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历史军事 > 乱三国之君汉 > 第0056章 灵气不够
    翌日,刘平与刘珌在散朝之后,随着吴伉来到了未央宫。

    见到正搂着一位娇美人喝酒的刘志,那脸色已经开始发暗,眼窝深陷带黑,脖子略微浮肿的样子,刘珌心下暗暗摇头。

    纵乐纵乐,纵了怎么乐?

    刘志的身体都这样了,居然还不知道节制收敛一点。

    哎……

    心下慨然,但刘珌面上不显,赶紧随着父亲一起行了个大礼:“参见陛下,愿陛下千秋万岁,长乐未央!”

    这会儿真的见到刘珌,且看着很是恭敬有礼,虽有机灵却不出格,刘志一时还有些许意外。

    这样的人,就是吴伉赞赏有加的?

    松开搂着田圣的手,刘志招了招手,说道:“皇弟,珌儿,快快起身。还有珌儿,何须如此客气呢?你可是朕的皇侄,快快起来。”

    知道下边来的那个小孩子正是刘珌,坐在一边的田圣,也是在暗暗地打量着。

    这个颇为贵气的小孩,真的会是陛下的贵人福星?

    不过,这小孩子倒是长得不错,虽然看着懵懂,却浑身透着沉稳,确实是难得。

    顶着各人的目光,刘珌行完礼后,厚着脸皮回道:“多谢皇伯父。”

    君君臣臣的,还是守着点好。

    不过,刘志承认他父亲是皇弟,而他是皇侄,这倒是个好现象。

    宗亲这般多,但能够得到皇帝的认可,那可就大不同了。

    见刘珌站直后,懵懂地抬头,刘志这才好好地打量着刘珌。

    容貌上,刘珌有着刘平的优点,又更胜一筹,年纪虽小,却已很是引人注目。

    当然,若是那双桃花眼能够多些神采,多些灵气,那就更好了。

    只是可惜,懵懵懂懂的,虽然守礼乖巧,比之同龄人是要好许多,但也不甚出彩,不过还是个垂髫小孩儿罢了。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做派,看来刘珌不会是让他忌惮的异星了。

    但是这个侄子,真的会是自己的福星吗?

    虽然心下有些疑惑,但刘志终究没有问出声,赶紧让刘平与刘珌坐下。

    席间,刘志都有些心不在焉的,让刘平与刘珌都有些紧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出了疏忽而让刘志不喜?

    好在,刘志并没有发怒,宴席虽然有些沉闷,但刘志待他们父子的态度还算是不错,这一关,也是相安无事了。

    直到宴席后让刘平与刘珌退下之后,刘志还在那若有所思。

    这时,吴伉应刘志的旨意,回到了清凉殿。

    看到了吴伉,刘志本想让田圣先退下回避的,但一想到那日田圣已经知晓,再听多些也是无妨,便也没有下令。

    更何况,刘志确实属意,让田圣为他诞下皇子,他也好让田圣实至名归地成为他最尊贵的女人。

    邓家,确实是有些过火了。

    而窦家,却又更为他所不喜。

    若是田圣当了皇后,至少是个懂事的,在外戚这一块,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一些,都是刘志已经在心中反复衡量过的。

    此时,刘志看向吴伉,直接开声问道:“吴卿,珌儿已经来了,这上天的旨意,又是会如何成就呢?朕,还需要做什么?”

    对于陛下的问题,吴伉也无法确定地回答。

    虽有卦象指示,但具体怎么行这一点,吴伉却也不是很明确。

    卜卦的解释,确实是刘珌命中带木,于陛下有益的。

    可事情真的会如何成就,他也不知道啊。

    如今陛下问起,吴伉想了想,还是如实回道:“回陛下,仆又占了一卜,卦象未变,但帝星却已然变亮,有兴旺之意。如此看来,陛下定是能够从刘公子得益,迎来皇子诞生的。只是……”

    停顿了一下,吴伉又继续说道:“此卦,仆已将卦象禀告陛下,未有隐瞒。至于事当如何成就,在于天时,地利,与人和。”

    听来听去的,刘志至少知道一点,吴伉当不是在骗他,刘珌的到来,该是真的会起到作用的。

    因此,刘志也就静静地看向了吴伉,听他如何分解。

    吴伉也是不急,又接着说道:“陛下,公子的命中带木,确实于陛下有益。陛下福泽深厚,公子一来,陛下的运势更是强盛起来,皇子,也该是差不多了。”

    听了吴伉的话,刘志垂眸沉默了好一会儿。

    虽然说,他的运势因着刘珌的到来更见强盛,但这一点,却还是让刘志有所忌惮。

    能够影响到他的帝星运势,刘珌这人,究竟是有什么瞒着他的?

    而那尚未找到的异星,又会是如何影响到他,影响到大汉的未来?

    但细想一想,刘珌还年幼,尚不成器,不足为患。

    若非如此,上天为何还要如此让他得到皇子呢?

    终归,他还是得了好处的。

    若是他真的能够有皇子的话,一切的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

    只要他再扛几年,待皇子长成,谁人又能动歪心思胡来呢?

    不过,这一些事情,他还是得再问一下。

    抬起眼来,刘志忽而问道:“吴卿,你说珌儿是什么命格?”

    早就料到会有此问,想到刘珌赠与他的那本残本,吴伉暗暗叹了一口气。

    陛下显然是对刘珌并不太放心的,否则也不会三番两次地试探他了。

    可按照他的卜算,刘珌确实于陛下无碍啊。

    这也是他能够替刘珌说好话的原因。

    当然了,那本《本经阴符七术》的残本,他得到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些。

    敛了各样的心思,站在那儿,吴伉只得恭声回道:“陛下,东汉为火,公子又是命中带木,虽是不及那日异星那般的纯粹,可木生火,只会助燃火德,无法与火相抗衡。”

    隐去心中的那一点疑惑,吴伉又补充说:“木生火,公子既是得了上天庇佑,沾了陛下福气,得以成才,又会助生火德,乃是大汉之幸,陛下之福星。”

    卦象所指,但星象再次被掩藏起来,天机,似明似暗,让吴伉也是有所担心的。

    可陛下的帝星,因着那日异星的星变,反倒是变得旺盛璀璨起来,这才是让吴伉最为不解的一点。

    但终究,事情并未完全显明,他也不好妄言,以免将事情搞砸,他会遭受反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