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宋有种 > 第196章   燃烧吧,长城!(求订阅,求月票)
    万里长城河南段的中央,在大约六七里长的战线上,宋金双方的攻守之战,正如火如荼的展开。

    此处六七里长的城墙,并不是连续不断的整体,而是分成了三段,每一段的长度都不一样,但都在两里朝上。两段之间都间隔十步左右,是战士们进出的通道,当金兵逼近的时候,则可以用拒马枪和塞门刀层层封堵。因此这六七里长的城墙,也可以看成三个独立的堡垒,其中一个或两个被攻占,余下的那个依旧可以独立坚持。

    而在三段长墙的东南一边,还有一万多“红巾军”——就是那些红巾包头的民壮。在长墙遭到金贼猛击的时候,他们既没闲着,也没逃跑,而是在讲官和各州乡军的军官督促下忙活起来,还不是发出一阵阵的呐喊欢呼。看来赵楷给出的画饼,还在发挥作用!

    这些“红巾军”们或是在长墙后面用大车和米包(可以从长墙背后的坡道下挪一些出来)码起一道临时的防线。或是整好队伍,备好刀盾弓箭,准备投入战斗。还有一些则找来了许多干草,堆放在长墙背面的斜坡下方......

    而激烈的厮杀,首先在汝州军防守的一段长墙上展开了!

    牛皋的汝州军一共五千多人,被他分成了三部分,其中的两部总共约五千人守在两段两里多长的长墙上,余下二三百精锐都披重甲,扛长斧,在靠近赵楷所在的长墙和一段由汝州军防御的长墙下待命——汝州军和羽林骑士们一共守着三段长墙,赵楷和羽林骑士们居右侧,中间和左侧的城墙,都由汝州军守着。

    三段城墙当中,遭到最猛烈攻击的当然是赵楷所在的长墙!金兵仿佛潮水一样的向赵楷的六纛和认旗涌去。但是却被2000支轮番发射的神臂弓打得死伤惨重,特别是那些扛着土包想要填壕的阿里喜,更是成为了羽林骑士们的重点打击对象,一排排的倒在了壕沟之前!

    因为填壕的阿里喜兵死伤太重,所以挡在金兵跟前的壕沟暂时没办法填上。有一些立功心切的金兵等不及,直接跳进了壕沟,一跳下去才知道不对!

    壕沟底部不仅撒了铁蒺藜、木蒺藜,还插了许多削尖的木桩。跳下去的金兵顿时就着了道,大腿、小腿、脚面都被扎穿了,剧痛之下,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哀嚎,也吓住了其他准备往沟里跳动金兵。

    不过金人的正兵也没一直干等着,而是不顾死伤,直接逼近壕沟,一排排的站定向着长墙上的羽林骑士发射着密密麻麻的羽箭。

    可是羽林骑士头上都架着大盾(用长枪顶着),身上还披着铠甲,连面孔都被面甲保护着。而且女真人的正兵距离他们也不太近,重箭近射的绝技无从发挥,所以羽林骑士损失也不太重。但还是不断有被射中了要害的羽林骑士被头裹红巾的民壮们抬下去医治。

    与此同时,填壕的阿里喜兵依旧前赴后继的扛着大包往上扑,完全不顾死伤,拼了命的把一包包泥土丢进了壕沟,一点点的向前填出通道。

    而在汝州军坚守的那两段长墙前,形势可就危急多了!

    两段长墙前的壕沟都已经被填出了七八条通路,扛着长梯的金军正兵一拥而上,就把梯子架上了长墙。同时还有大批的金兵带着弓箭涌过了通道,在长墙底下排列开来,一波波的把羽箭往城墙上招呼。

    守着这两段长墙上的汝州兵可比不了羽林军,没有那么好的甲,也没足够的神臂弓给他们用,连射箭的手艺也不咋的。更糟糕的是刚才他们还滥射了一波,没射死几个金兵,倒把自己的气力给耗尽了。所以现在射出的箭镞都松松垮垮的,根本伤不着披了两层重甲的金人硬军死士。

    只看见这些硬军死士一手拎着大斧,一手扶着长梯,便要攀上墙头!

    看到情况不对的牛皋,当机立断就带着自己的手下登上靠近赵楷的一堵长墙。上去以后,牛皋立即就命令手下的刀斧手十人一组,分散到长墙沿线......一边准备投入战斗,一边也充当督战队,不让在墙上布防的两千多人散了伙。

    在手持长刀大斧的刀斧手的督促下,墙上的汝州兵也都硬着头皮,手持长柄的刀枪,在叉排木后列队。

    所谓的叉排木,其实就是栅栏,直接插在米袋之间,高出长墙五尺有余,爬上长梯的金贼就被叉排木挡住,只有用斧子砍断一些木杆,才能钻进去和宋军肉搏。

    而他们砍木头,宋军就用长柄的刀枪往他们身上招呼!

