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豪门案中案 > 第八章 灯火下楼台
    “她是谁?”许一梵瞅了我身后的李彤一眼,“和你一块来的?”

    “哦,我朋友....”我扯谎道,“她也想找个兼职。”

    “好吧。”她似笑非笑地说道,“走,先坐37路公交到台门西路。”

    千灯摇曳不绝,仿佛整条银河的星辰都坠落在这一条街上。真没想到,人迹寥寥的台门西路,晚上还有这样一番面貌。且不说两边酒吧KTV鳞次栉比,就连店门挂着铁锁,一副惨淡模样的小铺子,现在也是霓虹迷离,人影幢幢。身着黑色制服的清秀小哥,伸出戴着白手套的修长手指,俯身引导一辆辆高级轿车驶入车位。习习海风将薄雾弥散开来,将这夜晚调上了三分朦胧之色。缠绕在悬铃木上的星状坠灯,在微微地眨着狡黠的眼睛,仿佛是神秘女子的惊鸿一顾。

    “你确定去的是饭店不是酒吧?”李彤悄悄对着我咬耳朵,“怎么感觉这么.....诡异。”

    何止是诡异,若是突然出来个打着灯笼的妖精我都不稀奇。传说里的鬼市也莫过如此。

    “到了。”走在前面的许一梵突然停下脚步,我抬头,“灯火楼台”四个字出现在眼前。

    如果说刚才还算是期盼一番奇遇的精灵幻境,现在只能说是进了盘丝洞,见到了画皮蜘蛛精。几扇格子窗半开半闭,正对着东面的千寻深海。习习凉风正缓缓从海上吹来。室内灯光幽暗,并不能看清里面的具体装潢,只有盘龙柱上大朵大朵绽放的檀制牡丹花,在无声无息地昭显房间的奢侈华贵。靠墙的酸梨木桌上,仿古铜香炉幽幽地散发着浓郁甜香。墙上是一幅巨大的古画,浮世绘风格的十二时美人图。旁边还有一行瘦金体小字“远峰先生雅正。”

    屋里只有几个女人。仿佛今天是什么重大的日子,桌上罗列着各式瓜果拼盘和茶点,几乎要把盘子都堆叠起来。中央一个明晃晃的盖盘,上面放着一把银质餐刀。这些女人身穿丝质长裙,裙角点缀着繁复的重工刺绣,图案或是花鸟,或是连绵不断的吉祥纹。她们懒懒地坐着,宽大的裙摆随风飘荡。衣料在她们纤细的脚踝间闪着明灭不定的光。我在外婆的旗袍上见过这种华贵轻柔的料子。那是价值千金的织锦,曾经只有后妃贵女才能拿来做衣服的高级丝织品。

    见我们进来,她们并没有什么反应,依旧继续着之前的话题,水晶指甲敲在桌子上砰砰作响。笑声像风中银铃一般飘摇不绝。只有其中一个年长的女子微微改变了一下坐姿:“你来了?”

    我一愣神儿,却听到身边的许一梵回答道:“嗯。”

    那女子有点好奇地瞅了我和李彤一眼,声音依旧慵懒:“这是你带来的?”

    许一梵的脸上忙挂上了笑:“是啊,我同学,说要找个工作。真是麻烦于姐了。”说着拉了我一下:“这是我们大姐大,于姐。”

    “于姐姐好。”我忙说道。

    她这才缓缓起身,上下打量着我,那眼光里仿佛有钩子,要将我从内到外翻个个儿来。我第一次被人这样毫不留情地打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嗯,先坐下说话。“她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是认可了吗?我和李彤惶惶然坐下来。两个人虽然精心装扮一番,还是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仿佛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的窘迫。那几个女人不说话了,纷纷地向我们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

