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十五章 浮生
    “不用香烛纸马,我一样在你身边。”他丢了笔,回头深深地望着我,“你看到了,嫁给苏家要绝对有勇气,可是当着列祖列宗的面,我向你保证,你再也不必受任何的委屈,任何人的气,就算那人是我妈,也不行!”

    微风四起,一阵阵的香雾围绕着我们轻轻飞舞。仿佛是那些安享牺牲的神明们在这一瞬间听到了他的声音。我心里突然就觉得温暖,在千百年的岁月里,神位上的这些人有他们自己的悲喜哀愁,可也必定有人像我和他一样,安静地相爱下去,走下去,无论怎么辛苦,无论有多少的律法压在我们头上。

    我们两个人就这么跪在神位前,手牵着手。黑暗里我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海盐香气,我想起族谱女排行里的那个唯一的破洞。千年前那个被沉塘的苏氏女子,是不是也这样,在祠堂的黑暗里,与她真正肯付出命去爱的人久久相拥,至死不悔?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连门外的夕阳都有些沉下去了。我拉起苏郁芒,“咱们走吧。”

    却在一转身的瞬间,我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那个身影。

    是叶景明。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我和苏三,殿中的香雾太过浓厚,我根本看不清他什么表情。只是隐约地觉得他比那些挂着微妙表情的神像更像一尊泥塑木胎。

    他在这里多久了,是一开始就发现我们消失了吗?就在我一愣神的工夫,他却早已转身离去,夕阳将他的身影拉长,长的就像岁月空明里的一声叹息。

    别后相思空一水,重来回首已三生。 该结束的,也已经结束了。

    有子来归,苏家整整举办了三天的宴席。一时间欢歌笑语不绝,人人都沉浸在这盛世的烈火烹油里,宁愿在美酒千樽中一醉再醉。

    对于叶景明的到来,苏夫人毫无反应,在她脸上甚至看不出任何的哀恸,这让我都有些怀疑苏郁芒的话是不是他的一厢情愿。

    “好孩子,在外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此刻的她完全是一位大家族里慈祥的长辈,正为亲生子的得而复失唏嘘不已,“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说着,她把一个檀木盒子递给了许一梵。那木盒做的十分精致,就连盖子上都雕刻满了绽放的花朵。

    许一梵低头抿嘴一笑,伸手打开木盒。那是一对雕满百子千孙图案的赤金镯子。

    这一刻我真的有些羡慕她。上层的人总是会被轻易原谅,虽说她曾与苏郁芒订婚又逃婚,可由于她背后是财力雄厚的许家,就连苏夫人都要给她一份薄面。也许在苏董事眼里,她嫁给哪个儿子并不重要,只要是苏家的人,怎样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月已中天,上了点年纪的人都去花厅休息喝茶。舞场上只剩了我们这些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才跳了一会儿,苏郁明就推脱有事离开,他一走,苏玫也跟着去了。

    现在我们跳的是宫廷舞,男女分别站成两排,随着不同的节拍随时更换舞伴。闹了整整一晚上,仿佛连乐队也有些疲惫了似的,小提琴什么的早就停了,只剩下钢琴还在有气无力地胡乱哼哼。

    一个四三拍后,叶景明站在我的面前。

    “好久不见。”我暗中用长长的指甲掐了一把手心,对他客气地笑着。

    他不做声,只是踏着节拍伸过手来,与我轻轻击掌。比起一年前,他的容貌并没有太大变化,依旧是沉沉的如同白灰般的脸,厚重睫毛后的眼睛像是皮套里的一把匕首,森森然地闪着寒光。

    他还是那么好看。我轻轻攥住他的手,回旋又回旋,只觉得连那钢琴都有了艰涩之声。恍然里突然想起我和他在街上跳的狐步舞,如知晓后来如此不堪,我宁愿停留在那一刻死去。

    刚跳了一个节拍,音乐却突然停下了。原来是经过的侍者不小心碰掉了琴谱。无奈之下,钢琴家只好停下手中的音符,弯腰去翻谱子。这空当里,我还拉着叶景明的手,四目相对,不由得有些尴尬。

    “该换曲子了。”站在旁边的苏郁芒越过舞伴,一把拽住我的手,转身对乐队扬声道,“只差一步!”

    小提琴如同流动的河,钢琴是那岸上绽放的浓郁花朵。晚风摇曳,风茄放香。小提琴手重新打起了精神,将这一首著名的探戈曲演奏得如梦似幻。转身的瞬间里,我看到叶景明的眼睛,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那里面居然是深重的哀伤。

    像他这样的人,也会痛苦和悲伤吗?

