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跑偏的修仙之路 > 不识愁滋味 第二章 出其不意
    昌焱看见那毫无人性的巨斧就要下落,顷刻间脸色大变,他还没享受过鱼水之欢,不想就此变成废人,他挣扎着绳索并心急大喊:“剑兄快救我!”

    就在这时,“刷”的一声响,同时响起了大块头的咆哮声,他的持斧之手被一把短剑生生切下,鲜血淋漓,伤口却平滑。只见一把短剑立于空中,大块头回身看去,眼内的血丝似要爆出眼球。

    这把剑的剑柄圆润光滑,剑镡是一个精雕细琢的含珠龙头,剑身若隐若现浮着闪电的纹路,似镶在上面又似嵌在其中。

    他瞧着这把剑越看越眼熟,蓦地惊觉,回身看了看他收缴的少年的短剑,发现剑鞘仍在,剑身却不见了踪影,原来这是把灵剑。

    窸窸窣窣一阵声音传来,数名与大块头服饰相似的蛮人冲了过来,看到大块头的惨状纷纷举起了同样的巨斧,许是他方才的惨叫将他们引了过来。

    “杀了他!他是昌凰的儿子!”那大块头叫喊道。

    那些人一听此言,果然均涌上愤怒,踏着重足响起一阵错乱的脚步声,举起斧头就向他砍来,看那架势,似乎不把他砍碎不罢休。

    昌焱见这状况,急忙看向立在空中似在耀武扬威的短剑,大喊:“剑兄,快帮我割掉绳索!”

    那柄剑听话般“咻”的一声,快刀斩乱麻,绳子崩的一声断掉了。只见昌焱右手一指,短剑疾回手中,乒乓对着面前的人乱砍一气,他不会灵力,招式也凌乱,可就这杂乱无章的动作却击退了那几个人。

    他看这些人慌忙后退便霎时威风起来,举起剑威胁道:“这剑可是‘天工神铁’锻造而成,能斩妖除魔,不想死便让开。”

    几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人一笑,便道:“斩妖除魔?可惜,我们是人。”

    话音一落又朝他砍来,昌焱右手一格,“铮”的一声,那把巨斧被弹起,那人心下一惊,暗道这把剑果然不可小觑。

    昌焱被他压制过来的重力吓到了,他从小居于圣城,锦衣玉食,被众星捧月,实在少见到这些恶煞。

    那人又向他出招,也毫无招式,全靠一身蛮力。昌焱看着一脸凶相的蛮人,瞧着他握着巨斧的手泛红并爆出青筋,可想而知这使出了多大的劲。昌焱也顾不得许多,双眼一闭右手一挥,扫了一道剑气。

    只听“劈”的一响,下一刻的声音便似重物掉落在地。昌焱睁眼,看见那把巨斧被斩断,再瞧瞧自己手上的剑,仍然锋芒逼人。

    他不禁大喜,举起它便夸道:“你真厉害!”可又骤然心焦起来:“不行,这食人部落就在附近,万一这些蛮子再招了其他同伙来,我即便有它在手也招架不住。”昌焱这样想着,做了撤退之想。

    可是这一群蛮人身材高大,围成一圈如铜墙铁壁,他若硬闯恐怕是以卵击石,虽有灵剑在手,但他不想杀人。

    他扫视了一周,看着树影婆娑碧草丛生,枝桠被劲风摇晃得嘎吱作响,额前的几缕碎发不时飘粘在他的眼珠上。

    “有了!”昌焱灵光一闪,便拿起短剑对其喃喃念着:“剑兄,为了我的小命,只好委屈你了。”说着就将剑一挥作恐吓状,这帮见识过这把灵剑威力的蛮子果真忌惮倒退。

    只见他急忙往后一退将剑伸进了篝火里,须臾间那把剑着了火,一眨眼工夫火光包裹了整支剑身。他忽然腾空对着那些人一挥,火光倾扫,向他们削去。

    那些人吓地往地上一趴,火光削过他们的头顶,有些个子稍高的蛮人便头顶着了火,只见他们纷纷跳起来拍打,昌焱看他们跳脚的模样便觉得好笑,他嘴角微微一扬,又向后一劈,不出一盏茶的工夫便火光四起,浓烟滚滚,这座林被真真烧了起来。

