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二十章 老张的怀疑
    他这回倒是乖觉,不从海运走了,改人体携带走机场了。从工地回到科里后,我把当时赵黎关于叶凡贩毒的分析讲给老张听。当然没敢说这些话是出自赵黎之手,只含糊说是自己的猜想。结果老张大为赞赏,对叶景明的脱逃愤怒之情一扫而空。这不,他现在又盯上林凡的贩毒王国了。

    “之前咱们找错了突破点。”老张分析道,“叶景明和钱泾渭可能是有点关系,但和林凡就八竿子打不着了。如果咱们查的目标是毒品,就不该从他那里下手。”

    总算不查叶景明了!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倒不是我犯怂,我觉得这家伙肯定是和我们八字不合。为了他,几个月来我们可算是吃尽了苦头——一会儿钻小巷子,一会儿被困医院,这回更牛逼,差点被民工揍成筛子。

    到头来却一无所获。这不是犯冲是什么?

    “咱们去审讯室看看。”老张关了电脑,扭头往外走,“这人昨晚一下飞机就被逮了个正着。到现在也审了一夜了,估计该吐的,这家伙也都吐干净了。”

    审讯室?我们这地方还有审讯室?我心怀疑惑,跟着老张下了楼。

    他在保安大爷那儿站住了脚:“我来找侦查科的老陈。”

    大爷嗯了一声,老张头也不抬地就往他身后走。真没看出来啊,我天天跑来收快递的地方居然别有洞天。那个放快递的木头桌子巧妙地遮挡了进出闲人的视线,而墙壁的回角形成了视觉误差,让外人以为里面就是个小房间。穿过窄窄的走廊,大老远的我就听见大吼的声音,震得地都颤了。我吓得一抖,天啊,这当坏人还真是得有点定力,像我这种人肯定被吼两句就跪着痛哭流涕了。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黄色小门。刚才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这会儿倒是不响了,周围一片死寂,可见这里隔音效果非常的好。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身着缉毒局制服的人走了出来。他一脸青灰,双目血红,显然是疲惫到了极点。审讯这事儿和熬鹰一样,你熬他,他也在熬你,就看两人谁能死磕到底了。

    “全招了。”老陈头也不抬,递过来一张纸,”这小子嘴真他妈的硬。”

    据这马仔交代,林凡在广西边境上是有几个代理点,不过这些人彼此互不来往,处于一种相互孤立的状态。每次来活儿的时候,上面就发给他们一条短信说明目的地,同时账面上会收到一笔钱,包含往返机票和四分之一订金。等他们出境拿到货给四分之一,折返回到内地再给剩下的佣金。别说线路大相径庭,接头人也从来没一样的。至于接头人是不是就是生产链那边的人,马仔自己也不能肯定。

    “这个林凡真他妈聪明。”老张发出一声长叹,“冰毒制造方肯定是通过快递的方式拿到生产原料的。现在物流公司多如牛毛,竞争激烈得很。大公司说不定还会假惺惺地装一下,问问你寄得什么东西。小公司为了拿单子,哪管你这个啊。那些所谓的接头人根本不能去一一调查,他们很有可能就是镇子上普通的快递员,只是不小心接了个单子而已。况且问的狠了,打草惊蛇,人家立刻变换快递线路就行,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他就不怕半路上快递丢了?”我问道,“万一被人贪了或者抢了,谁知道是快递的问题还是内部人黑吃黑?”

    “毒品交易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这点损耗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老张苦笑道,”况且现在他们也讲究管理,也会引入现代公司管理体系。他们会去算折耗率的。月月考评,就你这里折耗率居高不下。这么上下一盘算,很容易把内鬼揪出来。”

    我们的路又被堵死了。我闷闷地蹲在那里,突然灵机一动:“师父,我觉得林凡这个事儿还得从钱泾渭身上找。”

    “怎么说?”老张问道,老李也一反常态,抬头炯炯地瞅着我。

    我当然不能说钱泾渭是个能人,是个专门说合火拼的中间派。那他要是问起我怎么知道的,我怎么说?于是我硬着头皮开口道:“他俩的名字既然能一块儿举报,说不定他俩以前是什么上下级关系,后来林凡积累够了本儿,自己做大做强也说不定呢?”

    老张摇摇头,他可能觉得我是在凭空想象。老李却仿佛若有所思的样子,开口说道:“缉毒局在这灰色地带也是有些污点线人的,过几天我放出风去问问看,说不定能打听到这个林凡的消息。”

    他朝我们一点头,转身消失在小门里。接下来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了。

    一路无话。临到办公室门口,老张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似的,硬生生停住了脚。

    “谢昭,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他轻描淡写地问道。

    “跟你说了嘛,当兵的。”我装作不耐烦地答道,心里却是猛的一抖。

    “他的过去,你了解吗?”老张依旧在穷追不舍,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变成了那个被老李刑讯的马仔。

    这是较上劲了是怎么着?你又不是我妈!我心里一肚子火,却不敢发作,只好面上依旧挂个笑脸:“师父,你怎么看谁都有问题?”

    “你还是小心点吧。”与我的撒娇弄嗔相比,他脸上满是凝重,连一丝笑纹都没有,“他身上,有些我很不喜欢的东西——反正老李也要去排查犯人的,不如叫他连带着盘盘底。”

    说着,他大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丢下我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发怔。迎面拂过的穿堂风没来由地叫我太阳穴突突乱跳,连带着半边脸都是木木的疼。

    这还真是祸从天降。早知道我就不拉赵黎去什么皮革厂了,这下可好,他居然起了疑心。盘盘底?怕是连他祖宗三代都能挖出来吧!那些人的手段我还不知道吗?

    我失魂落魄地瞅着窗外的一片花红柳绿,只觉得全世界都在飘雪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