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其他综合 > 不良佳妻狂想娶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他是一个坏叔叔
    墨凌御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不论她说什么,不过都只是演戏而已,并没有必要这么认真。

    “妈咪……”茜茜委屈的眼泪在泪水里打转,要知道程蝶舞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凶过,她不过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会接受呢?

    沈烨也觉得她说的话太过分,不管怎么说茜茜都只是孩子,她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对她大喊大叫?

    “蝶舞,茜茜不过是一个小孩,你没有必要和他这么生气,更加不应该这么大吵大闹。”

    程蝶舞本来就在气头上看到他站在茜茜那边说话,更加的生气,他真的以为他是谁吗?

    此时的墨凌御就像是个透明人一样,观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热闹的场面,忍不住想起在医院的夏安芷,此时的她脸色那么苍白,夏喵喵也不会和往常一样的活蹦乱跳。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被他给打破,夏安芷对他再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程蝶舞看着安静的坐在一旁的墨凌御,心中很是难过,已经这个场面了,他难道还要走神吗?

    在他的心里她真的一点儿都不重要吗?

    “墨哥哥,要不我们回去吧,这个孩子一点也不听话,我怕带她回去,老夫人会生气。”程蝶舞想了想走上前说道,本来在她的心里就没有必要将她带回去。

    上一次不过是权宜之计,实在是没有办法所以才会去问他,不过很开心的结果是这样,现在的结果却完全不同。

    墨凌御回过神,冷漠的瞳孔扫了眼茜茜,茜茜下意识的躲进程蝶舞的身后,一脸害怕的看着他。

    “不带回去又怎么知道会不合适,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委屈,毕竟这么可爱的小女孩,任何人看见都会非常的喜欢。”

    墨凌御尽量的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柔和一些,毕竟现在还没有离开沈烨家,要是随意发脾气的话,总会让他显得非常的难缠。

    程蝶舞不太放心的看着墨凌御,在看到他尝试着用很温柔的语气的时候,心里都快要气炸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对待过她。

    难道茜茜在他心中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妈咪,我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生活,你就让我跟着你吧,我不想在和爹地在一起。”茜茜奶声奶气的说道。

    她已经吃了很多的苦,现在要是在继续下去的话,她可能会承受不了,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沈烨站在一旁边没有说话,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他根本没有权利去说什么。

    “好吧,如果真的不太合适的话,到时候我们再送回来,我相信沈烨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疑义。”程蝶舞看了眼沉默的沈烨,刚刚他不是有很多的话要说吗?

    被提到的沈烨看了眼程蝶舞,在看明白她的眼神以后,只好闷闷的点点头,他现在压根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反正我也已经习惯,我这诺大的别墅里面有个小孩的哭闹声,如果你们真觉得不习惯的话,就把她送回来吧,我会好好的照顾她。”他的声音很是平淡,根本听不出一点儿的不接受。

    墨凌御明白的点点头,有他这句话,他就彻底的放心,不过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想过要把这孩子再送回来。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如果她真的不适应的话,到时候我会亲自把她送回来,绝对不会少她一根汗毛。”

    程蝶舞认真的说道,在她看来沈烨是最好的备胎,只是她还没有努力过,怎么愿意将就?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马上就要到吃晚饭的时候,你们还是快点儿回去吧。”沈烨想她们要是继续留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更加的不舍得,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墨凌御看了眼时间以后站起来,默默的点了点头,眼神有意无意的扫了他们一眼,但却没有说什么。

    从沈家出来以后,坐在车子上的程蝶舞到现在都还没有缓和过来,现在就已经将孩子接回去吗?会不会为时过早?

    还有很多的事情她都没有准备,如果露馅了该怎么办?

