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十章 玫瑰花与水晶室女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真正达到了一种相看两不厌的境界。初春的空气依旧凛冽,路上的积雪还没有融化,东一坨西一坨与泥水混在一起,让人生厌。而周围的一切也是这样混沌粘稠。我时常望着窗外被风刮起的碎雪沫子发呆,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参加中考呢?什么时候,这一切才有个尽头。我和他的未来已经摆在那里。我肯定是去校本部的高中,安安稳稳开始我的高中生涯。他大概会去别的普高,甚至是技校。

    我和他就像两颗匆匆交错的星辰,相遇之后便不再有重聚。

    可能是觉得反正也考不上了,赵黎这几天越发有放任自流的趋势。从我偶尔瞥过的书皮来看,他的阅读速度明显加快了——当然,你也可以说,看的更加敷衍了。

    砰的一声,他合上了那本厚厚的小说。才上午十点嘛,这就看完了?我以为他会换本新的,谁知他竟然默不作声地把小说丢进抽屉,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

    让这一切都快结束吧。我想,等我上了高中,我就会慢慢忘记他,正如忘记从前的那些暗恋对象一样。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下午是课外活动时间。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喧闹声从窗外远远地传来,几乎要吵到天尽头。

    真是太烦人了。我无聊地从课桌里拿出一张白纸,开始画画。

    “画的是犬夜叉么,还挺像的。”突然画纸被人拿起来,我不耐烦地抬头,是李彤。她有点羞涩地推了身旁男生一把:“我男朋友。”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有些惊讶地望着他俩,发现那个男生有点眼熟。他倒是大大方方地把手伸过来:“我叫乔骁来。”

    乔骁来?这不就是那晚上和赵黎混一起的红衬衫小子嘛。啧啧,这英雄救美可以的,居然还成就了一段佳缘。

    李彤也不多话,拉起我就往外走:“校篮球队总决赛,看你们家赵黎去。”

    大老远就听见操场上的喝彩声,是他吗,他在那边吗?一想到许一梵也在那边,说不定手里拿着矿泉水什么的,正在为他加油。顿时心灰了半截。

    “不去了。”我赌气地说道,硬生生地把李彤往回拖。

    “这是怎么了?”被差去买奶茶的乔骁来回来了,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走了一半又折回去。

    “你不是和赵黎挺好的么,你劝劝她。”李彤接过奶茶,用力将吸管向下插进去。

    乔骁来递给我一杯茉香奶绿:“还生赵黎的气?他那人就那样,刀子嘴豆腐心。你被骗到灯火楼台,我从来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幸亏许大小姐是个女的,他不好动手。否则以他的脾气,非得把她碎尸万段不可。”

    是么?我瞟了他一眼,嘴上依旧不依不饶:“那天在灯火楼台,你没听许一梵说么,他居然......”

    “他不是那样的人。”乔骁来低头喝了一口奶茶,认真地看着我,“吴远峰是他堂舅不假,那又怎么样?该干的活一样不少。我俩在那里就是个切水果的小工,那些烂事不是我们能管的着的。“

    ”许一梵说的照顾什么的,是什么意思?“她一脸的绝望和哀伤还浮现在眼前。仿佛两个人有什么很深的羁绊一样。

    ”那就不知道啦。”乔骁来说道。一扬手,喝空了的奶茶杯飞出一道潇洒的弧线,砰地一声落进垃圾箱。“就冲着他跑了二十里路来救你们,你也得相信他吧。”

    相信相信,那也得给我个机会啊。这两天我们俩哪还说过一句话。就算我轻信于人,那天分别的时候,他说的话也太难听了吧!远远地传来哨声,人群的欢呼在空气中骤然炸开。比赛结束了。谁赢了?我撒腿便向那边跑去。大老远我就望见自己班同学脸上的笑意满满。身为前锋的赵黎被他们团团围住,大家正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

    “玫瑰花!”有人发出一声惊呼。许一梵身着白色长裙,手捧一束玫瑰向校篮球队的成员走过去。围观的人群自动为她让出一条小道。她这是要做什么?当面表白?

