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三十七章 边境
    出了车站,身边的景色俨然已是边境风情。G省本就多山,在这个边陲小镇上,山头更是随处可见。有好多的人家便住在倾斜到惊人角度的小山脚下。因为地表塌陷,镇子上也没有什么高层建筑,二层小楼就算是豪宅了。

    江夏镇是典型的卡斯特地貌,路面看上去结实,其实不然,只要几个雨点落下去,马上就能出个大石灰坑。因而这里虽然高山巍峨,风景秀美,但真正能供人耕种的土地却实在少得可怜。真没想到,华北平原上随处可见的泥土在这里是珍贵之物。

    一路上遇到好几个农民肩上挑着两个筐的担子,里面装满了用来培实梯田的土。

    八山一水一分田。这里的人们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坚强地生活着。放眼望去,那层层叠叠如同乐高积木般精巧的梯田,除了壮观,便是震撼。

    活着真是辛苦呀。我和叶景明背着简易的行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高低不平的土路上。这里没有城镇里常见的柏油路,偶有一辆破旧的电动三轮吱吱呀呀地开过去,那牙酸的声音听着要随时散架一般。几个泥头泥脑的孩子嬉闹着从身边蹿过去,他们的母亲手里编着竹筐,坐在路边生着火,时不时被一阵冲天而起的黑烟呛得直咳嗽。

    就这样,她身后的背篓里还有个呜呜乱哭的奶娃子。

    旅店老板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雨季将至,这会儿是旅游的淡季。封闭的镇子上贸然出现两个陌生人应该是很稀奇的事,大叔却很是熟络地拍拍他的肩膀,从墙上的挂钩解下一串钥匙,“你运气不错,还有房间。”

    叶景明道了谢,拉着我就往楼上走。

    “在这里,谁也别信。”刚一转身,他的脸就冷了下来,“林凡肯定在找我们。”

    说起林凡,我只觉得头疼。搜查他的线索一过G省就彻底断了个干净,这片充斥着异族风情的土地就像一个大黑洞一样,将他的所有一切都藏在了这千山万水之中。

    “莫非你发现了什么?”我坐下来,死命地用手扇着风。屋里热的像个蒸笼,别说空调,这里唯一有的就是一个老式电风扇,在那里有气无力地吱呀了半天,只是白白增加了噪音。所谓的客房,不过是老乡辟出的两间储藏室,简单地在木头门上刷了几道大漆,就开张营业了。

    就这样,还是镇子上最好的一家旅馆。

    “你看这个,”他拿出了爱疯,一片类似卫星云图的东西出现在我面前,“这是国外研发的earth nullschool,可以实时显示某一区域的天气状况。”

    画面上,数不清的流云迅速地消散、聚集,形成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漩涡。漩涡和漩涡也在不断地碰撞融合,而正是这些漩涡的交错,形成了我们看到的风雨霜霖。能清楚地看到,在我国的南方海域,一个小型的台风眼正逐渐成形。它周围的气流急速翻涌,飞逝如流萤。

    想必今晚的S城会有一场瓢泼大雨。

    “气象局早就推送了台风黄色预警,”我有些诧异地看他一眼,“这里信号再差,也能收听天气预报吧。干嘛要这么费事地看卫星云图?”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谁说天气了?我要看的是区域大气污染状况!”

    这家伙什么时候关心起环保问题了?我有些狐疑地看着他又切了一张图,这次比例尺更大一些,显示的范围也更加地广阔。深蓝色的是海洋,而在无数灰白的云层滚动下,陆地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橘色耀斑。这些耀斑颜色或深或浅,大体囊括了我国几个重要的经济区,比如什么长江上中游综合经济区之类的。

    这我理解,毕竟经济要发展,肯定要污染。边污染边治理不过是理想主义的妄言。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G省的最南角,居然也出现了一块耀眼的红色斑点。

    “这是,,,”我惊讶地说道,努力在脑海里回想行政区域划分,“该不会就是咱们在的地方吧?”

    这里别说工业了,连农业都落后得很,不是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嘛。我实在想不出,都穷成这样了,怎么会有如此严重的污染。

    叶景明向上拖了一下图像。帝都的CO浓度才2586ppv,这么个破地方,居然CO浓度达到3994ppv。这还不说,大概是本地风大的缘故,这个污染带横亘G省边陲,甚至于延展到了越南境内。

    “不会是软件有毛病吧?”我被彻底弄糊涂了,“他哪来这么多污染物?越南,,,,也不像啊?”

