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穿越成了沈万三 > 第二卷:初建基,陆赠财。 第44章:达鲁花赤的家宴。
    长洲县达鲁花赤府中,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肉香酒香充斥在大厅之中。

    达鲁花赤坐在主座之上,举起酒杯,大声说道:

    “今天真是高兴,咱们一起喝一杯。”

    大厅两边坐的都是长洲县中有头有脸的达官贵族,也都是达鲁花赤的亲信,看到达鲁花赤举杯,也都纷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咱们这长洲县连年丰收,都是因为大有人坐镇的原因啊。我可听到有风声说大人现在有望升迁啊。”一个文官模样的人说道。

    “什么叫风声?这是一定的了,你看看这几年,不但年年丰收,税收是江浙地区数一数二的县城,而且自从七年前剿灭白莲教的分堂之后,这长洲县一直都是太太平平,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并不为过啊。如果大人不升迁就说不过去了,据说脱脱丞相都经常提起大人啊。”一个武官模样的大汉说道。

    “要我说呀,这大人最重要的是目光如炬,知人善用,有胆有识。竟然一眼就看中了那周庄的沈家,将万亩良田交给他们管理,他们也真是没有辜负大人,将土地管理的井井有条,听说还做了不少善事,不仅搭棚舍粥,还给那些外地的流民安排了活计,增加了咱们长洲县不少人口。这些不都是因为大人眼光独到吗?来大家一起敬大人一杯。”

    “哪里哪里?这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来来来,大家一起喝干一杯”达鲁花赤举起杯,高兴的说道。

    众人举杯,又是一阵奉承之后,有人醉醺醺的说道:

    “说到沈家,我听说那沈家的三公子,颇有些经商头脑,将沈家的买卖做遍江浙地区,据说连大都之中也都有了他们的产业了,老百姓还给他送了个号叫“万三”,一定也给大人赚了不少银子吧?大人能否也带着我们发些外财呀?”

    此话一出,大厅之中顿时一阵安静,众人也将目光齐齐看向达鲁花赤。

    达鲁花赤低着头,眼睛盯着酒杯,边倒酒边缓缓说道:

    “说到这银子嘛,这些年倒是赚了不少,要不然我怎么能天天请你们来家里吃吃喝喝。按理说在座的都不是外人,我一人赚钱不应该忘了大家,可是话说回来,我这银子赚的也不容易,是要掏本钱的,像你们原先那样,杀鸡取卵,分文不掏,无本买卖可做不来呀。”

    一个人站了起来,双手举杯说道:

    “只要大人肯带着我等发财,大人怎么说,我等就怎么做。”

    众人也纷纷附和着。

    达鲁花赤半倚着身子,还是低着头,只是将眼睛稍微抬了抬说道:

    “这样吧,明天我把沈万三叫来,问问他能不能再接些生意。虽然人家只是个低下南人,可是毕竟赚银子还是要指望人家,再说谁也不能白忙活。”

    “做不做还不是大人一句话的事,如果大人肯答应,我等愿意拿出所得的三成,孝敬大人。”那人继续说完,众人又纷纷点头附和着。

    此话一出,达鲁花赤哈哈大笑,举起酒杯说道:

    “哈哈哈,看来你们这帮猴儿崽子是早就商量好了,既然这样的话,明天我就吩咐他去做就是了。来,干杯!”

    说完,众人都大笑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时一个家丁慌慌忙忙的从大厅外跑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信封。

    看到下人慌张的样子,达鲁花赤感觉很没面子,刚要斥责,但是看到他手中的信封,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表情也变得十分凝重。

    最近这一年,府里总会出现这样的信封,而且每次信封里装着的都是有关长洲县白莲教的消息,从人数,到动向,但是从来没有提及分堂的位置。

    要知道现在白莲教已经和朝廷撕破脸,组织了全国多地的农民起义。如今只要是关于白莲教的一点消息都是军机大事,更何况这白莲教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长洲县,要是真的闹出什么乱子,恐怕自己的官位不保都是小事,弄不好脑袋都要搬家,所以达鲁花赤十分重视。

    只不过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送信之人的踪影,这也让他十分头疼。今天有信送来,恐怕又是关于白莲教的消息。

    一把将信从管家的手里抢了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仔细观看。

    大厅中一片安静, 众人看到达鲁花赤的眉头越皱越高。

    突然,达鲁花赤将信狠狠的拍在桌面之上,桌上的美食都被震的掉落在地,众人也都吓的站了起来。

    “这白莲教也太猖狂了,居然要在我的眼皮底下搞事情。”

    达鲁花赤环视四周,严肃的说道:

    “现已查明,咱们长洲县有一个白莲教的分堂,就在古娄江的江心岛上,有五百多人,最近两天就要起事造反,这可是关系到你我脑袋的事。”

    “酒就别喝了,尔等速速随我备齐人马,现在就去将这个白莲教的分堂铲除,回来给你们补个庆功宴。”

    “遵命!”

    “遵命!”

    夜黑风高,一片乌云将最后一丝月光挡住,树林之中更是一片黑暗。这样一来显得寨墙之上的火把更加明亮。

    一队巡逻的人从寨子里走了出来,等他们走远了,沈万三就从树林里跳了出来。装作慌忙的样子向寨门跑去。

    “竹刀玉墙。”寨子上有人喊到。

    “长剑红绸。快开门,我刀落到里面了,拿完刀还得去巡逻呢。”沈万三用焦急的语气喊道。

    “谁呀?脑袋怎么长得?刀还能丢了。咋不把脑袋丢了呢?”寨子上的人抱怨道。同时寨门也吱吱呀呀的放了下来。

    等寨门放稳当之后,沈万三大摇大摆的向寨子内走了进去。这寨墙实在高的很,寨墙之外还有一个五六丈的壕沟,沈万三虽然有游龙灵步,但是也不敢保证在不惊动放哨之人的情况下翻上寨墙。

    “哎哎!你快点呀,怎么还不紧不慢的呀。我这寨门得马上关上,快拿快走。”寨墙上的人不耐烦的催促道。

    “马上马上,就在那儿呐,这就拿……”

    话音未落,沈万三脚下银光闪现,一跃就来到了寨墙之上。

    由于天太黑,放哨的人还在仔细看着沈万三,话还没听清楚,只觉后颈处一阵灼热之痛,哽嗓之处便出现了一个大窟窿,他身旁的同伙也是一样的下场,两人连声音也来不及发出。

    沈万三并没有停留,脚下又是一阵银光闪现,出现在寨门另一边的寨墙之上,如法炮制,将另外两个放哨之人也放倒之后,举起双手对准寨墙之上的两个箭楼,空气骤然升温,两道灵力裹挟着强大内力,同时射向箭楼里的弓箭手。

    “噗通,噗通!”两声,两人胸前冒着两股青烟,栽下箭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