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都市言情 > 顾先生的独家前妻 > 第六十一章当心玩火自焚
    “你长发的样子很迷人,短发的样子很干练,可现在看起来……”男人摇头,“像一只落汤鸡。”

    沈依澜眉心颦紧,“如果你只是想要奚落我的话,抱歉了。”

    言罢,她扭身就要走。

    男人对着她的背影道:“我是Erich,相信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Erich?!

    沈依澜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紧跟着又加快了脚步。

    回到公寓,温热的水驱走了身上的冰寒,她靠在浴缸边上,想着Erich。

    这个人知道自己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来路?

    出了卫浴间,开了电脑搜索了一下。

    德国Von家族,众所周知,这个家族是德国贵族,Erich的母亲是个漂亮的东方女人。

    他为何会不远万里的来到江北,并且,好像是故意一路跟着自己来到陵园的?

    沈依澜并不清楚当初沈氏的事情,所以,她想要问问冯父,看看他是否知道这个Erich。

    电话拨通的时候,是冯睿接的。

    乍然听到他的声音,沈依澜微怔了一下。

    冯睿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你打座机,应该不是来找我的,是找我妈?”

    “我找伯父。”

    冯睿“哦”了声,“你等一会儿。”

    冯父接了电话,也很认真的想了想,“澜澜,你爸爸并没有跟我提及这个人,更加没有跟德国的企业有什么生意往来。不过……”

    “冯伯父,不过什么?”沈依澜的心猛地悬了起来。

    “不过我最近倒是得到了一个消息,Von家族的另一个成员——Luca,曾经与顾氏秘密接触过。”

    闻言,沈依澜恍然彻悟。

    “那么Luca和Erich的关系怎么样?”

    冯父摇头,“这个应该是不好吧,毕竟作为贵族,怎么可能让一个混血执掌大权?”

    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沈依澜一脸的若有所思,“谢谢你,冯伯父。”

    Erich是为了顾莫琛来到江北的,所以,他可能是自己的敌人,也有可能是自己的朋友。

    想到这些,沈依澜突然有些期待与Erich的下一次见面。

    简单吃了两片面包,沈依澜都没有吹干头发,就那么躺着睡了。

    顾莫琛看着窗外的大雨,看着手机,心中恨恨。

    都没有给自己打一通电话,这女人也真的是没心没肺!

    翌日一早,顾莫琛来到顾氏。

    众人列队欢迎他的回归,有好事之人伸长了脖子,没有看到沈依澜,不由八卦的对视一眼。

    “Ivy没来?”顾莫琛拧眉问。

    “没。”前台忙回答。

    顾莫琛看了眼时间,想要金瀚通知她快些来顾氏,喊了两声,没见金瀚答应,这才想起,他准许金瀚最近一段时间可以不用来顾氏,专心去调查三年前那场大火。

    目光落到设计部总监的脸上,“通知Ivy,立即马上来顾氏,迟到一分钟,扣发一个月的奖金!”

    所有人都懵了一下,总监赶忙打电话通知沈依澜,然,沈依澜却久久都没有接电话。

    总监一脸为难的打了内线,顾莫琛凝眉想了想,“我知道了。”

    匆忙去了公寓,输入密码,看到沈依澜躺在床上,脸色也非常不正常,他一脸担忧。

    “怎么就会病了?难道昨天淋雨了?”一边数落着,一边去打来凉水,帮她降温。

    沈依澜烧的挺厉害,嘴唇干裂,他用棉签帮她沾了沾唇,正好门铃声响起。

    大夫进门帮沈依澜做了一下检查,量了体温,给她吊了点滴便离开了。

    到了中午时分,沈依澜的温度才终于退了下去。

    他刚刚看到了昨天她穿过的衣裳还湿着,知道她昨天淋了雨,一脸的责备。

    “你……怎么在?”她声音沙哑,一脸疑惑。

    “你昨天还真的是有闲情逸致,跑出去淋雨!”

    沈依澜轻呵一声,“你认为那是闲情逸致的话,那么便是好了。”

    高烧之后,全身虚脱,就好像是被谁给打了一顿,她看了眼自己手背上的吊针,目光微滞了一下。

    如果他没有赶来,她怕是现在还烧着。

    “张妈给你熬了粥,现在喝不喝?”

    “好。”

    顾莫琛将她扶起来,因为用力过猛,又扯到了后背的伤,他脸色微微变了变。

    “你知道德国的Von家族吗?”她突然问。

    他拧了下眉,“你怎么知道的这个家族?”

    “听说的。”

    他目光咄咄的盯着她,“从何处听说的?”

    这段时间她一直陪他在医院,而且Luca还是在她回江北之前联系过他的,她绝不可能有机会知道这些事情。

    想着Luca和Erich之间的争斗,顾莫琛理所当然的认为是Erich私下找过她。

    “有句话我必须提醒你,当心玩火自焚。”

    沈依澜很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你在担心什么?”

    “Von家族之间的斗争很激烈,不管是谁,我不希望你淌浑水。”他说完,直接离开,甚至不理会她是否喝粥。

    她看着他盈满怒意的身影消失不见,自嘲的笑笑。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顾莫琛在客厅待了一会儿,终于平复了糟乱的心情,重新进了卧室,看到床头柜上的那碗已经没了温度的粥,粗喘了口气,拿了碗去了厨房。

    他将粥放到微波炉里,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个厨房用具白痴,微波炉要怎么开?

    重新进了卧室,看到点滴已经空了,帮她拔掉吊针。

    “微波炉要怎么用?”他问。

    她一怔,“也有你搞不定的东西吗?”

    “你不告诉是吗?”他那一双眸子里有什么越来越灼亮。

    感知到危险,沈依澜向后撤了撤。

    原本顾莫琛想要偷个香,虽然此刻,她那因为高烧而干裂的唇很不好看,可对他却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然,看着她这如避蛇蝎的样子,他又放弃了。

    终究,那一份骄傲让他不能一次又一次的放纵自己。

    “原本今天想要组织公投,不过你没有来,那么就推后吧。”

    沈依澜“哦”了声,抬眸看着他,“明天就可以。”

    “微波炉要怎么用?”他突然又转了话题。

    沈依澜这一次直接告诉了他,他点头,进了厨房。

    按着她说的,按下开关,定时。

    “叮”的一声,他扬了一下眉尾,也不算很难。。

    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