    “专心呀,谢昭。”苏郁芒在我耳旁低语,他的一双蜜色眸子像极了蒙娜丽莎,无论我望向哪一处,它们都在注视着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即使如此,我为什么不去怜取眼前之人呢?

    嘴角上扬,烟紫色的裙摆是苏三手上绽放的蝶,而他修长的手臂是托着我飞翔的花枝。在急速的旋转中,所有的一切,无论是那些围观的人,还是那些流光溢彩的装潢,都变成了幻影一样的东西,飞快地逃离湮灭。

    四个反复小节后,我俩跳的根本就不是探戈,只是一味地随着曲子摇摇晃晃。可是又何必要节拍?舞蹈本身即是情语,既然所爱之人已拥入怀中,此时再多说一句,都是妄言。

    让过去的都过去吧,忘记须忘记的。终于,小提琴手使劲一拉弓弦,用一个漂亮的和弦结束了曲目。而我正恰如其分地在最后一个音节坠落于地时,微微屈膝,对着周围的人们温婉微笑。

    短暂的静默后,有稀稀拉拉的掌声从周围响起。相比我们的狂放不羁,那两位要冷静得许多。我分明看到,叶景明只是礼貌性地跳了前四个小节,就坐在一旁啜饮咖啡去了。

    “两位真是天作之合。”我挽住苏郁芒的手,对着许一梵甜甜一笑。这种甜美得有些齁的笑还是我从她那里学来的,想当年,她凭借这样枣泥酥一样的笑,捕获了多少小男生的心啊。

    “你们又何尝不是?”她淡淡道,忽地嘴角上扬,“说到底,还得多谢你照顾他。”

    “嫂子客气了。”我假装没听到里面的嘲讽意味,“总归是高中同学,怎么能见死不救。”

    她只是淡然地笑着,神情自若。就在我匆匆经过她的一刹那,轻快的风吹来了栀子花的香气,也带来了我的耳语,它很轻很轻,却足以让听到它的人如雷贯耳:

    “林凡,还真是难为你了。”

    说毕,我再不看她什么表情,对着叶景明微微一点头就离开了花厅。

    比起屋内那种沉沉的让人发闷的热闹,还是自然的微风更让人觉得舒服。小花园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和苏三缓缓地走在鹅卵石的小路上,一朵朵石蒜花孤零零地挑着蓬蓬的红发,树上大朵的白玉兰洁白如鸽子。

    “真看不出我这位前未婚妻,居然这么会耍手段。”他叹气,年轻的脸上除了疲惫,只有厌倦。

    “你们男人不是喜欢这种白莲花嘛,”我没好气地瞥他一眼,笑着唱道,“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

    现在若当众说出她的真实身份,怕是不仅没人信,还要引出杀身之祸。既是如此,不如默认赵黎就是苏董事的儿子,看看这位林凡又要耍什么花样。

    这花园里尽是些西洋的大理石雕像,六翼天使手持宝剑护卫着草木离离。今天是满月,在似水月华的朗照之下,他们一个个表情生动,仿佛在一刹那间有了神性。

    交叉小径的尽头盛开着大片的夹竹桃,在淡粉的簇拥里,一座等人高的雕像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阿波罗与达芙妮,我最喜欢的罗马神话。估计这雕像也是出自名家之手,虽说那那人像的面容完全隐藏在了树荫里,却还是能看出阿波罗的俊秀与达芙妮的美貌。

    不过,我记得这里明明是个水井台,怎么突然有了这么一尊雕像?

    苏郁芒只扫了一眼,便飞快地拉着我蹲了下来,“别出声。”

    他的语气里透着焦灼。怎么,莫非石像复活了不成?要是从前,我会觉得这些都是怪力乱神,可一想起老张办公室碰到的那个女疯子,我浑身一抖,多少有些恐惧地望着那尊雕像。

    神像默然无声,只在白地上留下一道淡如尘埃的阴影。正在我要嘲笑他的疑神疑鬼时,突然,它的影子在地上动了一下。

    我死命炸了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谁知,它愣了一会儿,居然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哪里是什么雕像,分明是一对青年男女。只见那女子紧紧地拥抱着对方,将她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就在这一刹那,月亮从乌云里露出了半张脸,照亮了她的面容。

    是苏玫。那男子本来是背对着我们,却仿佛是听到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似的,向这边投来匆忙的一瞥。刀削一般的侧脸,似笑非笑的一双狭长的眼睛,除了苏郁明,还有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