    显然我们引起了她们的注意。可那话语声也只是停了一秒,接着又是一阵窃窃私语。如同蚕吃桑叶般拂过我们的耳畔。

    “等会儿老板来。今天我们有个人过生日,一起吃蛋糕吧。”于姐并不理会她们,伸手掀起了盖盘。里面有几块剩下来的点心。她拿给我一块,我亦是不好推辞,只好默默接过来,小口小口嚼着。待吃了大半块,方才敢抬眼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个大房间有点像旧时的花厅,隔断了前开着的大门和后面的走廊。门口也和别的地方一样,站着两个指挥车辆往来停放的清秀小哥。花厅中间是一溜沙发,也就是我们坐的地方。后半部左侧是个吧台,上面陈列着各种洋酒,还有倒悬着的高脚杯种种,和别处普通酒吧的布置相同。吧台右侧面是一条仿民国小洋楼的回旋长楼梯。扶手栏杆都是木质的,上面一样雕刻着大朵的牡丹花。至于后面横着的一条走廊,墙壁上挂着厚厚的壁毯,绣着不规则的几何图案;走廊每隔几米便有一盏琉璃灯,灯烛上垂着密密的水晶串子。微微带着蜜色的光芒从里面映照出来,越发显得整个前厅人影匆匆,神秘莫测。

    “我觉得这气氛有点怪。”李彤悄悄地对我说,“这饭店的灯光,也太暗了吧?”

    我正被奶油蛋糕的甜腻堵住喉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

    她正要开口,突然听见于姐笑盈盈的声音:“吴总,您来了。”

    一个约莫四十岁出头的男人踱步而来,他的半个脑袋已然谢顶,肥厚的胖脸上一对小眼睛闪着精明的光。他犀利地扫了我们一眼:“这就是新来那两个?”

    我和李彤连忙起身,他洒脱地一挥手:“不必客气,坐,坐!吃饭了没?过会让厨房给你们做顿夜宵。”

    “吴总客气了。”我连忙推辞道,”不知这里是怎么个工作法?“

    ”她没说?“他半是嗔怪地看了许一梵一眼,指了指后面的长廊,”现在客人们还不多,过会儿就都来了。“

    ”你们的工作就是陪他们说说话,偶尔喝个酒什么的。“他笑道,”晚上12点半下班,有车子送你们回家。很安全。“

    不是打扫卫生么?这和许一梵说的不一样啊。窘迫中我灵机一动,开口道:”那我们先看看吧。“

    吴远峰大概看出了我们的犹豫,也并不坚持下去。只是笑着摆摆手:”你们先坐着玩会儿。不急,不急。“

    我们俩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木偶般僵在那里。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门外隐隐传来停车的声音。客人们步入前厅,清一色全是男人。他们的衣着打扮,多半是休闲装之类。仿佛纯粹是为了放松而来。想必这些人早已是轻车熟路,前厅那些华贵摆设,无论是香炉,壁画还是雕花,都根本不能引起他们的丝毫兴致。男人径直走到沙发前,对着她们懒洋洋地挥了挥手。那姿态仿佛是一位土耳其皇帝驾临他的后宫。

    ”安总您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何止是酥人筋骨,我要是男人,定然三魂六魄都要被勾了去。这是谁啊。我寒毛遍竖地望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却见那个张姐飞快起身,小碎步奔上去挽住了他的胳膊。一改刚才对我们居高临下的傲慢之态,表情分外恭顺温柔。

    “您好几天都没来了!是最近很忙吗?”

    “汪总,欢迎您大驾光临。”

    一时间欢声笑语连绵不绝,空气中洋溢着热闹和欢快的味道。连那一贯暗淡的琉璃灯仿佛都因此更加明亮。女人们起身,她们华贵的衣裙在地上婆娑作响,捉摸不定的甜香从袖间扩散开来。就这样,女人们一个一个地跟着他们离开了沙发,缓缓消失在长廊尽头。我和李彤瞠目结舌地看着,越发地坐立不安起来。

    时间在这里过得仿佛也比别处慢些。看窗外的天色,不过是八九点的光景,对我来说却像是已经过去了千百年。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实在忍不住了,站起来打算找许一梵问个明白,却惊异地发现她早就不见了。