    “救火,快救火!”那名断手大块头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和这个不知死活的少年,急忙大喊。

    昌焱想着这些蛮子能如此之快地支援过来,定是因为他们的部落就在林里,他的命远不及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重要,放火烧林是击退他们的最好办法。

    趁着他们奔逃的身影,昌焱在浓烟里捂住口鼻一个翻滚,摸索到剑鞘之后又滚出了那一片火光,这才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头看向那些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家伙,含笑而去。

    可他刚行了几步又犯了难,他知道此处是木泽林,却不知自己在哪个方位,若是与之前相悖的方向,那他往前走便又回到了圣城,之前那些赶路的辛苦就成了徒劳。

    “往前走。”突然一记声音响在他的头顶,他被吓了一激灵,惊恐抬头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他低下头未做理会,走了几步,便转念一想,问道:“我该往哪个方向?”

    “前面。”

    果然,他不是幻听。他低头瞥着重新挂回腰间的短剑,眼神微迷,将它取下拿在眼前端详着,轻问道:“是你在和我说话么?”

    心中有些小小期待和惊慌,他想这灵剑不会灵到这番地步吧。

    灵剑乖乖待在剑鞘里,并未回应他。昌焱轻叹口气,有些失落,这灵剑威力虽大,却喜怒无常,高兴时劈山如斩草,反之则在剑鞘里岿然不动,犹如死物。

    他失落之余骤然回忆起什么,便抬头大喊:“昌书原,是不是你?”

    他等待好些工夫,林中依然静谧没有声响。

    “难道不是他?”昌焱想着却还是佯装威胁喊道:“若被我知道真的是你,我定会在二姐面前告你一状!”

    果然这话真把那在暗处的人逼了出来,“别别别,小公子。我这就出来,你别告状。”

    那个名叫昌书原的人从林内阴暗处走了出来,并将贴在身上用以隐蔽的树叶拍打下来。昌焱一笑,对自己威逼的成果很满意。

    昌书原是自己的侍从,父亲是圣宗四大长老之一的昌仲黎,从小习得了一身好本领,桀骜不驯,却独独钟情于自己的二姐昌林,每日鞍前马后讨她欢心。昌焱捏着他这个软肋屡试不爽,每回昌书原都似打了败仗,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昌焱能猜出他来,是因为临走前母亲坚决要让昌书原随行在侧,他断然拒绝,想着既然母亲应允他出去闯荡,就应凡事亲为不再受束缚和保护。可依他母亲的强势,定然不会这么轻易答应他,所以要论能尾随他的人,只有昌书原。

    “你不要跟着我。”昌焱直接说道,却是命令的语气。

    “可是...宗主不放心你...”昌书原为难道,他也不想应承这份差事,就因知道昌焱总拿昌林来压他,但上头有令,他也只能奉命行事。

    “若你之前一直跟着我,那便知晓这把灵剑的威力,你方才没瞧见我威风至极的模样么?”昌焱举着那把剑,言语中无一不透露出他的洋洋自得。

    “但是...若你出了闪失,我的小命可就交待了。”昌书原面色难看,进退两难。

    “那我不管,母亲的命令我不便违抗,我只知道我在二姐面前应该说些什么言语。”昌焱双手抱在胸前,趾高气扬,并未放狠话却早已透露了威胁。

    昌书原轻叹一声,耷拉着头,终于妥协道:“好,那我撤退。”

    “路上当心。”昌焱在得意之际仍不忘提醒着他。

    他终于浑身舒畅行步如风,只想尽快走出这片阴森森的树林,却全然不知暗处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正盯着他的背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