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其他综合 > 陛下,你的妖妃爬墙啦 > 第52章:把罪臣苏恒给我拉出去
    单木兮处之泰然,脸上甚至微微带着笑意:“那么,在杀我之前你可否告诉我,是谁想要我的命?”

    老和尚大概觉得对一个将死之人说实话没什么,回答的很爽快:“还能有谁?当然是苏恒大王爷。”

    “苏恒?我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谋害于我?”

    “这你就得问去问恒王爷了。不过估计这辈子你是没有机会问他了,以后在阎王爷那里问吧!”

    话说完,老和尚目光凌厉拿起匕首就要刺过去。

    “当!”

    只听到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那个人的匕首落在地上了。

    朴剑峰几乎是从天而降,长剑不偏不移的击落了老和尚的匕首。

    然后不待老和尚反应,朴剑峰已经快速的刺出几剑。

    老和尚也是一个练家子,而且武功了得。朴剑峰连刺几剑都没有伤到他的毫发。

    单木兮趁着他们打斗之际,早就跑了。

    香荷和绛珠也听到了动静,两人大声呼叫:“来人啊!有刺客!快点保护美人!”

    四个侍卫围着单木兮,将她当成了重点保护对象。

    单木兮有些着急:“都围着我干嘛?快去帮朴侍卫。”

    于是有三个人跑过去和朴剑峰合力打老和尚,人多力量大,几招之后老和尚束手就擒。

    朴剑峰迅速地将他捆绑起来。

    老和尚现在才恍然大悟:“我就说为什么大殿里只有单木兮和一个侍卫,你们怎么会如此大意?原来你们是在故意引诱我出现!”

    朴剑峰笑道:“在大街上发生的惊马事件,美人已经发现了问题。知道你们不会善罢甘休,干脆就故意引你们出现,没想到还真抓了一个活口。”

    香荷拍着手掌:“朴侍卫,刚刚打架的时候,你的样子可帅了!”

    一句话说得朴剑峰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口上却道:“这个……这是大家的共同看法。”

    香荷掩面而笑:“王婆卖瓜!”

    绛珠却是一脸的担忧:“朴侍卫刚才没受伤吧?我看这个老和尚武功也挺了得。”

    朴剑峰一脸的洋洋自得:“他能伤得了我?再怎么说,我也曾经是守城将军!”

    香荷翘起了大拇指:“话说今天早上在城门口,我那么打你,你就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只是长得好看可能就是个绣花枕头,没想到武功还不错!”

    绛珠一脸责备的看着香荷:“这丫头,人家不跟你一个女孩子一般见识,你到不知好歹起来了。”

    “嘿嘿!我不也是刚刚才知道朴侍卫武功了得嘛!”

    单木兮看了看日头:“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对呀对呀!刚刚在皇城里惊马事件估计已经早传到皇上耳朵里了,说不定现在皇上正担心着呢。”

    绛珠说话真是神准。

    苏衍确实知道了惊马事件,而且那匹马的主人居然在飘香阁跳楼了。

    飘香阁是长安城里出名的茶肆。去那里玩的一般都是达官贵族。

    里面都是些上好的茶,平常老百姓也喝不起。

    而且据仵作说,那个跳楼的老者身上还有一个腰牌:恒王府的腰牌。

    苏恒……

    苏衍真的不能理解自己的这个哥哥为什么会揪住单木兮不放,大老爷们几次三番的出手伤害那一对无依无靠的母子!

    上次在画舫,朴剑峰出示了在药人身上发现的腰牌。苏衍左思右想总觉得苏恒再嚣张跋扈也不会做这种对自己无利而有害的事,所以苏衍只是命朴剑峰在被地里查探,却并没有处理苏恒。

    没想到这次事件又好像与苏恒有关,苏衍正一筹莫展,有人来禀报,今天朴剑峰抓的和尚在天牢里自杀了。

    将腰牌把玩了好久,苏衍皱了皱眉,命李公公:“去恒王府请恒王爷来一趟吧!”

    李公公面露难色:“自从皇上您登基以公,恒王爷整日声色犬马,不问政事连朝都不上……老奴怕是请不动他!”

    苏衍看了他一眼:“你年老请不动,那就带上几个年轻力壮的侍卫去请。”

    那目光里的锐气,已然让李公公不敢再看他第二眼。

    李公公低着头往外退:“老奴这就去!”

    苏恒正在喝酒,手里拿着酒杯,显得有点心事重重。

    他的元配王妃牡丹问他在想什么?

    苏恒告诉她,昨晚他梦见一只豹猫突然扑向他,咬了他一口。

    牡丹一脸的大惊失色,说是这梦不太吉利。

    苏恒笑了笑:“这段时间我尽量夹着尾巴做人,总不会人在屋中坐,祸从天上来吧?”

    话刚说完,便有人通报:“内务总管李公公求见!”

    苏恒脸上充满了狐疑:“那个老阉贼,他跑来干嘛?”

    牡丹道:“他毕竟是内务总管,不管怎么还是见一下吧!”

    话刚说完,李公公已经带着八九个侍卫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苏恒一脸的不悦:“李公公,你这作派是来捉拿本王归案?”

    李公公面无表情地拱了拱手,象征性的行了一礼:“小的不敢!小的是奉皇上之命来请恒王爷一聚!”

    苏恒看了看那些绷着脸的侍卫,多少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看来是鸿门宴呀!本王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李公公冷笑了一下:“恒王爷果然是经过风浪的人,明白事理。那就请吧!”

    苏恒还喝了一杯酒这才昂首挺胸的跟着去了。

    不就是见皇上吗?

    不就是见自家老二吗?

    他一脸的坦然。

    御书房里,苏衍神情肃严的看着苏恒:“大哥近来忙得很?”

    “一个被闲置着的王爷,有什么好忙?”苏恒高昂着头,显得非常桀骜不驯。

    “可我看你还真是没闲着!只是朕有一事不明白:你为什么对单木兮一直怀恨在心?”

    “能不怀恨吗?”苏恒一脸的鄙夷之色:“好女不嫁二夫,结果她还嫁给两个皇帝!嫁也就嫁了吧!偏偏这女人还是个祸水!”

    “……”这口气很呛啊,苏衍顿了一下:“一介女流,怎么就成了祸水?”

    “呵呵……”孟逸尘一阵冷笑:“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你老二不会和我反目成仇。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我苏氏家族不会成为大臣的笑柄。堂堂九五至尊却取了一个寡妇,这简直是个大笑话!”

    “你……”苏衍的的怒火瞬间被点燃:“来人啊!把罪臣苏恒给我拉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