    这时,几声轻轻的嘀咕声传入我的耳朵,是那几个剩下的依旧坐在沙发上无聊的女人。

    ”好像那边那个比较好看一点......“短发女人说。

    ”差不多嘛,都是青果子一样的。“另一个人语带不屑。

    ”也不知道......呵呵呵“她巧笑着扫视我一眼,

    ”说不定人家没结婚呢。“另一个人懒洋洋地答道。

    ”那也不一定嘛,说不定像许.......“她笑着用扇子遮住半张脸,只余一双眼睛骨溜溜地向外面窥探。

    我听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但直觉告诉我那肯定不是好话。”我们走吧,“我对李彤说,”这不是正经人来的地儿。“

    ”什么?“她还是有些懵懂,迟疑地问道,”那许一梵......“

    “肯定跟他们一伙儿的!“我咬牙切齿地说。起身拉着她就往外走。

    不料站在门口的小哥伸手拦住了我们:”抱歉,没有我们老板的允许,工作时间不能离开。“他的动作虽然轻柔,但语气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谁说我们要在这里工作了?“李彤对他嚷嚷。她正要发作,却看到门外几个人围了上来。那些如同鬼影一般在门前小巷里出没的人,此时不约而同地簇拥在店门口,将我们堵了个严实。他们身形魁梧高大,脸上的神情阴沉不定。其中一人脸上还带着刀疤,好像曾经有人在他脸上劈过一刀似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见情况不妙,忙把她拉了回来,强笑道:”我就是......想上个厕所。“

    ”厕所在后面楼梯口右拐。“小哥依旧彬彬有礼。我和李彤颓然折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硬闯是不行了。手机就在包里。可书包一进门就交给小哥了,它现在正安安稳稳地放在吧台的格子架上。我现在冲上去拨号求救,估计会被毫不客气地控制起来。怎么办?

    两个人闷闷地对着头不说话。我坐在那里故作镇定地喝着茶水,突然心里有了个主意。

    ”咱们去厕所。一起去。“李彤茫然地望着我,我对她挤挤眼,顺手把桌上的餐刀揣进了裤兜。

    李彤惶惑地跟在我后面,看着我从包里翻出一沓卫生巾,在小哥的注视下,不慌不忙地朝卫生间的方向走。

    今天我穿的雪纺连衣裙袖口特别大,乍一看很像一朵开着的牵牛花。平日里我嫌弃它的拖沓,现在却成为我遮挡小哥视线的重要道具。手机已经踹在了手里,那冰凉的金属外壳让我的心也莫名其妙地静下来。

    怕什么?我给自己打着气。再说了,故事里不都说卫生间是绝佳的逃生之地么?总归有个向外开着的小窗户吧?实在不行,就跳窗!

    “哎呀,你们这是去哪儿啊。”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瞬间打碎我所有幻想。是许一梵,她从回旋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一身高挑的百蝶穿花苏式长旗袍,细高跟落在台阶上嗒嗒作响。那声音在我听来格外刺耳,像是某种倒计时的秒表。

    “你们还真是要好,去卫生间都一块儿。”她半开玩笑地说道,虽是满脸笑容,那双眼睛却不带丝毫笑意。

    “在学校不都这样么。”李彤也学聪明了,一边说着,还轻轻牵起了我的手。

    “让你们呆坐了这么久,是我的错。”她指着楼上,对我俩发出邀请,“我的休息室就在二楼,来坐会吧?”

    我抬头望着楼梯尽头,那里依旧影影绰绰看不清楚。唯有一盏小灯在壁角发着幽暗的光芒。我们要去哪里?那真的是她的房间吗? 可在这里坐着,终究不是办法。

    事已至此,那就见招拆招吧。

    ”好。“沉默里,我开口轻轻应道。拉着李彤慢慢步上了台阶,将那些奢华迷离抛在身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