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万道神皇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老庄
    王之流不由得是皱眉问道:“你这般说辞,何以为证?”

    李千看了吕璇滢一眼,随即说道:“我见过那姓太的那个小子,他懦弱无耻,贻羞祖宗,贼丫头就算是勾引小猫小狗,也不会勾引他的。”

    吕璇滢听得这话,不由得也是气极,狠狠一掌打在李千手背上,骂道:“小色鬼,你才勾引小猫小狗呢!”

    李千吃痛缩手,随即是叫道:“我就是打个比方,你干吗打人?”

    吕璇滢怒道:“就不能比别的,尽会胡说八道?”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在想道:“这小色鬼说话虽然是混蛋,但见识却还蛮高明,哼,**又算个什么东西,给本姑娘提鞋也不配。”

    王之流冷冷的打量着二人,见这二人打情骂俏一般,心知二人定然是一伙,随即是淡淡地道:“你们两人蛇鼠一窝,当然是互相开脱。小丫头,不要磨磨蹭蹭,两条路你选哪条?”

    吕璇滢得李千相护,心中大定,底气更加的十足,微微一笑,说道:“不是说好了吗?我选第三条路。”

    王之流长眉一挑,脸色随即就是阴沉下来。理通笑了笑,忽然说道:“王之流,你当道人是个摆设么?”

    王之流道:“老道人,你当真要助纣为虐?”

    理通摆手道:“慢来,谁是纣,谁为虐,那还很难说呢!”

    王之流冷笑道:“这丫头避重就轻,不肯承认杀人放火的事,那是怕我要回纯阳盒。至于**狠毒,也不是老夫胡说。道人你有所不知,她先勾引男子,再将其致残重伤。从她一路北来,害的人不在少数,轻则断手断脚,重则穿眼割舌,哼,手段厉害得很呢。”

    理通道:“如此说来,你残害的女子,那也不在少数。”

    王之流反驳道:“那可不同。”

    理通问道:“怎么不同,她用硬刀子断人手脚,你用软刀子刺伤人心,方法虽然有异,但其理是一同!”

    王之流脸色一变,扬眉大喝道:“理通道人,这么说来你定要与我为难了?”

    理通笑道:“道人纵然痴顽,但这双招子却还是没瞎。这女娃儿虽说任性一点,但决不是淫邪狠毒的老色鬼之流。”

    王之流“呸”了一声,冷哼道:“你招子灼亮,我的招子也是没瞎,老夫三名花匠死于‘九冰玄功’,这可是妖族的法门!”

    理通摇头问道:“九冰玄功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法门!未必只有她会练。”

    王之流冷笑道:“除此之外,老夫还有别的证据!”

    理通笑道:“好啊,那你说来听听!”

    王之流心想:“自与这道士相见,我便屡动肝火,照这么下去,我岂不被他牵着鼻子走路?”当下,王之流冷哼一声,随即是转向吕璇滢,淡然道:“听说你杀人放火,偷盗拐骗以后,都会留字扬名。我瞧过了,天香阁楼之上的粉墙上的血字与一些大荒的富足人家的墨迹一般无二。小丫头,你自承去了我的阁楼盗宝,那‘大荒吕璇滢’这五字是你写的么?”

    李千忍不住侧目望去,吕璇滢微微皱眉,眼里似有愁意,却是不开口。王之流不悦道:“小丫头,没听到吗?”

    吕璇滢身子颤了一下,喃喃自语道:“奇怪,大荒富足的字是我留的,天香阁楼之上的的字么,却是谁留的呢?”

    王之流冷笑道:“事到如今,你还想要狡辩吗?”

    吕璇滢没好气的说道:“我做了便做了,没做就没做!”

    王之流道:“罪证确凿,谁会信你?你到现在还想抵赖吗?”

    吕璇滢侧目一瞧,正好看见李千。李千不知为何,热血上涌,脱口大叫:“我就信她!”

    王之流闻声不由得一怔,吕璇滢却望着李千随即是一笑,笑容上映着红通通的火光,李千也是不觉瞧得痴了。

    王之流见这对少年男女眉目传情,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任他是久读道书,也不由得是动了肝火,冷声道:“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千笑道:“我叫李千。”

    吕璇滢闻言又是一笑,心道:“李千,李千,李千……”一时竟忘了强敌当前,低头拈着自己的衣角,默念着李千的名字,痴痴出神。

    王之流随即是冷冷说道:“小家伙,像这样的红粉陷阱,很是进去容易,出来的话可就难了。将来若是吃了这妖女的亏,你可是千万不要后悔啊!”

    理通当下拍手大笑道:“妙论,妙论,果然是脂粉阵里的将军,众香国中的状元,若非是在红粉陷阱里打过跟斗的人,又怎么能说得出这样的警句?”

    王之流被理通是一再的讥讽,不由得是焦躁起来,拂袖大喝道:“臭道人,呈口舌之快,不算本事!”

    理通笑道:“好哇,既然是不呈口舌之快,那就动手动脚!”随即就看那理通袖袍一拂,正中身旁铜钟,“嗡”的一声,瞬间是声音大震,只见那千斤巨钟直接是夹杂着精神力飞向对手。

    王之流随即是笑道:“来得好!”当下,就看那王之流身子不动,左手五指挥出,捺在巨钟之上,又听“嗡”的一声,巨钟在王之流的怀中滴溜溜的凌空乱转。王之流随即是右手又是一拨,巨钟转得更快,忽然从他双手间弹出,绕了一个大圆圈,又是返回到了理通身前。瞬间劲风四溢,激得木炭溅起,篝火忽明忽暗。

    李千与吕璇滢见王之流使出这招,不由得是心头之上双双是打了个冷战。只见那理通稳坐不动,左手接过巨钟,大袖一拂,木炭还未来得及溅开,随即又是落回地上,篝火再次燃起。

    理通笑道:“不错不错,这招叫什么名儿?”王之流冷冷说:“随意所发,便叫它‘寂兮寥兮’。”

    理通笑道:“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说罢大袖一挥,又将铜钟拂出。

    王之流不由脱口赞道:“好道人,你将老庄吃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