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修真小说 > 大风行 > 第十二章 初见李世基
    青牛先生受了楼云三拜,将他扶了起来,说道:“楼云,我既然收你留在身边,便要把我的出身告诉你。我本名吴冠闲,竹林中人送我一个雅号叫作青牛先生,家住杭州府小孤山下吴家庄。”楼云说道:“我记下了,主人。”

    青牛先生吴冠闲呵呵一笑说道:“我虽说收你做书童,你我却不必主仆相称,我叫你楼云,你就称我为吴先生。”楼云见青牛先生风采儒雅、性情豁达,心中早生出了敬仰之情,如若自己直呼其姓,叫他吴先生,却显得有些不敬,说道:“我知道了,先生。”

    青牛先生听他称呼自己为先生,而不是吴先生,大概也猜出了一些他的心意,对他又多了几分亲近之感。

    青牛先生把其余三人一一向楼云作了介绍,楼云挨个向他们躬身行礼问好。原来这四人就是号称“江南四友”的吴冠闲,刘文治及张毅卓、张卓宇兄弟,四人之中,以吴冠闲声明最为显赫,隐隐就是四友之首 。

    众人登上牛车,吴冠闲、刘文治和楼云共乘一车,张毅卓、张卓宇兄弟乘了另一辆车,车夫催动牛车,却是回返往徐州方向赶路。车上吴、刘二人又问了楼云这几个月的遭遇,听了楼云叙述,皆慨叹不已。

    说话之间,众人来到一个村子,见太阳西斜,天色将晚。张毅卓向村中的一处大宅院求宿。那家主人见是四个儒生和一个孩子,也甚是热情,忙命家丁把厢房打扫出来以供客人入住。

    楼云和四友相处多半日,已经不再拘谨,晚饭时,硬是吃了三大碗饭,接连打了几个饱嗝,抬头见四友正笑吟吟看着自己,不禁脸上一红。

    用过晚饭后便各自回房睡了。

    楼云和青牛先生同住一屋,回到房间就见床上摆着一套小孩的衣衫,虽是旧的,却正合楼云身量。二人不禁又为此间主人的细心热诚而感动。

    楼云忙将衣服换了,见青牛先生正在看书,便问道:“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青牛先生答道:“我们这次来徐州,是要拜访凤凰山李泽深先生,没想到李先生不在,闲来无事,便想着来这泗水亭一游,却遇到了你,真是缘分呀。”

    楼云道:“先生,那位李先生是什么人呀?”青牛先生听他问到李泽深,放下手中的书,眼神中也露出向往之色,说道:“说到这位李泽深先生,却是当今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本是当朝重臣,不满皇帝不顾民间疾苦,只一味纵欲享乐,便上书直谏,数次遭到贬黜后,仍然直言不讳,最终被皇帝猜忌,一气之下就辞了官,隐居在凤凰山中,一心读书教子。”

    楼云听罢,对其所说似懂非懂,便想:“像先生这样的人都认为那位李先生是了不起的人物,那他一定就是非常了不起。”不由得也对李泽深先生生出了仰慕之情。

    到了午夜,楼云悄悄起身,听到青牛先生呼吸均匀,正睡得深沉,便打开房门,溜了出去,反手轻轻将房门掩住,来到院中,见四下无人,便练起拳来。先练了一遍菩提掌,感到身体都伸展开了,这又练了两遍罗汉拳和伏魔掌,眼看半个时辰过去了,身上已经微微见汗。

    感觉舒爽了不少,再次回到房中,却不上床,盘腿坐在椅子上打坐吐纳。数月来,楼云虽吃了不少苦头,对待练功却不敢耽误,即便是饿极之时,无力练拳,也要打坐吐纳,一日也未曾耽误过。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楼云便从打坐中醒来,见青牛先生还在酣睡,便出门去打洗脸水,在水缸边洗过脸,端着一大盆洗脸水回到房中时,见青牛先生已经起床了,说道:“先生,洗脸。”说罢就去收拾床上被褥。

    青牛先生一边洗脸一边问道:“楼云,我昨夜醒来,见你盘腿坐在椅子上,像是睡着了,那是在做什么?”他见过和尚、道士为了修禅而打坐,普通人为了求得心灵安宁而打坐,还见过有人为了打坐而打坐,楼云昨夜那样也是在打坐,却不知道他为何而打坐。

    楼云说道:“那是我爹爹教我的练功方法,不仅能强身健体,还能修炼内力,是我每日都要做的功课。”他并不打算欺瞒青牛先生,便如实说了。青牛先生奇道:“这么说你还会武功?”楼云点点头,说道:“是,除了这打坐吐纳,我还会练拳。”青牛先生道:“哪日方便时,打拳给我看看。”

