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其他综合 > 陛下,你的妖妃爬墙啦 > 第46章:祸根亲种
    香荷听单木兮要那盆“绿牡丹”,突然想起昨天下午自己手痒,好像对绿牡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脸色吓得铁青,香荷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那盆……那盆绿牡丹……绿牡丹它……”

    话没有说完,目光带着乞求看着绛珠。

    绛珠已经猜到懵懵懂懂的香荷可能闯了祸,赶紧道:“美人,容绛珠多一句嘴:丽妃娘娘送给你一盆珍贵的黑色大丽花,你又回了一盆珍贵的绿牡丹,这样的回礼方式有违你今天的初衷!”

    在2019年职场混得风生水起的女人怎么会不懂人情世故?单木兮也不是一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人,只不过想想自己也许在这个云溪国皇宫呆不了多久,她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太多人记恨刘稚果。

    “那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单木兮道。

    绛珠松了一口气:“是。”

    “那盆绿牡丹,你们把他送人吧。”

    绿牡丹珍贵,但单木兮觉得也没见多漂亮,也许它的珍贵,只不过是因为太稀有罢了。把这种太招摇东西放在自己的地盘,好像自己在和人争宠似的,单木兮不屑做这种事。

    早就被吓得差点虚脱的香荷赶紧点头:“是是是,奴才这就去办。”

    话说完香荷赶紧往外跑,她将那盆据说是天价的菊花“绿牡丹”用布包好,扔到井里了。

    只有这样,香荷才觉得万无一失。

    做完这些,她靠在井沿上休息,坐了没多会儿,突然感觉背后凉风习习。

    猛然想起,这井好像以前淹死过一个小皇子,香荷吓得花容失色,起身正想跑,却被人叫住了。

    “香荷,你鬼鬼祟祟的在干嘛?”来者正是新近跟着丽妃娘娘的小方子。

    香荷下意识的看了一下井里,看不到“绿牡丹”的影子。

    松了一口气,香荷一脸的云淡风轻:“我在这里晒晒太阳也成了鬼鬼祟祟?小方子,你这是没事想找事吧?”

    小方子假装无意的走到了井边,往下面看了看,虽然水有点浑浊,但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于是笑了笑:“我开个玩笑,香荷姑娘不至于此吧?”

    香荷扬了扬眉:“我还有事,先走了。”话说完,拍拍身上的灰尘就要走。

    “香荷姑娘……”小方子叫住了她:“其实是丽妃娘娘宫里还想增加几个宫女,可娘娘说没有用着称心的。那天见你维护自己的主子,娘娘对你实在赞赏有加,希望你能到婉心阁服侍丽妃娘娘。”

    想挖墙角?

    可是我觉得单美人也挺好的,香荷笑嘻嘻的看着小方子,并不说话。

    小方子走到她身边有意的压低声音:“良禽择木而栖,香荷你想想谁才是当今皇上的宠妃……”

    “在这后宫谁是我们这些奴才的主子,我们应该听命于谁,从来都不是我们说了算。皇上把我安排到哪里,我当然就只能在哪里尽职尽责。烦请小方子转告丽妃娘娘,谢谢她的美意,但香荷不敢螳臂挡车,皇上叫我服侍谁我就服侍谁。”

    话说完,香荷便走了。

    连头也没回。

    总算把自己做的错事掩盖过去了,她的心情轻松了起来,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

    在皇宫里香荷和绛珠不言而喻的有着特殊的身份和地位,所以虽然年龄小,那些太监和宫女们见到她们都是叫姐姐的。

    此时一个宫女便告诉她:“香荷姐姐,你回去的时候可要小心一点,果王爷把他的大狗追风带到梧桐殿了。”

    “哦……”香荷应了一声,走路当真小心翼翼的。

    在这宫里,养猫养鸟的人不计其数,养狗的恐怕只有果王爷了。追风是他从氐族带来的,据说本来就是一种猎犬,凶猛无比,但确实比较听话。

    只要果王爷在,追风还是乖乖的。

    进了梧桐殿的大门,香荷果然发现那只大狗被拴在一棵梧桐树下。不敢去招惹这只大狗,虽然她也知道这狗并不多事。

    带着讨好的笑容,香荷怯怯的从追风身边溜了过去。

    殿里传来果王爷清脆的笑声。

    新皇当初刚刚搬进宫里就带果王爷玩过几次,所以香荷她们和果王爷也算是老熟人了。

    赶紧进去,香荷老远就叫了一声:“果王爷,香荷可想你了!”

    然后主仆人一个熊抱。

    其实香荷也不过十六岁,童心未泯,就是一个大孩子,她和果王爷能玩到一起。

    果王爷见了香荷也是特别高兴,拿出一个弹弓跟香荷炫耀:“看看这个!厉害吗?”

    香荷单纯,并不因为他的身份特殊就阿谀奉承:“好像不太厉害吧?这个弹弓很常见!”

    刘稚果眉毛一扬,一脸的傲娇:“你是没见识过我玩弹弓的本事!”回过头看了一眼单木兮:“娘亲,你告诉她!”

    单木兮一楞:“我也不知道啊!”

    刘稚果恍然大悟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我忘了娘亲记不得以前的事!”

    单木兮点着头:“那果儿跟我们说说呗!”

    刘稚果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我还是给你们表演一下吧!”

    放眼院子里,有几棵高大的梧桐树。刘稚果想了想,好像心里已经有主意了,指了一下梧桐树上的一片叶子,刘稚果的语气非常自信:“我可以马上把它打下来!”

    话说完便拉直了弹弓……

    “啪!”

    “哎哟!”

    果儿手里的弹弓弹了一个石子出去,却听到一声尖叫。

    众人马上跑出去一看:苏恒在外面捂着胸口,好像已经疼得脸都扭曲了。

    果儿这一弹弓打出去,居然就打着他了!

    看来恶有恶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痛?”单木兮有点幸灾乐祸:“活该你痛!恒王爷,你在外面鬼鬼祟祟干什么?”

    “老子只是路过!”苏恒痛得鼻子眼睛连着一块,加上他比较胖,那表情看起来有点搞笑。

    “哈哈……”刘稚果童言无忌:“恒王叔,你这样子可真难看!”

    苏恒马上一副气冲牛斗的样子:“小野种!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老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么会难看?”

    这嘴可真臭!哪有一点王爷应该有的作派?

    单木兮脸色一沉:“苏恒,我看你真是狗胆包天!居然敢口出狂言亵渎先皇!”

    苏恒眼神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你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哪里亵渎先皇了?你休想给我扣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先皇驾崩之前可是给果王爷正了名的,承认了果王爷的嫡子身份。现在你一口一个小野种的骂果王爷,是说先皇在撒谎,还是说连先皇都是野种?”单木兮的目光,充满威胁意味。

    苏恒愣一下,大概是自知言语有失,也不闹着胸口疼了,爬起来就打算走。

    不过看来小稚果并不想放过他,小家伙一脸怪笑地回过头看着追风,吹了一声口哨。

    “汪!”

    那头叫吹风的大型猎犬,突然挣脱了绳子,朝苏恒扑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