    “我代表文科班的女生,向篮球队的英雄献花。“她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一拉,花束的丝带便轻巧地滑落下来。那花瓣艳如鲜血,上面的水珠晶莹剔透,仿佛是刚从园中采摘的一般。微风吹起她轻盈的白色桑蚕丝长裙,无形的微光在她身后轻盈闪动。越发显得整个人如仙子般飘逸,无尘无埃。

    她就这样带着盈盈笑意,把玫瑰花依此分给了犹自擦着汗的队员们。那些人只顾张嘴傻笑,几乎连花都接不住了。这一刻,她俨然是一位视察军队的公主,如此高贵,却又如此谦卑。等到赵黎,她踮起脚尖,轻轻把那支玫瑰别上他的衬衫扣眼。阳光洒在他们年轻的脸上,美得就像那些贵族世家挂在墙上的肖像画。所谓的金童玉女,莫过如此。

    见此情景,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众人仿佛从这对璧人的身上,看到了他们所向往的爱情模样。

    如果我是赵黎,我也会喜欢许一梵的。我默默地往回走,心情异常平静。这就像拳击比赛,如果对手和你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还是早早认输为好。

    ”哗众取宠。“李彤不屑地说道,上来挽住我的手臂。她对赵黎有火气,连带着乔骁来也被殃及,把他一个人撂在后面不管不问。那家伙只是在后面怪声大叫:”等等我——“

    我暗自觉得好笑,不知不觉间放慢脚步。乔骁来总算赶了上来,他一开口就语惊四座:“赵黎喜欢的人是你!“

    真是一派胡言。当我是三岁小孩来骗吗?他见我毫无反应,不由得急了起来:“我和你打赌!”

    ”赌什么?怎么赌?“我没好气地转身看着他,“你角子机玩多了吧。”

    “赵黎最讨厌的英雄是水晶室女。如果没的选,他宁可不玩!“他气喘吁吁地说道。

    所以呢?难道叫我去和他打DOTA?

    篮球队的人正忙着庆功,留给我的时间很充裕。这个所谓的赌局我压根就没想赢,纯粹只为泄愤。那天他的话实在太伤人了,什么叫我少去惹她?我才是受害者吧!

    赵黎爱干净,从来课桌都整整齐齐。一想到他看见衬衫的表情,不由得心里一阵暗爽:不蒸馒头争口气,气死他!

    我用手机点开他传送来的图片。这就是水晶室女?整个就一波霸嘛,难怪赵黎不喜欢。

    “你要什么赌注?“我尽量放平语气,不让他察觉我的隐隐期待。

    ”骨肉相连!输了你要请我吃!“他乐呵呵地说道。

    我听了不禁翻了个白眼,这小子真是个吃货。李彤怎么看上他的?

    画犬夜叉的颜料还剩下一些,我也不管颜色对不对路,拎起最大那号的画笔,刷刷刷地就开始在衬衫上左右开弓。说到底,我并没上过几节绘画课,就算在平时也只敢求个神似。再加上勾描轮廓的时候,许一梵那张得意洋洋的脸老在眼前闪过,我不知不觉中把一腔怨气全发泄在了笔尖。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还DOTA女神呢,那分明是个史前类人猿。

    乔骁来拿着它左瞅右瞅,末了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抽象。“

    何止是抽象啊,能认出那是什么玩意的人,脑洞怕是已经突破天际。

    我是公报私仇,乔骁来却有不同看法。他认定赵黎会开心地把衬衫穿在身上,无论图案有多么面目可憎。对,他赌的就是这个。这真是天底下最无聊的赌局,就算乔骁来推论正确,那又能说明什么?

    说明赵黎真的很看重你啊。一个声音在我心底悄悄响起。

    ”他来了!“李彤悄声说道。我赶紧把他的t恤衫塞回课桌。

    赵黎坐下来,可能是觉得气氛有些异常,向我投来了探究的眼神。我装作不知道,只是低头猛看课本。几乎要把它瞅出个洞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那边毫无反应。我如坐针毡,几乎都有些后悔了:他一定会生气的,那么爱干净到几乎有洁癖的人。要不我认个错算了。我真是吃饱了撑的!该死的乔骁来!我心里已经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班长推门进来:”现在排队照相。“坏了,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下午要拍身份证照片的。初次申领身份证,有效期是十年。这么丑的衬衫,平时穿都很惊人,这要是上了身份证,天啊。我不敢再想下去。

    赵黎把书放进抽屉,伸手就去桌洞里够衬衫。我的脸已经涨得通红,几乎要夺门而出了。我什么也不知道!我错了!

