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宋有种 > 第447章    天理保佑,南宋不亡!(求订阅,求月票)
    什么?也开一个儒学宗廷?

    这是要分裂儒学吗?

    不对,儒学本来就不统一啊!

    儒学又不是国家,从来就是学派林立,各讲一套。根本不存在天下儒门遵从一人号令的事儿!

    而儒学宗廷一旦出现两个及以上,那么宗廷的神圣性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如果宗廷不再神圣,那么赵楷的大义名分就得减半打折了。

    赵桓和崇政殿内的几个大儒的眼睛都亮了,忽闪忽闪的看着有些木讷的李侗。

    不过李侗并不是为了坏赵楷的事儿才提出另立儒廷的,在历史上他学成之后就回家当地主,关门做学问。在家里宅了四十多年,也没想过要出仕当什么大官。

    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儒家学者。

    他提出要另立儒廷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认为赵楷所选择的儒学路线太片面、太繁琐,也太高端,还不一定能直指大道,好像也很难教化人心。

    李侗在众人的注视下,侃侃而道起来:“以天策将军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多半是伊川先生的门徒。因而强调格物致知和万物皆有理,认为只要深入探究万物,就能得到其中的理。如果能得万物之理,就能得到大道。

    而且天策将军和魏国公鹏举先生还一起总结出了一些格物穷理的方法......可见他们二人都是伊川门下的高人。”

    额,他把岳飞也当成了伊川门人、理学大儒了......不过通过研究火炮得出了一些格物之法的岳飞,的确对伊川先生程颐之学大有助益,说是理学大儒倒也没错。

    所以这个岳子他是做定了!

    实际上,伊川先生程颐和后来的朱熹,他们二人学问的核心,并不是“存天理、灭人欲”,而仅仅是“存天理”。

    灭人欲仅仅是存天理的手段之一。

    而要存天理,首先要明天理,而明天理,就得格物穷理......也就是要学好数理化!而要学好数理化,就要适当灭掉一点人欲。

    所以这个“存天理、灭人欲”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教导小孩好好读书,学好数理化,考上北大清华——这叫存天理!

    而为了用功读书,就得少玩游戏,不看东洋动作片,也别整天把心思用在早恋和吃喝玩乐之上——这就叫灭人欲!

    如果再往深一点说,你一大科学家要搞科学研究去明天理,那也得适当的灭掉一些人欲......因为许多明天理的项目不是很赚钱啊!没有钱怎么满足无穷无尽的人欲呢?

    如果心中只有“人欲”,那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明天理了......就去赚大钱、赚快钱满足自己的人欲了!而人欲有尽头吗?

    好像也没有,钱也不嫌多。如果不能适当灭掉一点,搞到最后就只有人欲,没有天理,说不定还会伤天害理!

    不过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不会存天理,只会灭人欲!

    这就不行了!

    这就等于一家长只知道管住孩子贪玩的人欲,却不让他去上学......一文盲再乖,也考不进北大清华啊!

    而这个理学格物格了几百年,连毛都没格出一个,这说明他们根本不会格物啊!

    不会格物,就剩下灭人欲装道德君子,而且不仅自己装,还强迫别人装,这就让人讨厌了。

    而且,灭人欲只是存天理的手段,而格物明天理不是人人都干的。这是少数精英的责任,大部分人没那么聪明。

    同时,大部分人也没有会影响到存天理的大大的人欲可以灭......只有剥削阶级才有很多人欲,劳动人民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哪有那么多人欲可以灭?

    所以不会存天理,同时又将灭人欲扩大化、绝对化,那就相当反动了!

    而岳飞在赵楷的启发下,不仅格炮有成,而且还总结出了“简单归纳法”和“假说演绎法”。

    这两个方法,再加上赵楷提出的“实证研究法”,理学就有了一些格物明理的理论工具。

    也就是说,理学现在会一点格物了。虽然只会一点,但已经入门了。

    而入了格物之门的理学,大兴已是必然!

    但是走上了格物穷理之路的理学,已经出了“高端化”和“精英化”的苗头。

    毕竟格物这事儿本来就高端很小众啊,不是面向大部分人的!

