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都市言情 > 顾先生的独家前妻 > 第四十一章还在跟她装?
    闻言,她快速的环视了一圈,香水百合,各种关于珠宝设计展的碟片,还有那只曾经沈依澜非常喜欢的兔子。

    她如同疯了一般冲了上去,就要去撕扯那只兔子的时候,顾莫琛寒声道:“如果你敢撕了,我一定会让你如同这只兔子一样!”

    闻言,金美妍脸上的血色急剧褪尽,眼睛也瞪得滚圆。

    只是一只兔子,他竟然就会用这么森冷无情的语气警告她!

    心就好像是被一把钝刀子一遍遍的刺入,翻搅……直到最后,痛不欲生。

    门外,沈依澜原本只是想要静静的听听他们会说些什么,然后,毫不犹豫的搬走。

    然而,就在刚刚,她改变了决定。

    但凡是让金美妍不高兴的事情,她都觉得做起来非常有意思。

    索性按了密码,开门进去。

    “金小姐?”

    还在跟她装?!

    金美妍咬牙瞪着她,心中被压抑着的愤怒顷刻燎原,以至于她完全失去理智的向着沈依澜冲去。

    沈依澜没有躲开,当着顾莫琛的面儿自己受了委屈的话,顾莫琛会作何反应呢?

    清脆的巴掌声没有如期传入耳中,她静静的看着眼前用力抓着金美妍手腕的顾莫琛,没有半分的喜悦。

    倘若三年前,当金美妍跟她说顾莫琛不要她的时候,他可以这样冲下车,如同一个王子般帮她挡了所有的羞辱,她会觉得自己很幸福。

    而现在,她的心里除了不屑,也只剩下不屑了。

    对上他一双阴冷萦绕着怒意的沉眸,金美妍不由心紧,她用力扭动了两下手腕,却换来他更加大力的攥握。

    “放开!好疼!”金美妍带着哭音嘶嚎着。

    因为之前沈依澜若有若无的挑拨,无论现在金美妍做了什么,在顾莫琛的眼中都是在做戏。

    他冷冷的看着她,声音异常冷酷的说道:“金美妍,我们彻底的结束了,不要再来纠缠我!”

    言罢,他松开了手。

    金美妍失力,狼狈的摔在地上,“阿琛,你不能这样对我!”

    盯着此刻狼狈至极的金美妍,沈依澜以为自己的心情会非常愉悦,可矛盾的是,她并不觉得畅快。

    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了以前傻傻的自己。

    金美妍撑着地,缓缓的爬起来。

    顾莫琛一直面容冷酷,冰冷的目光在移到沈依澜的脸上时,变得温柔。

    金美妍的心好似滴血,痛到五官扭曲。

    还真的是风水轮流转,就在三年前,她也曾欣赏过沈依澜的狼狈,却不想,今时今日,她竟然也会成为被欣赏的那个人。

    三人对视,气氛相当压抑。

    顾莫琛牵着沈依澜的手,温声道:“去看看卧室。”

    她没有拒绝,不管欣赏金美妍的狼狈时,她是否心中畅快,终究,金美妍的狼狈她乐见其成!

    只是,离开时,她扭头看着她的那一眼,异常复杂!

    金美妍的手越收越紧,指甲深深掐入掌心的痛也无法抵消心痛。

    卧室的床上,零散的布满了玫瑰花瓣,沈依澜眼睛瞪圆,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顾莫琛勾着嘴角,“喜欢吗?”

    沈依澜面色冷淡,“是不是每个男人都以为女人喜欢玫瑰?”

    他扬眉,难道不是吗?

    沈依澜走到床前,手握住床罩边角,用力一抖。

    玫瑰花瓣飘飘扬扬,如同一场玫瑰雨,落了顾莫琛一身。

    顾莫琛眉心紧拧,眼底阴云迅速密布。

    他以为她会喜欢,怎料,她竟然会这样做。

    “顾总,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玫瑰花!”

    其实,哪里有女人不喜欢象征爱情的红玫瑰呢?

    只是,她不相信顾莫琛的心。

    顾莫琛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一双眸子更是明灭不定。

    “笃笃——”

    他正想要发火,传来敲门声,未及他们应声,金美妍开了房门。

    看到此刻的顾莫琛,金美妍微怔了一下。

    “你可以走了!”顾莫琛压抑着满腔怒火,声音冰冷。

    金美妍握着门把手的手用力收紧,“我同意你之前的那个提议。”

    她没有那么容易认输!

    与其被经纪公司当成聚敛财富的交际花,倒不如顺着顾莫琛的意思去国外拍戏。等到她足够强大了,她还会回来!

    这个决定出乎顾莫琛的意料,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薄唇轻启:“具体的事宜,我明天会让金瀚联系你,时间不早了,不送了。”

    金美妍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依澜,眸中的恨意毫不加掩饰。

    待到金美妍离开,顾莫琛才缓步向着沈依澜走近。

    她咬着唇瓣,步步后退,直到后背紧贴在墙上,再也无路可退的时候,顾莫琛将她困在两臂之间。

    危险而冰冷的气息霎时将她包围,她心悸,却逼着自己不输气势的与他对视。

    “Ivy……”顾莫琛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你现在就是一只扎人的刺猬,可是我会一根一根的将你的刺拔掉。”

    她失笑,“顾总这话未免说的太狂妄了!”

    这么多年所受的屈辱,爸爸的死,沈氏的倾覆,他想要取她命的无情,正是这些,才生出了这些刺。

    拔掉她的刺的唯一方法,就是消弭掉她心中的泼天恨意。

    而恨意,岂是那般容易就能够消弭的?

    这场狩猎游戏,要么他死,要么她亡,绝对不会有第三种结果!

    她眸中的淡漠徒然被恨意和愤怒取代时,令他有片刻的怔忪。

    想要再细看一下时,她已然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只是他的错觉。

    沈依澜轻轻推着他,“原本我不打算住在这里,可刚刚金美妍已经知道了,我就没有理由再搬走,但是,并非我的本意。”

    他嘴角邪肆的上扬,“最终结果就是你住在这里了。”

    她亦是冷然的笑笑,抬手看了眼时间,“时间不早了,不送了。”

    “你真的相信金美妍已经离开了?”

    “我突然发现顾总这个人真的自我感觉很好,又很喜欢找客观理由。你想留下,却非要用别人做借口,不好笑吗?”

    顾莫琛拉着她的手来到窗口,指着下边的一辆红色法拉利,“看到了吗?”

    沈依澜耸了耸肩,“记得遵守游戏规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