    “墨哥哥,我有点儿担心她在墨家住不惯,万一真的住不习惯的话,能不能再送回来?”程蝶舞坐在后座上探了个脑袋出来。

    墨凌御看了她一眼后,并没有回答,只是很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况。

    “妈咪,你不要和这个坏叔叔走这么近,他就是想要让我们分开,我不喜欢他。”茜茜伸出柔软的小手拉了程蝶舞的衣服。

    在听到茜茜的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想要发火,难道她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吗?现在的她们可是寄人篱下。

    “你给我闭嘴,墨哥哥会收养你已经是一件很荣幸的事儿,你不要在这胡说八道。”程蝶舞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本来还想继续胡理取闹的茜茜,在听到她的话以后,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墨凌御觉得此时的程蝶舞根本就没有必要伪装的这么好,不管如何,这个孩子以后还是要跟她一起生活,她应该好好的保护她才是。

    “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有句话不是叫做童言无忌吗?她想说什么就让她说吧。”

    墨凌御看了眼后视镜,默默的开口说道,他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的讨好,他自己有分辨的能力。

    程蝶舞深深的吸了口气,墨凌御在这么宠她的话,茜茜迟早会有一天不知天高地厚,她的孩子怎么能这样?

    “我不需要你帮我说话,你这个坏叔叔职业破坏我和爸爸妈妈。”茜茜理直气壮的反抗着,尽管她是一个小孩,什么都不太懂,可是分开的滋味她明白。

    程蝶舞刚想开口骂她一顿,最后还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再继续说下去,只要她心里对这件事有数就够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和她都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她也不想让墨凌御怀疑更多。

    墨家。

    当他们回来以后,秦嫂看到软糯糯的小孩以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煞白,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秦嫂,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去收拾一间房出来,让给茜茜住。”墨凌御不悦的看了眼秦嫂,现在的她是越来越让人失望。

    秦嫂怎么也不敢相信夏喵喵不过是受伤了,过几天就能够重新回到墨家,他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带回来一个小女孩?而且这个小女孩居然还喊程蝶舞为妈咪,她们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是,我这就去。”秦嫂低着头说道。

    “我不允许,我不允许野孩子住在我们家,况且我已经有一个重孙,并不需要一个来路不明的重孙女。”

    墨老夫人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她这些天一直对墨凌御的事情格外的注意,却没想到他居然做这么过分的事儿,难道他就不怕再一次伤害了夏安芷的心吗?

    “奶奶,茜茜不过是孩子,而且还是蝶舞救命恩人的孩子,那些时间好像也不过分吧?”

    墨凌御耐心的解释着,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在简单不过的事,怎么现在墨老夫人这么没有人情味了呢?

    墨老夫人冷哼一声,缓慢的从楼上下来,秦嫂连忙走上前扶着她的手。

    “不过分?喵喵被这个女人推倒受伤,现在还住在医院里,喵喵需要血的时候,你又在那里?安芷的身体不好,你知道什么?”

    本来她是不想指责墨凌御,她一直都觉得他是个明辨是非的人,可现在她完全错了。

    墨凌御现在就是糊涂的人,做的事情也是让人越来越寒心,还真是让人觉得懊恼。

    “蝶舞今天已经去医院和他们道过歉,而且夏安芷已经表示不会追究这件事,奶奶你就能不能不要一直放在嘴里面说?”

    墨老夫人听到他叫安芷居然叫夏安芷,在他的心里变得就这么快吗?夏安芷对她来说就什么都不重要吗?

    “啪”的一声,在诺大的客厅里响了起来。

    墨老夫人走到程蝶舞的面前,毫不犹豫的伸出手狠狠的打在她的脸上。

    程蝶舞的脸颊立马肿胀起来,上面还有五个手指印,一开始她是想要直接生气,后来看到墨凌御黑着一张脸,只好委屈巴巴的捂着自己的脸颊不说话。

    “奶奶,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野蛮,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一定要动手?”墨凌御忍不住质问道,这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个奶奶。

    墨老夫人冷哼一声,她这么做是因为什么恐怕墨凌御的心里清楚的很吧?

    “你刚刚不是已经说过她去医院说道歉了吗?那么现在我打了她一巴掌,我现在说道歉还来得及吗?毕竟过去30分钟都没有,而她是过了一天一夜才过去。”

    墨老夫人的话说的非常的有道理,毕竟程蝶舞就是这么做的,所以她也没什么好担心。

    墨凌御突然沉默了下来,对于墨老夫人的话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反驳,毕竟是他的长辈,而且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程蝶舞有错在先,被这么一打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儿。

    程蝶舞原本还想着让墨凌御替她出口气,却没想到他居然沉默的没有说话,难道他也觉得墨老夫人做的非常的对吗?

    茜茜看到这一幕再也忍受不下去,这根本就不是她所想的那样,而且她的母亲怎么可能被别人欺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