    而赵楷虽然意识到了儒学出现了“脱离群众”的问题,也想通过“大办学堂”和“礼下穷人”的办法扩大儒家的基础。

    但是受制于理学格物路线的高端,又出于照顾府兵集团以巩固自身统治的需要,赵楷的“大办学堂”主要是为府兵子弟办学......真正的目的还是培养军事精英用于殖民战争,同时避免府兵集团腐朽堕落。

    而“礼下穷人”又依附于办学,所以必然会演变为礼下府兵。

    这样的路线执行下去,二三十年后也许会有二百万接受过良好教育(相对中世纪而言),拥有理学精神和强健体魄的府兵和军府丁余。

    虽然很厉害,足以维持赵楷的王朝,也许还能持续对外输出武力,对内慢慢改造社会。

    但是大宋全国有多少人口?二百万人只占多大的比例?

    李侗自己就是二程的再传门人,不仅精通尹川先生的学问,也深知明道先生的学问。当然也知道两位程先生的学问有何利弊?

    二程兄弟虽然被人合在一起奉为理学宗师,但他们俩的学问其实是两条路线。弟弟尹川先生程颐是“数理化”理学,哥哥明道先生程颢的学问则是偏重本心,认为万物本属一体,只要把本心修好了,自觉达到与万物一体,就能明天理、存天理了,因此不大注重外在的知识,也就是不注重格物致知了。

    李侗本是杨时的弟子,而杨时是程颐的弟子,他自然是倾向于格物致知的。

    但是参加完了第一次儒门大会后,他已经发现了理学的弊端。

    李侗侃侃而道:“虽然天策将军学究天人,已经找寻到了格物致知的门径,还想以此道教化世人。但是格物之道非常艰难,在下闭门格物十余年,但未尝穷尽一理,可见其难!万物之理何其多?怎么可能一一格尽?

    而明道先生当日也正因为知道格物之难,才偏重本心而忽视外知。如果本心可以达到与万物一体,自然就能明理存理了。而修心才是世人明理存理的办法啊!”

    这大约就是心学的路线!讲究内心成圣。用后来的心学宗师陆九渊的话说,是一门“简易工夫”,不管怎么说,总比穷尽万物之理要简单吧?

    后世内心成圣的大儒有不少,而穷尽万物之理的外星人有没有还很难说......

    而且内心成圣的事情很难证伪,你到底“圣不圣”的,只有你自己知道,别人怎么搞得明白?

    而穷尽万物之理这事儿就容易证伪了,搞个可控核聚变的发电站来点个灯泡,造个光速宇宙飞船来送个快递。

    如果真的要让儒学往宗教的路上靠一靠,修心肯定比格物更好。

    “延平先生的意思是以明道先生的学问为主,开创一个儒家南宗?”李清照已经明白李侗的意思了,不过她自己其实是“理学路线”上的人,所以多少有点抵触。

    李侗点点头道:“天策将军想要大兴儒学以教化世人,但是却选了曲高和寡的格物致知,是必然不会成功的。而明道先生的学问如果可以发扬光大,才是真正可以教化亿万斯民之法啊!”

    “延平先生的明道门人?”李清照有些不解,据她所知,李侗还是很认真的在格物的。

    李侗笑道:“易安居士差矣,两位先生的学问殊途同归,并不是针锋相对的。在下可以既格物致知,又修行本心。”

    这个办法比较好......万一格物失败,还有内心成圣的路线。

    他顿了顿,又道:“但是对天下生民而言,成圣之路只有修行本心一徒,格物致知是不可能的。”

    这个说法肯定是对的!

    “对对对!”耿南仲拍着大腿笑道,“天策将军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还敢妄称儒家学宗,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啊!官家,您不如以吴国王之名,召开儒门大会,并且指出天策将军之谬,然后再宣布修心成圣之道。这样天策将军就很难窃据儒学宗师之名了!”

    吕本中也道:“耿相公说的对......天策将军想要以儒廷号令儒学,以儒学教化生民的想法是对的,但是他的做法却错了。这就是官家您的机会啊!”

    邵溥连连点头,“官家,您现在只要登高一呼,召开儒门大会,提出修心成圣,您就是名垂青史的巨儒了!”

    巨儒......比大儒还要大的儒!

    赵桓当然动心了,于是就点点头道:“也罢,朕也是精通学问的!现在就让天下人看看朕的学问......朕要召集天下鸿儒,两个月后,不,一个月后,就汇集江都,共商振兴儒学,再议共建儒宗之事!”

    江都?为什么是江都?

    崇政殿内的大儒们马上就觉出不对劲儿了......你这还是要跑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