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公主听女侍卫来汇报,道:“小丫头真是肯为我牺牲,以后我要重用她。今天便让她好好享受吧!你们下去给司马公子准备些大补的食物,给他补充下体力。”

    雯珺和向芦恩爱了半天,终于穿衣服起床,雯珺按照向芦说的急匆匆去见公主了。

    太平公主一见雯珺气色红润的走过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笑着说:“小卓,你怎么一脸的春波荡漾啊!是不是做了什么好事!”

    小卓顿时哭了起来道,“公主,你要为我做主,你说司马公子人很正直,很爱他的妻子,我本想好好劝他,忘了妻子,从了公主。但却不知道他吃饱喝足后,显出了本来面目。他外表儒雅,内心却兽性十足。他,他将我按在床上,侮辱了我。”

    说完,雯珺大哭起来,一副被人强暴的痛苦状。

    太平公主倒不计较这些,对于她来说,男人不过就是**工具。道;“好了,小卓,别哭了,女人都有这么一次。本公主赏你一百两黄金补偿你。”

    雯珺还是继续哭泣道:“公主,我看见见司马公子身上好像有些红疹,他那么风流,不会是得了花柳病吧!”

    太平公主吃了一惊,道:“那天他的身体我也看过,白滑滑的,哪里有?”

    雯珺道:“那时并没有发作,他自来长安,什么女的都向他示好,那些青楼妓女还不得为他献身。”

    “有理,不去找个医生看看。”

    “公主,一个男的算什么,但闹到全城人都知道就不好了。”

    “再观察几天,若你也被他传染,那我就赏你百金,治病去吧。”

    雯珺嚎啕哭起来,“都是那该死的司马向芦,让我以后怎么办呢?”

    太平公主见雯珺这样也感到同情,同时也暗自庆幸。

    女侍卫过一段时间就强行扒开向芦的衣服,果然发现有红色斑点。

    雯珺也向女侍卫展示自己身上的红色斑点。

    太平公主听了女侍卫的话,立刻输了一口气,“幸好,小卓替本公主感染了。来人,把司马向芦给我赶出去,让他回家祸害他妻子去吧!”

    “公主,小卓呢?”

    “给她几百两金子,也让她回乡嫁人吧!”

    于是,第二天天不亮,向芦被女侍卫扔到了街上。雯珺则向公主辞行,哭着离开了。

    章府内,雯珺见向芦换了身衣服。

    “还招蜂引蝶吧?”

    “雯珺,那是形容女人的。”

    “你看你那德行,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

    向芦只得低头默认,雯珺则拉着向芦的手道,:“今晚,你得伺候好本雯珺公主。”

    向芦被雯珺一说,羞得要命。

    太平公主深信司马向芦和小卓得了花柳,而且二人非亲非故,心中甚至对小卓还有些可怜。

    “来人。”

    “公主,什么事?”

    “你们暗中去看看小卓怎么样了?要不要紧,不行就给她找太医。”

    “是,公主。”

    两个女侍卫行礼后,便满城寻找刚离开不久的雯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