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武道真尊 > 第四十六章 前往卧龙城
    ps;来点鼓励,看完收藏下,有票的砸一下,呵呵!!!!!

    卧龙城大殿,一位身着白袍,手持羽扇的中年人端坐其上。

    “师尊,你说此次的修真大赛,我卧龙城是否参加?门下许多弟子都在议论此事。”跨入大殿的一位内着磷甲,外着黑袍的青年人拱手说道。

    “呵呵!此事不急,日后会有许多道友为此事而来。”白袍法者掐指一算,微笑说道。

    “共有十一人,是东大陆的,具体模样以我现在的法力还无法识别。”黑袍法者听到师尊所言,也掐指算了一下。

    “北魏虎将的后人个个不简单,其中一位还是我西蜀判将后裔。”白袍法者挥动羽扇,目视远方说道。

    “西蜀判将,莫非是脑后生有反骨的魏延魏文长?”西蜀确有不少判将,不过能让师尊如此在乎的也只有此人。

    “不错,正是此人。”白袍法者说完,当年的回忆不由得在脑海中闪现。

    “若这十一人前来,那我卧龙城该如何接待。”黑袍法者对于师尊的脾气十分清楚,不过对于故国判将的后人,他也拿不定主意。

    “呵呵!那都是接近两千年前的事情,更何况此人只不过是文长的后人。文长的脾性,不服我当日的安排,亦是情理之中。这一点我早已看透,伯约,记住,这些人前来,一定要以礼相待。”白袍法者目观殿外,若有所思道。

    “是,师尊。”黑袍法者拱手答道。

    “‘魔刀现,魔王出,逆天阴阳。’这一日迟早会得到应验,也是我们出手的时机了。”白袍老者神思蓦然道。

    “据说能克制魔王的关键人物是一位头顶地心皇冠,脚踏千年玄龟的逆天。此种传言不知是否属实,师尊对此有何看法?”黑袍法者收集不少东大陆的情报,对于传说中的人物,不是亲眼相见,都不会妄加评论。

    “逆天确实存在,此人就在这十一人之中。”白袍再次掐指推算,断然道。

    “噢,就在这十一人之中。”黑袍法者再次掐指,不过以他如今的法力,仍然看不清这十一人的面目,不由得摇了摇头。

    “伯约,不必心急。修练阵法,不是朝夕之事。占卜、阵法同属法系,不过占卜对人的精神力要求较高。你武法双修能达到如此境界,已是相当了不起。”白袍老者对于这个武法双修的爱徒,内心十分满意,不仅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而且还将内在的修法要点给予适时的指导。

    “师尊过奖了,弟子虽是武法双修,但却存在着博而不精。真正临敌,还不知用何种战法应敌?”黑袍法者在师尊面前,将自己存在的弊端如实说出。

    “修武、修法都是逆天行事,武者近战,法者远攻。一般的修真者,以你的金、水二系的武技完全可应付。若是遇上真正的高手,以你的六级阵法,再配合武技足以保全。”白袍法者道。

    “多谢师尊教导。”黑袍法者虽是武法双修,但双修有双修的长处,同时也存在着弊端,那就是博而不精。不过若是能将武法灵活融合一体,在同等水平的对战中,还是稍胜一筹。

    冥水河渡口。

    十一个武者正在此处等船家渡河,这些人正是鸿幻、欧阳云枫、青儿、五位城主、鸿幻的三大弟子。

    对于鸿幻与欧阳云枫来说,此处有着相当大的历史意义。一位少主,领府内随从与二位武者大战于冥水河,可谓是不打不相识,男子的仪肝义胆与女子的刁蛮专横撞在了一起,男子调侃,女子动怒,大战于此。重逢于武道城,继而定下了不朽的爱情。

    对于青儿来说,此处是与李小龙、鸿幻义结金兰之所。自幼受父母宠爱,但来到第二层地狱,却在西门庆的淫威之下,被迫逃难,由于得到鸿幻的相助才得以逃生。

    冥水河面上,一叶偏舟正向此处驶来。汹涌澎湃的河水撞击在小船上,顿时浪花四起,使得小舟左右摇摆不定,欲有翻船之险。不过驾船者毕竟是一久经考验的水手,左右两个船浆不停地摆动,却出乎意料地在此巨浪下安全驶出。

    “这样的船能坐吗?”许天熊看见水手控船的精彩画面,想像自己若乘这种小船过河,真是有点心惊肉跳。

    “老许你怕了,怕了就回去吧!”典政一见许天熊说话,就没好气地顶上。

    “谁说我怕了,我是在为大家的安全着想。未雨绸缪的道理你都不懂,哼!”许天熊当然不示弱,斗嘴又不是一次两次,怎么说也不能在孩子面前,丢了自己的英雄形象。

    “两位城主暂时不要再争执,还是先听一听鸿宗主的看法?”张化龙看着这样的小船,心中也拿不定主意。这里可有十一人,坐在这样的小船,能安全渡河吗?

