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十四章 医院搜查记
    估计我的脸色并不好看,就连小李都看出了端倪。

    “你是不是晕车?“ 他向我投来关切的目光。

    我拼命地摇头,心里早就把叶景明十八代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都怪那个天杀的叶景明!S市多少全国闻名的三甲医院,去哪儿不好,没事跑我们那里住什么院!

    “按这些光点的排布顺序来看。”老张自言自语道,“他为什么一直都在这个地方徘徊?莫非是他早有准备?”

    听了这话,几个人给吓了一跳。三个瘦干儿一般的宅男加上一个小姑娘,这战斗力分分钟被秒啊。

    “要不要跟处里说声,再叫几个人?”我掏出了手机。

    “瞧瞧你们那怂样儿!“老张一脸鄙视,”没看到吗,医院旁边就是派出所。怕个屁!”

    几个人讪讪地跟在他后面走进了医院大厅。周一看病的人总是特别多,里面闹哄哄的和菜市场一样。平面图上,那些浅颜色的点主要聚集在医院大楼的内侧。如果去掉误差因素,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现在身处的这条住院部走廊上。

    兴奋挂上了每个人的脸。如果这个家伙是来这里看病,谁能说他不会再来复诊?说不定我们今天运气好,把他抓个正着呢?

    “头儿,你不觉得这些点排布得太规律了吗?”小孙盯着图纸,他的脸上满是疑惑。

    “什么意思?”老张一把抓过图纸,几个人围了上来,一起盯着它瞧。

    他不提倒也罢了,这一说,连我都发现了:这些点的运动轨迹分明是条直线,而且是那种对折的直线。除非叶景明是个机器人,否则一个正常人根本不能如此机械地直线运动。

    至于原路径回转,就更不可能了。

    “好像是什么机器的轨迹。”小李悄声嘀咕道。

    “轨迹?”老张重复道,脸上满是疑惑,“你是说——”

    还没等他说完,一个清洁工阿姨推着车子由远而至:“让一让,借个光!”

    我们几个人都瞅向了那个清洁车。笔直运动,原路回转,再加上走廊狭小到只能两人并排走。。还有比这更机械的东西吗?

    老张冲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翻垃圾桶。

    带血的绷带,破纱布,药棉.....他几乎把整个身子都探了进去,那些医疗废物随着他手臂的动作四处横飞。阿姨尖叫着想上前阻止他,却被一个红色的小东西砸中了眼睛。

    “你神经病啊!”她骂咧咧地从脸上拿下那个东西,不由得惨叫一声。——那不知是谁拔下来的智齿,黏糊糊地还拉着血丝儿。

    我还站那里犯嘀咕,小孙小李早就抢着上去帮忙了。于是更多的医疗垃圾飞了出来,浓烈的血腥气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熏熏然令人作呕。这还不算,很快三人就有了明确的分工。——老张负责掏箱,他俩翻掏出来的垃圾。

    大热天的,真是难为他们了。见他们这么不辞辛苦,我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观,一咬牙也跟着翻开了垃圾桶。

    那阿姨估计是被我们给吓着了。她像个哑了的炮仗一样熄了声,苦咧咧地憋着嘴,一脸惊慌。突然,她瑟缩着退后了几步,扭头就往别的办公室跑。周围的人也顾不上取药挂号了,一个个站那里对着我们指指点点。也许在他们眼里,我们是新一代的医闹集团,不仅闹,还扔垃圾!

    “你们过来看看。”突然,老张从垃圾桶里探出头来,那张老脸冷得像块锈了的马口铁。

    这医疗用垃圾桶为了倒空污水,底部会装个拦东西的铁栅栏。这样污水可以直接流到下一格的槽子里,同时也方便清理,不至于搞得臭水横流。我快步上前,顿时明白为什么小李小孙都是苦瓜脸了:

    一个破碎的手机,正好卡在了垃圾桶底部的栅栏缝儿里。

    还能有比这更搞笑的事儿吗?很显然,那定位服务就是个骗局。也许叶景明早就将手机丢弃,之后它被什么人带到了医院;也许他真的兜里揣着手机来看过病。至于是哪一种情形,到现在已是无从知晓。在垃圾污水的强力腐蚀下,手机芯片可恢复程度已经为0。那个该死的摊主用几个月甚至几年前的数据定位来糊弄老张,而我们,不幸地上当了。

    “就是他们几个!”清洁工阿姨带着几个保安从走廊一头冲了过来。他们个个严阵以待,手里还拎着那种长长的防暴钢叉,仿佛我们是什么凶狠的野兽一般。自从某地机场出了投掷爆炸瓶的事儿后,各地安保措施明显加强,尤其是医院这种容易搞出医闹的地方,更是警惕得近乎风声鹤唳。

    “我们是。。。”小孙张大了嘴想要解释,却差点被阿姨挥舞的扫把打个正着。旁边的人越聚越多,他们颇有兴致地看着我们被防爆叉逼到角落里,双手举过头顶连连告饶。一阵闪光灯刺过,几个小年轻对着我们拍起照来。要不了多久,我们的脸就会出现在各种社交媒体上。题目我都替他们想好了。——长乐医院惊现医闹集团,保卫处处变不惊紧急应对。

    我们情报处,可终于师出有名了。

    等我们几个从调解办公室出来,早已是傍晚时分。费了半天唇舌,院长才肯相信,我们这些一没制服,二没工作证的医闹竟然是边境保护局的。那保卫处处长站在一旁,始终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们,还时不时地扬言要打电话到情报处去问个清楚。最终被老张一条黄鹤楼给劝了下来。

    同事笑掉大牙也就算了,顶多是舔着脸丢几天的人。可一想到冯容止得意洋洋的脸,到最后还得经他的手把我们领回去。我宁可多蹲几天小黑屋。

    “我就知道不靠谱。”站在医院门口,我气急败坏地给赵黎打电话,“你快来接我,我饿了,我要回家!”

    暮春时节,四处皆是杨花点点,柳絮横飞。在这样一片下雪似的残阳晚照里,赵黎身着浅色的卡其布风衣,大步向我走来。阳光洒在他苍白无色的脸上,另有一番别样的温柔。

    “在这里!”我对着他拼命招手,心里的怨气没来由地减了三分。老天对我总算不薄,任凭浮世荒芜纷乱,终究有个人他是属于我的。他在等我回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