    虽然金人的硬军死士都披着重甲,但是也很难挡住长枪长刀的奋力刺杀——及时甲胄能够扛住,人也多半会被顶落下去,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如果从金兵的后方往前看,就能看他们的死士不断的往城头上爬,又不断的被人捅下来。

    长墙底下,金兵的尸首和伤兵,层层叠叠的满布,一时之间也打成了胶着。

    而另一堵汝州兵防御的长墙上,情况就不大好了,宋军捅人的速度慢了一拍,就有好几处叉排木被人砍断了!

    激烈的近身肉搏,很快就在汝州兵和金人的硬军死士之间展开了!

    硬军死士都是由熟女真和渤海人中的壮丁充当的,其中最为骁勇的是所谓黄头女真。现在冲上长墙的硬军中就有不少黄头女真,一个个都跟冲进羊群老虎狮子似的,奋力挥动手里的斧子向顶上来的汝州兵招呼!

    汝州兵这个时候也拼了老命......再不拼,就没机会了!

    督战的讲官(他们是羽林骑士)们也都张开喉咙发出了最大声的呐喊:“顶住啊!金贼是来抢咱们的土地和娘子的......和他们拼了!”

    “后退者......立斩无赦!”

    “官家就在咱们身后,不能退啊!”

    不能退......可是顶得住吗?

    随着越来越多的金人硬军涌上长墙,战斗已经变得对宋军非常不利了。哪怕他们豁出命去死斗,依旧抵挡不住越来越多的金兵......

    眼看就要不行了!

    在另一段城墙上督战的牛皋可是个眼观六路的主儿,而且他早就知道没有自己看着的长墙要顶不住。所以赶紧的就带着二三十名刀斧手(其他人还在原地督战)飞奔下了刚才战斗的长墙,然后就向着快要顶不住的长墙而去。

    而在那堵快要顶不住的长墙下面,汝州军的一个副将,已经整好了两千精壮的红巾军,看着仿佛要顶上去,可就是不往上走.......上面的厮杀太惨烈了,正常人都害怕啊!

    可牛皋到了之后,却二话不说就接过了队伍,还吩咐那个满脸羞愧的副将:“若是俺也顶不住了,你莫等俺退下来就放火......烧长城!”

    放火烧城是早就计划好的!

    用米包垒起来的长墙可是易燃物!虽然表面涂抹了泥浆,但那只是抹在正面,背面可没摸.......不但没抹泥浆,而且还堆放了一点就着的干草!

    一旦长墙不守,宋军就会点燃干草,放火烧墙!

    这可就是玉石俱焚的打法了,虽然放火烧墙能暂时挡住敌人,可是长墙烧完之后呢?

    不过现在的形势已经万分危急,牛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下完命令后,就大吼了一声:“红巾军,跟着俺......杀敌!”

    “红巾军,杀......”

    应和喊声同样震天动地,被分田分地鼓舞起来的汝州农人们,也都豁出去了——就如讲官们说的那样,赢了,土地、钱财、娘子,应有尽有!输了......不过是一死!

    怕什么呀?

    没有土地、没有钱财、没有娘子......那能算好好活过一场吗?

    既然没有好好活过,还怕什么死!

    两千嗷嗷叫的红巾军一上场,长墙上的形势陡然逆转。女真硬军是厉害,可也不是铁打的......他们可是在打“全甲格斗”,而且之前又是奔跑又是攀爬,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现在还砍杀了好一阵子,已经有点力竭了。看到敌人的生力军上了,哪里还敢逞凶?全都自发的向几处叉排木的破口退去,然后围成个半圆,死死护住破口。

    只要宋军没办法把破口堵上,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金兵上来,只要登城的金兵足够多,这段长墙就会被他们夺取!

    他们这么一收缩,城墙上的宋军就没招了......收缩之后,金兵的接敌面大大缩小,宋人的数量优势无法发挥,而且城墙下面的金兵还在拼命抛射羽箭,对于无甲的红巾军而言,这些利箭可是足以致命的杀器。

    而最可怕的则是源源不断攀爬上来的重甲硬军!

    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多的都快把米袋垒成的长墙给压塌了......随着战斗的持续,长墙上的宋军再一次陷入了危机!

    原本被压缩着的金人硬军在得到支援后再次发力将牛皋和他的汝州军、红巾军逼得步步后退,眼看着就要被赶下长墙了。

    就在这时,大火突然在牛皋所在的长墙之下燃起!

    长城河南段起火燃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