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二章 动物饲料走私案
    晨会上,冯容止大为光火:“剃光头!五年了,你们情报处居然一个案子都没破!”见台下的人一个个木头似的毫无反应,他狠狠地一拍桌子:“这次的象棋藏毒案给情报侦查处带来很坏的影响,三个月之内必须给上面一个说法!”

    三个月,怕是三年也不成吧。惨白的幻灯片刺得我眼睛发痛。那张可怜兮兮的小纸片被冯容止郑重其事地上传在PPT上,内容简洁,字迹潦草:“丽痕公司走私美国、加拿大生产的动物饲料入境售卖,以猫粮、狗粮为主。钱泾渭,150%%%%,林凡,180&&&&。”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线索。某天晚上,几乎可以当做摆设的举报电话响了。接电话的是个值夜班的小年轻,他心不在蔫听着,随手在A4纸上记下了这几行潦草的字。也别怪他没当回事,现场进出口贸易公司多如牛毛,本来就竞争激烈,再加上这几年经济下行,出口贸易份额减少了至少三成。僧多粥少,这些公司是各种损招阴招重现不穷,今天你蹭坏我的集卡,明天我就去写举报信黑你。久而久之,看腻了现场宫斗大戏的我们,已经把这些所谓的举报内容当成段子来讲了。

    待到这丽痕公司事发,小同志反而成了唯一有功之人,被冯容止大大地表扬一通。本着奖惩分明的原则,我们情报科背上了办事不利的罪名。整整一个上午的训话后,冯容止满意而去,只剩下我们一帮人大眼瞪小眼。

    也不能怪冯容止着急。在处长这个位子上蹲了五年,一寸光阴一寸金,他是等不及了。

    “冯容止这是要逼死人啊!”回到办公室,老张恼火地把纸条扔在桌上,“就算大罗神仙来也没用!”

    以专业的情报线索评估七要素——何人、何事、何地、何物、何时、何因、如何来判断,这线索何止是先天不足,简直是压根就没投胎!冯容止不学无术也就罢了,官瘾还那么大。一时间办公室里愁云惨雾,人人唉声叹气。

    “相关信息都搜集了吗?”组长老李问我,“就是常规的手机号关联查询、家庭住址、车辆公司地址之类的。”

    “嗯。”我沮丧地把手里的一摞纸递给他,“他在S市有办事处不假,可是人家早就跑了;保税仓库也有挂号,不过租赁期早就在今年三月份终止,其他的人员信息什么的,还得等侦查组的人。”

    老李点点头,默默地点了一根烟:“这事儿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现在咱们就搞明白这几个问题——走私的动物饲料是怎怎么进境的,走的哪条道;他们的仓库到底是在哪,怎么运的货,销售渠道又是怎么搭起来的。小谢,你继续去隔壁盯着,让平台把数据吐出来。老张,小孙,你们去楼上缉毒局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

    众人领命而去。都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此言不虚。现在国家的各个部门互相联网,数据搜集起来非常容易。唯一不好的就是那计算机运行速度堪比八十年代的286,等个几天几夜是经常的事儿。看来这几天赵黎在家得自力更生了。我睡眼朦胧地盯着电脑屏幕,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眼前密密麻麻的数据早已糊成白茫茫一片。

    农业部的网站检索不出这个公司的备案,也就是说它压根就没有进口动物饲料的资质。不仅如此,这公司在贸易平台上的进出口记录居然是个0。看来那天的举报电话不是胡说八道,丽痕公司确实有走私的嫌疑。

    这两年电商发展迅速,很多公司哪怕只是做小商品首饰地摊货的,也要做个网站摆摆,美名曰“线上经济”。丽痕亦是不能免俗,它的网站做的还不错,花花绿绿极尽宣传之能事。这也就罢了,上面马云爸爸和国外AA网,亚马逊之类店铺链接也赫然在目。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我苦笑一声,就凭这些IP地址和流量数据追踪,足以让科里学税法的小孙为他定罪。

    现在社会上往往嘲讽捧铁饭碗的人办事不利,其实只是查不查,是不是懒得理你的问题。记得我上学那会儿,小县城互联网刚普及。有个编制内的家伙躲办公室里偷偷看毛片。他觉得没啥事,毕竟历史记录也清了,瑞星也扫了毒。谁知正好赶上县里互联网扫黄打非突击行动,人家很快搜到他的活动IP,接着就第二天堵家门口了。

    这要放现在,是没什么稀奇,大家都知道要用代理IP,国外服务器。可那是九十年代初啊,互联网刚刚起步。

    资料室的破主机像犯了病一样地喘着粗气,进度条卡在33%上再没动弹过。我恨不得上去对它踹一脚,却只能干坐在那里,连鼠标都不敢晃一下。这玩意别看不中用,倒还挺有脾气,略微给点脸色就敢罢工。上回我们处拉了三天三夜的数据,硬是被一个回车键前功尽弃。

    天已大亮,估计今上午是没戏了。这几天,缉毒局那里倒是有了新突破。——他们找到了丽痕公司在L市的线下工厂。不止如此,行动小组还掌握了现场的监控录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