    “鸿宗主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夏侯俊开口说道。

    “噢,不好意思。”鸿幻的神思被打断后,才想到船家即将靠岸,意味着马上就能渡水过河。

    鸿幻已达元婴前期,自然可以耗损真元,御空过河。可在场的十一人中,只有自己有这个能耐。依靠船家渡河成为不可争辩的事实。

    “船来了,我们上船吧!”鸿幻对于刚才小船的遇险情况,以及许天熊的置疑完全未见未闻,起身就准备上船。

    “鸿大哥,你看这么小的船,我们一共有十一人,能一起安全渡河吗?”欧阳云枫身为女儿家,心思较男子缜密许多。神思被打断的她,一眼就看出大家的顾虑,因而提醒鸿幻道。

    鸿幻刚要说话,就听船家说道:“我这小船一次最多只能载八人,你们先上八位吧!”

    “那剩下的三人怎么办?”典政应声问道。

    “那我也没办法,只有分二次了。”船家不急不慢说道,对于此等情形,他可不是第一次遇见。

    “这样吧!我与五位城主乘此船,其他人由小玄载你们过河。”鸿幻说完,心念一动,一个长达五米的大龟陡然出现于河面上。

    “哎哟,妈呀!”船家一见如此宠然大物,话未说完,就听“扑通”一声,栽入水中。

    大家皆是一愣,这船家怎么了,以刚才的控船能力,怎可能会失足入水。

    “船家你怎么了,干么要跳水啊!”典政见船家上岸,不解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怎会有如此巨大的玄龟,既然有此龟渡河,还用的着我这小船吗?”船家刚刚以为碰到了妖怪,定了定神,才明白此龟是这些人的宠兽。

    “是啊!鸿宗主,有这千年玄龟,我们也没必要乘此小船。”许天熊一见有此龟渡河,心中的忧虑一下了就烟消云散。

    “我的小玄一次可只能载八人,多了小玄也是无能为力。”青儿刚一说完,就对小玄传音道:“小玄,你就说你只能载八人,明白吗!让这头死猪吃吃苦头,嘻嘻!”

    “放心吧!这头猪,我也想见一见在河心时的苦脸样。”小玄传音答道。

    “不错,以我现在的能力,的确只能载八人,多了我也吃不消。”小玄开口说道。

    “啊!居然能开口说话,肯定是只神龟。”船家说完,急忙朝着小玄拜了又拜,口中还在不停地唠叨:“神龟大人,求你一定要保佑我们这些以船为生的良民。我在会家中为你塑像,日日参拜。”

    “那可怎么办?”许天熊刚才以为能免乘小船而长出了一口气,可听小玄一说,心中“腾”地凉了半截。

    “我看这样吧!我与五位城主乘坐此船。其他人交给小玄。”鸿幻想了一想,对于青儿与小玄的反常举动,心中也猜中了一半。装作不知道。

    “千年玄龟既然能载八人,不如我老许------”。许天熊话未说完,就被典政一把托入船中。

    “开船。”典政大声说道。

    “你这笨牛在搞什么,拉拉扯扯,真不像话。”许天熊乘龟渡河想法已破灭,心中没好气地说道。

    “欧阳姐姐,我们一起看看,这头又肥又贪的色猪在大浪之中,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青儿依在枫儿身边,传音说道。

    “这样不好吧!怎么说,他也是许强的父亲,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头啊!”枫儿传音后,又看了看许强。

    “没事的,有二哥在身边,不会出什么事情,最多让他喝几口水而已,嘻嘻!”青儿双手抓着枫儿,饶有兴趣传音道。

    “唉!许城主此次可有苦头吃了。”枫儿心中叹道。虽然枫儿、青儿都具有刁钻任性的脾性,但是枫儿如今已坠入爱河,凡事她都会从鸿幻的角度去考虑一些事情。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它能改变一个人,同时也会做一些令自己都难以相信的事情。

    爱情之伟大,莫过于此。追求真爱者众多,能得到真爱者却是万里挑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