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都市言情 > 顾先生的独家前妻 > 第五十四章我在,不怕
    “去了就知道了。”

    顾莫琛一脸神秘,明明看着她这样,一颗心酸涩无比,可还是努力的笑着。

    沈依澜最终还是拗不过顾莫琛。

    他带着她来到了他们小时候一起去的农场,这里有棵果树,这么多年过去,已经长成参天大树,据说已经卖出去了好几茬果实,又大又甜。

    顾莫琛睨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沈依澜,让农场主一会儿给他们拿一点儿新摘的果子。

    “我记得你小时候就很喜欢这里,那时候还说长大了也要住在这里。还记得当时你怎么说的吗?”

    沈依澜不掩讥嘲的看着他,“抱歉顾总,我一直长在国外,不记得。”

    顾莫琛一颗心顿如刀绞,她明明还记得那条小河,现在竟然又这样说!

    “那我就继续说,说到你能想起来为止。”

    沈依澜脸色徒然变得很难看,她深吸了口气,“顾总,你是江北的才俊,分分钟上千万的生意不要了吗?”

    顾莫琛薄唇紧抿,未语。

    “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这里,麻烦你送我离开。”

    她现在需要冷静,昨天让冯睿伤心难过,她如今想起来,还觉得很难受,可她能怎么做?

    顾莫琛摇头,“如果你想回去,那么便走回去!”

    沈依澜一脸怒容。

    从这里走回市中心,即便她体力很好,怕也要走上四五个小时。

    烦躁的粗喘了口气,对上顾莫琛那一双透着玩味的目光,她抿了下唇,还真的向着农场入口方向走去。

    顾莫琛一怔,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做。

    急忙跟上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既来之则安之。”

    沈依澜颦眉瞪着他。

    “走吧。”

    自从他知道她介怀三年前的那场大火,他最想要做的是找到证据,慢慢的暖化她的心。

    不管有多少矛盾,不管有多少误解,应该是可以化解开的。

    对上他写满“真挚”的瞳眸,沈依澜的心在摇摆。

    最终,她被他牵了手,来到了房间里。

    “又想故伎重施?”沈依澜发现这是一间房时,讽刺的看着他。

    “不是,只是怕你晚上害怕!”

    她或许忘记了,小时候,当夜幕降临之后,这里会有野兽的叫声,他还记得她泪流满面的抱着兔子布偶敲响他的房门的那一幕。

    “我为什么要害怕?我又没有做亏心事!”

    她字字句句都在暗指三年前的那场大火。

    顾莫琛喉间梗塞的厉害,良久,他深吸了口气,“好,你如果坚持的话,随你。”

    虽然农场环境真的很好,可以让躁乱的心慢慢沉静下来,可沈依澜不喜欢这里。

    任何能够让她回忆起小时候与他在一起的快乐时光的地方,她都不喜欢。

    至于为何不喜欢,为何感到畏惧,她不清楚。

    农场主敲门让她出来,盛情难却,她只能出来。

    所有的都是她喜欢吃的,她看了眼顾莫琛,秀眉几乎拧成了一团。

    “你家男人对你可真体贴!”农场主的老婆笑着说。

    沈依澜拧着眉,脸上的不悦之色越发浓重。

    “我们不是夫妻,只是上下级关系。”

    农场主老婆一愣,随后很认真的想了想,“不对啊,我记得你们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的,你们没有成为夫妻?”

    农场主清楚的看到了沈依澜眼中的怒火,扯了扯自家老婆的手。

    “好好好,我记性不好,你们赶快吃。”

    沈依澜粗喘了口气,食不知味的吃了两口就准备放下筷子,顾莫琛给她挑了一口西蓝花,“尝尝这个。”

    当着众人的面儿,他这般亲昵的举动让她非常不喜,一把拂开他的手。

    顾莫琛并没有觉得尴尬,又凑了上去。

    两人反复数次,西蓝花掉在她的衣裳上,一大片油渍。

    沈依澜懊恼无比,来的匆忙,她根本就没有准备换洗的衣裳!

    农场主老婆看了他们一眼,给沈依澜拿了一身自己的衣裳。

    “这油渍得快点儿洗,你先穿我的吧。”

    沈依澜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顾莫琛,进去换了衣裳。

    顾莫琛还是第一次看到沈依澜穿这种花花绿绿的衣裳,顿时忍俊不禁的掩唇笑的愉快。

    沈依澜知道自己此刻很滑稽,她冲他翻了个白眼,回了房间。

    夜幕一点点的降临,农场的夜晚很寂静,沈依澜躺在炕上,想要快一些入睡。

    有连哭带笑的嗥叫声传入耳中,沈依澜心下一凛,捂着耳朵,可还是能够听得清楚。

    她辗转反侧,越是害怕,越是觉得那嗥叫声恐怖至极。

    “笃笃——”

    敲门声传入耳中的时候,沈依澜瑟缩了一下。

    “谁?”

    听着这带着颤音的声音,顾莫琛的心揪痛了一下,“是我。”

    闻声,沈依澜心中的惧意倏然散了大半,却硬着头皮问:“有什么事儿?”

    “你听到了嗥叫声了吗?”

    沈依澜抿着唇,“没有,我听音乐呢。”

    明显的口不对心!

    顾莫琛抬手揉了揉额角,“那你早点儿休息。”

    门里,沈依澜竖耳倾听,脚步声渐渐远去,她咬着唇,叹了口气。恰好又有嗥叫声传入耳中,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打着哆嗦。

    其实顾莫琛根本就没有离开,他在等着沈依澜心甘情愿的打开房门。

    嗥叫声越来越厉害,沈依澜踟蹰了一会儿,下去开了房门。

    对上门外顾莫琛那双充满关切和笑意的深瞳,她恍惚了一下。

    时间穿梭,仿佛又回到了曾经年少时。

    她手里抱着兔子布偶,怯怯的站在他的门外,想要从他那里获得安全感。

    顾莫琛不受控制的一把将她捞入怀中,“我在,不怕!”

    这四个字,曾经年少的他也曾说过,虽隔经年,可当这四字传入耳中的时候,依旧可以暖人心脾,给她安宁。

    顾莫琛紧紧的抱着她,“只是野兽的嗥叫。”

    沈依澜嗅着独属于他身上的气息,虽然心中抗拒,可还是贪恋着不肯从他怀中撤开。

    抱了她一会儿,她轻轻推开他,“已经不怕了!”

    “确定?”他一瞬不瞬的望入她的眼睛。

    “嗯。”

    “好。”他笑了笑,转身离开。。

    嗥叫声再度响起,她心下一悸,完全不受控制的拉住了他的手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