

    “喂!”突然一声大叫出现在网吧门口,是那个吸血鬼,他脸上跳跃着奇怪的光,映衬着一双没有眼白的红色双眸,简直有些吓人了,“你给我出来!”

    他这是回来找谁发疯呢。我有些诧异地朝周围望去,人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根本没人理他。

    “就你!”就在这一瞬间,他那双血色的眼睛恰好与我对视,“你个北妹,还不快点给我交出来!”

    “陈狗子你又作什么?”老板听到声音,从楼上冒出了个头,“你他妈的——”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和我一样,看到了陈狗子身后跟着的五六个青年。那几个估计也都是些整天不务正业只会打游戏的二流子,虽然是二十几岁的风华正茂,却个个瘦的像竹竿,面色黢黑如炭。说难听点,比我在戒毒所见到那些瘾君子好不到哪里去。

    他这是回来发什么疯?我就好端端在这里上了不到一小时网,又不开黑又不补刀的,怎么就惹了这么一尊瘟神?

    “我早就跟你讲,我是姜哥罩着的人,”陈狗子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转而凶狠地望着我,“你拿了老子手机不算,居然刚才还偷偷笑我,以为陈哥我不知道吗!”

    手机?瞅你这德性,就算有手机,也早就拿去当了网费了吧!我心里暗暗吐槽着,多少有些惊慌地瞥了一眼周围。这屋里人是不少,可都在忙着打游戏。别说见义勇为,怕是就算地震了,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竭力放缓了口气:“这位小哥怕是误会了,什么手机,我没看见。”

    “这北妹还嘴硬咧!”他身后一人坏笑着上下打量我,“要不这样,你当着我们的面,一件件地脱下来给我们看看,没有,那就真没有了。”

    说着,几个人还真的围了上来,一张张因为睡眠不足而恍惚的脸上,分明都是那种类似于熊孩子欺负小猫小狗的,来自于人性最深处的嘲弄与残忍。

    这里距离家太远,就算能把苏三叫来,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我向后倒退了几步,后背贴上了墙,凉的我真是一激灵。就在一瞬间,仿佛福至心灵般,我反手摸上了强电箱的开关。

    哎呀!屋里发出了一阵惊呼,数十台电脑瞬间黑了屏,不止如此,就连头顶的日光灯都灭了。本来这屋采光就不好,今天又是个阴天,这么一关灯,屋里算是彻底黑了下来。

    “怎么停电了?”我听到有人气呼呼地大叫,“这什么破玩意!”

    “正上分呢!!”另一人一脚踹翻了椅子,破口大骂,“老板,老板你给我滚出来!”

    此时大厅里已是乱做一团,无数的人在其中推推搡搡,哎呦声,痛骂声此起彼伏。我趁此机会,摸上二楼的扶手,没命地往楼上跑。

    “她上楼了!给我追!“我听到身后吸血鬼嚷嚷的声音。黑暗中有人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衬衫,我一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那一团黑就狠狠地来了个回旋踢。

    一身痛呼,接着就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这网瘾少年的体质还真是差得很啊,我心情大受鼓舞,三不做两步一抬腿就上了楼。

    这网吧原本只是个类似老公房的二层建筑,后来老板又把隔断打通,这才勉强地摆上了一堆机子。楼上同样也是一个满当当的机房,与一层不同的只是多了一个立柜,上面摆满了泡面。角落是一张铁床,胡乱放着床棉被,估计是给那些包夜的家伙中场休息用的。

    那帮人显然不死心,没一会儿,又有脚步声一点点地从楼梯那里传过来。我瞥了一眼被铁栏杆焊死的窗户,一咬牙从角落拎起了棒球棍。

    真倒霉,刚刚情急之下我把手机落在了一楼,要不这还能打电话报个警。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猫着腰悄悄地比在门板后面,将那根弹性极好的棒球棍高高举过了头顶。

    只要他敢进来,看我不打死他!

    谁知那人很机智,大概是估计到了门后可能有人,他进来根本就没把门阖上,而是使劲往后一推。这就可怜了我,高高地举着个棒球棍,被活生生地夹在其中动弹不得。

    幸好我长得瘦,要不非得被这一推门挤死不可。正想着怎么办呢,那人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猝不及防之间,我以一种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姿势,直接和他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居然是老板。他瞅了瞅我手中的棒球棍,“你怎么就惹了那么堆祸害?看,给我把店都搞坏了。”

    “不是我!”我急得大叫,“我没偷!”

    “知道不是你,监控里看着呢。”他慢悠悠地往椅子上一坐,对楼下传来的乒乓乱响充耳不闻。那太过气定神闲的态度,让我有一瞬间怀疑是不是碰到了个假老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