    ”呵。“只听耳边一声轻笑,”有意思。“

    我实在忍不住了,抬头去看他。他穿着那件怪里怪样的衬衫,越发不伦不类。奇怪,他怎么知道是我。。。。。

    ”你的手。“他向我投来无奈的眼神。

    我忙低头,可不是,手背上一抹蓝色污渍,和水晶室女的颜色一模一样。他不再说什么,起身去排队。水晶室女迅速引起了大家的围观。那画比野兽派还野兽,水晶室女按理说也是游戏中的女神,在我的笔下彻底变成了东施她姥姥。赵黎又一次成为了话题焦点。故意出风头的非主流。杀马特家族。他们的想法毫不隐晦地写在脸上。

    灭绝师太也看见了,不由得皱了眉头:”怎么穿这么个衣服!“

    赵黎也不理她,一屁股坐下就不动了。一道亮光闪过,他的微笑在小相片上定格,连着那个呲牙咧嘴的水晶室女。

    好吧,我输了。输的我整个人都开心得不得了。我飞奔向奶茶店,点了十串骨肉相连,举着它们就跑往教室跑。大老远的我就对着乔骁来喊:”你赢了,你赢了!“

    他脸都绿了,可着劲对我使眼色。我有些迷惑不解:”你赢啦,他真的没生气唉!“说着就把骨肉相连递给他。

    他的脸上已经是欲哭无泪。”这是你们的赌注?“角落里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赵黎合上书,抬头问我道。

    我大为窘迫,他什么时候坐那里的?赵黎把书扔进抽屉,对我说道:”跟我来。“

    什么?我一犹豫,他已经大步走远了。我一路小跑跟在后面,忙不迭地开始道歉:”我错了,你别生气。、。“

    他没理睬我,只是在操场樱花树下停住了脚。Y市曾经是日本殖民地,在此侨居的日本人不惜万里从故土移植了许多珍贵的樱花品种,比如这一棵晚樱。

    树上只是密密地打着花苞。已经是清明时节,前不久的一场倒春寒延迟了它们的花期。

    ”许一梵送我花,你不开心对吗。“他很认真地问我。

    何止是不开心,简直如丧考妣好吗。可我脸皮再厚,也不敢当面承认啊。我一声不吭,权当默认了自己的不满。他也没说什么,伸手从樱花树上折下一根花枝。没开就折下来,不可惜吗?他转身把花枝递给我,我有些搞不明白他的意思,迟疑地接了过来。

    那花苞已是半开状态,重叠繁复的花瓣里透出一抹绯红。赵黎低头,用双手捂住花苞,从指间对着它们轻轻一吹。

    那一口气犹如魔法,花朵在他的指尖悄然绽放。我惊呆了,难道赵黎其实是个花神?花神不都是女的吗?还没等我开口询问,花朵骤然萎谢,只有一片片花瓣在空中迎风起舞,证明它们刚才的短暂怒放。

    赵黎伸手,轻轻拂落了我头上的妃色花瓣。他身后的一树浅粉兀自摇曳,仿佛下一秒,就要因为他的温柔笑意而灼灼绽放。他低头望着我,眼神是那样明亮,如同闪动波光的林间溪流。一瞬间我几乎为曾经的猜疑而惭愧了:有这样清亮眼神的人,我本该相信他的。

    我只是傻傻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风无声无息地从我们中间划过,吹起的万千花瓣是光阴的注脚。让这一刻再停一会吧,让我再好好看看他。再有三个月就要中考,明年的这个时候,他会在哪里?毕业后的我们,也会像这些随风凋零的花瓣一样,从此天各一方,不复相见吗?

    ”那衬衫,我很喜欢。“静默里,他的声音如和煦春风拂过我的耳畔,”不过下次别画水晶室女了,画暴风之灵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