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公主带着雯珺向柴房走去,前方女侍卫打开柴房的门,雯珺跟着进去一看,向芦正饿得快虚脱了,嘴唇发白地躺在柴木堆上。

    “怎么样,你还是从了吧!”

    向芦闭着眼睛仍然躺在那里,雯珺则心疼得要命,心想:夫君只要你平安就好,我不在乎你和这妖妇有过什么。

    太平公主见向芦不回答她,占有欲更加强烈,便道:“我就不信你不是个男人,你们都出去。”

    左右侍女明白公主这是要霸王硬上弓了,于是赶快退出门外。雯珺心想:经这妖妇折腾,夫君还不死掉。

    “公主,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我有办法让他心甘情愿服侍你。”

    向芦一听是雯珺的声音,微微睁开眼,雯珺朝他使了个眼色,向芦便沉默不语,不认雯珺。

    “你有什么办法?”

    “公主,你已经饿得他虚脱无力,就算你强求,也不会有太多快感。不如好吃好喝招待他,让他体力充沛。他不是家中有妻子吗?他不是对自己的妻子忠贞不渝吗?我就让她对自己的妻子有渝。”

    太平公主看到雯珺刁蛮坏坏的模样更像自己,心里十分高兴,道:“他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让我等太久,我拿他还有别的用。”

    雯珺点头遵命,道:“奴婢定不负公主所托。”

    公主带着侍女离开了,留下两个女侍卫帮雯珺的忙。雯珺道:“把他给我抬进房里,好吃好喝伺候。”

    向芦被女侍卫架到一间十分奢华的房中,并把他放到柔软的床上,不一会,山珍海味,鲍鱼海参等都端了上来。

    雯珺让女侍卫外边候着,待她们关上房门后。雯珺立刻来到床边,扶起向芦,道:“夫君,你受苦了。”

    向芦真是说话力气都没了,雯珺赶快扶向芦到饭桌前吃饭,向芦是狼吞虎咽顾不得什么潇洒形象。

    一会儿,向芦恢复了力气,道:“夫人,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你就做公主的男宠呗!公主还挺美的。”雯珺故意逗向芦道。

    “雯珺,你再说,我可真要生气了。”

    “雯珺,怎么不叫夫人了,你不会真有那种打算吧!”

    “我哪有?这样叫亲切嘛!要不我叫你大小姐。”

    “算了,还是叫我名字吧,夫君。公主如今铁了心要夫君,以夫君的魅力和能力肯定让公主欲罢不能,到时,你估计真的要被她榨干,杀掉扔到路上。”

    “雯珺,你怎么还开玩笑。我看公主府森严,逃出去太难了。为今之计,唯有依靠夫人了。”

    “我能做什么?我想带你出去,但那两女侍卫看得好严。”

    “不,听我说,你一来,我便有了计划。夫人,附耳过来,我给你说。”

    雯珺便靠近听向芦说,门外的女侍卫在门外监视,见二人动作亲密起来,便道:“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还说对自己的妻子至死不渝呢,见到个年轻貌美的就把持不住了。”

    向芦知道外面女侍卫偷看,但雯珺是自己的妻子,有什么担心的,便脱掉雯珺的衣服解下床帐,真得做起羞羞的事。女侍卫见状,一个留守门外,一个则跑去禀报公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