    众所周知,对面的国家比咱们还穷。

    “那就是焚烧秸秆?”我想到了这个可能。每年一到秋收季节,帝都的PM2.5就蹿得吓人。

    叶景明摇头,在污染物下选择了二氧化碳选项。立时风云大变,哪还有什么污染,那块难为我们的橘色小耀斑像一阵风一样消失了。

    而接下来的硫酸盐等选项就有些过分了,尤其是那个一氧化碳,一阵阵桃色的风呼啸着几乎要把对面的邻国吹歪。

    “而且,”叶景明伸手一指窗外,“焚烧秸秆,也不大符合当地农业情况。”

    层叠的梯田上,农民正在炽热的天空下挥舞着镰刀。焚烧秸秆这种事情大都是在平原上,青纱帐一样的玉米被批量地砍倒,量多,又没什么用,索性一把火了事。这里耕地分散如星,叫他们劳心费神一捆捆地背回去再烧掉?实在太荒谬了。

    刚烧过去的森林大火?好像也不对。马上雨季就要来了,空气湿度大得很,怎么能烧的起来?

    “所以,”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污染的原因是,是…….”

    “没错儿。”叶景明把手机揣进口袋,淡淡道,“林凡的毒品大企业就在附近。”

    他的声音很轻,在我听来却是平地一声雷。这都什么事啊!林凡和我们怎么这么有缘?我们一心一意地要躲开他的追踪,这倒好,绕来绕去竟然来到了毒枭的大本营!

    亏他还有兴致细细为我道来,这可是刀架脖子上了!

    “那咱们还等什么?“我急的汗都下来了,见他一动不动,更是着急,”赶紧逃命啊!“

    “一动不如一静,贸然离开,更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他不慌不忙地拦住了我伸向背囊的手,冷静地说道,“等天黑再说。”

    身后的太阳灼热地烤着大地。现在才中午,这里日落又晚,等到天黑至少还得八个钟头。八个钟头,这期间的变故太多了。不知老张他们怎么样了,如果注定逃不掉,我宁愿被抓回去治罪,也不要落在林凡的手里。

    “我去查看下情况,”叶景明从背囊里拿出了一把四棱改锥刀,那是他在车站买的,“你在这里等我,一步也不要离开。”

    他这一走,就剩下我一个人在热气腾腾的小屋里。百无聊赖之下,我顺手抄起立在床边的竹竿,想搭个蚊帐出来。谁知这东西比搭积木还难,无论我怎么摆弄那几根竹竿,就是立不起个架子。这种老式的蚊帐早就是古董级的东西了,就连贫困县的五保户都未必会用。

    哗啦一声,勉强支起来的竹竿四散八落,我跳起来,赌气地把蚊帐扔在地上:“什么玩意儿!”

    “我来。”叶景明从地上捡起了竹竿,熟门熟路地搭起来,“等过了境,东南亚那边经济水平会更差,你可得有个心理准备。”

    “拐都拐走了,”我伸出手敲了一下他的鼻梁,“你还想反悔?”

    他只是微微一笑,点了一把艾草,开始前前后后地用烟熏那些扑进来的小虫。

    经过一番收拾,原本有些破败的小房间顿时温馨了许多。我顿时心情大好,登上了吱吱呀呀的老楼梯,来到二楼的露天栏杆边。

    习习的微风从河面上吹来,带着圆形笠帽的女子跪坐在竹排上,一只鱼鹰从远处展翅飞过来,哗啦一声,向竹篓吐出一条鱼。现在大概是河流枯水期,河道明显变窄了。当地的小舟瘦如秋刀鱼,远远望过去,就像一片随风飘荡的叶子般灵活地在两岸往来。

    对岸便是越南了。南方边境线漫长,又多丛林河流,两岸的居民在水上来来往往做点小生意,边防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少会加以干涉。

    我们俩这一走,不知多少年才能回来,沧海桑田后,又会是怎样的情形?两国只是一线之隔,在我看来,那不亚于生与死的距离。

    “我从老乡那里打听了,就在这小店脚下的山岩前,有一条湄公河的支流。那里最窄宽度不过一米,你一只脚就能跨过去。”叶景明望着远处,静静地说道。

    “能行吗?”我担忧地问他,“咱们有的不过是个临时通行证。我的护照还在情报处扣着,万一碰上巡逻的边防小队,到时候一百张嘴都说不清。”

    被抓就会被遣送,我们俩千里迢迢地跑掉,再被不远万里地送回来。。。倒是省了车票钱了。

    他不以为然地笑了,伸手指着某一处对我说道:“谢昭,你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