    楼云当下拉开架势就要练,却被他制止了,说道:“傻孩子,这是别人家,打坏了桌椅就不好了。”楼云说道:“不会的。”青牛先生忙拉住他急道:“改日再说,改日再说。”心说:“挺聪明伶俐的一个孩子,怎么也会犯呆。”更觉得楼云是性情中人,分外可爱了。

    众人吃过早饭,谢过那家主人就要告辞,主人将众人送至门外,这才依依作别。一路无话,午后时分,两辆牛车便来到凤凰山脚下。

    只见一条用青石板铺就,足足能容纳六驾马车并行的大道直通一处大庄园,大道两边的梧桐树生机盎然、郁郁葱葱,不断有鸟鸣之声从中传来。一行人跃下牛车,沿着青石板大道前行,来到那座朱门灰墙的庄园门外,门上悬挂一块匾额,上书“李府”二字,苍劲有力。

    张卓宇走上前去,对门口一个值守的仆人道:“江南儒生吴冠闲,刘文治、张毅卓、张卓宇来拜,不知李先生回来了吗?”那仆人显然也不同于一般大户人家的奴仆,对“江南四友”的名声也是有所耳闻,说道:“我家主人今日刚回来。四位先生请稍等,小的这便去通报。”不多时,那仆人就回来了,说道:“四位先生里面请,我家主人在正厅相侯。”

    众人便随着那仆人向内走去,不多时来到大院,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站在大厅门口廊下,见众人走了进来,拱手说道:“四位贵宾远道而来,李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四友忙拱手还礼,说道:“早闻李先生高义,今日终于得见真容,实在是我等的荣幸。”

    宾主之间不断客套着便向大厅走去,楼云却不知该如何作为,只得呆呆跟在四友身后,心中却感到奇怪,此前听青牛先生所言还道李泽深也是一个儒生,此时观瞧,却见他一身劲装,却是武人打扮。进入大厅,李泽深请四友坐了,楼云站在吴冠闲身后听着他们闲聊,所闻尽是之乎者也,便觉无聊。

    正心不在焉之时,吴冠闲说道:“云儿,觉得无趣你就去院中玩耍吧,不要走远。”楼云如蒙大赦,向李泽深施了一礼,躬身退出房外。

    来到院中,见西侧有一座花园,其中花草茂密,似有蛐蛐儿的叫声传出,便寻声走了进去,弯腰拨开草丛,果然见到一只大蟋蟀趴卧其中,刚要伸手去捉,身后一个声音说道:“你是谁?你在干嘛?”楼云被吓了一跳,差点一头栽入草丛中。身后那人见此,哈哈大笑起来。

    楼云转过身来,只见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站在那里,一身华服格外抢眼,想到应是此间主人的子侄,说道:“我叫楼云,我是随我家先生来的。”那少年道:“楼云,你干嘛呢?”楼云说道:“我在捉蟋蟀。”

    那少年忙凑上前来,问道:“你捉到了吗?”楼云说道:“我眼看就能捉到它了,却被你吓跑了。”少年不好意思道:“我也不知道你在干嘛呀,这样吧,明天我赔你一个。”如此楼云反倒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连连道:“不用,不用。”

    那少年又说:“楼云,我叫李世基,一向说到做到,今晚我叫人抓几只,明天一定赔给你。”楼云见这个叫李世基的少年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心中对其顿生好感,笑着连连摆手,说道:“真的不用。”

    李世基又问道:“楼云,你说你跟你家先生来的,你家先生是谁呀?”楼云说道:“我家先生就是青牛先生。”李世基闻言,立时瞪大了眼睛,说道:“是那个叫吴冠闲的青牛先生吗?”楼云点点头,说道:“你也知道我家先生吗?”

    “当然知道了。”李世基得意道:“我爹爹经常提起他,说他是当世一顶一的儒学大家,是举世无双的人才。”楼云听他极为认可青牛先生,极为高兴,说道:“李世基,你爹爹真的很有眼光。怪不得我家先生那么崇敬他,昨天还跟我说你爹爹是当今最了不起的人物。”

    其实青牛先生昨天只说李泽深“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并没有那个“最”字,此时他见李世基如此夸赞青牛先生,自己不回赞一下他爹爹就是不够意思了,但想到如果只把青牛先生的原话说了,不能和李世基所说的“一顶一、举世无双”这样的词汇相匹配,显示不出重视,又想不出那样的成语,便加了一个“最”字,将“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改成“是一位最了不起的人物”。

    李世基听罢,郑重其事地频频点头,说道:“这就是英雄惜英雄,好汉惜好汉。”楼云拍手笑道:“李世基,你说的太好了,你爹爹和我家先生都是英雄,都是好汉。我觉得你也很厉害,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

    李世基却接着说道:“青牛先生哪里都好,就是名字不太好。”楼云奇道:“先生的名字哪里不好了?”李世基道:“你想呀,吴冠闲,吴冠闲,无官不就闲在家里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