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其他综合 > 天下唯你:惹不起的大小姐 > 第19章 (十九)赏秋楼
    向芦自从离开了成都城,一路上或是徒步,或是搭乘顺道的驴车,欣赏着蜀地风光,惬意地向汉中而去,打算经此再到长安城。

    再看卓大小姐,无所事事,天天忙着应付父亲安排的亲事。于是,卓雯珺把心一横,决定去长安舅舅家住上一段时间,卓一林同意了,心想:如果哪家京城贵公子看上了雯珺,也省了自己不少事情。

    雯珺一行人便急匆匆离开了,之所以着急,是因为大小姐催促得厉害。

    向芦就这样进了汉中城,见汉中古香古韵,颇有些汉朝气概,于是决定先逗留几日。

    “快去看哪!老王爷又求文了,这次赏赐黄金百两。“一大群百姓和读书人都向城中跑去。

    向芦感到奇怪,便也跟着看热闹,只见前方街上贴着告示,旁边一下人高喊道:”王勃于滕王阁写下不朽骈文,令滕王阁名垂千古。今王爷在汉中修建赏秋楼,西望汉水,景色雅致,如此之楼,怎能不如滕王阁,现求文章,若能使赏秋楼名噪一时,则赏黄金百两。“

    司马向芦一想王勃那种才华,现今几个能有,还是算了吧,我找个地方歇歇脚。

    于是,向芦离开了沸腾的人群,准备找间破庙里栖息几晚。

    向芦点着一堆柴火,看着熊熊的火光不免心生悲叹,再看外面,秋色萧条,一股悲凉,再加上自己没有被子,夜深了,冻得发抖。

    “哎,命运啊!”向芦拿着烧焦一头的木棍,文兴大发,在破庙墙壁上写道:

    余独爱秋之碧水起微澜,翩翩之悄然。余独爱秋之凉风带阵寒,落落之幽怨。余爱之,秋日未来之寂寞,更爱之,我心之虔虔。

    余望之,山木凋兮风卷,红尽沧桑兮天之蓝。余望之,野草漫兮霜掩,黄极容哀兮川之沿。余望之,近而即远之忧欢,余望之,思而不得之缱绻。

    须韶词兮秋风含,白衣飘兮长河岸。数风华兮传百年,士无双兮今与前。

    倒霉人司马向芦留。

    好一派凄凉的秋景,从南方到北方的分割线。向芦写完后,放下棍子,倚在火旁的破椅子上,睡着了。

    第二天,向芦便被冻醒,心想得赶快赶路,在冬天真的到来前赶到长安城。于是向芦匆匆起身,向北门走去。

    出了北门,向芦准备拦一辆去长安方向送货的驴车,一边走,一边回看。

    “站住,刚登记出城的那个。”

    向芦一见守城的官兵正在追自己,连忙吓得六神无主,心想自己没犯事呀。

    官兵连忙追上来,气喘吁吁道:“是司马向芦吗?”

    “是小人,两位官爷,小人没犯罪呀?”

    “不是抓你的,王爷有请。”

    司马向芦一脸懵,被两位官兵拉到城中王府去了。

    向芦到了王府,见大厅上坐着一位有胡须的六十多岁的人,正在读一张纸。

    “王爷,人带到。”

    老王爷抬起头,看了看,觉得向芦真是少年俊才,仪表不凡,气质不与众人相同。

    “南城荒废庙中文章是你写的吗?”

    “是…小人。”

    “来,坐下,老夫可算找到知音人了。”

    向芦顺着王爷的指向坐在下边的椅子上。

    “我的管家尿急便入了破庙,见墙壁文章不错,就给我抄写回来,我令全城找你,可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

    ”谢王爷抬爱,小人只是胡乱写的。”

    “你莫要谦虚,虽比不上王勃,但说到我心坎去了。”

    向芦沉默,不敢多问。

    '想我曾随先王(李世民)征战四方,如今却要受那妖后(武则天)的摆弄,真是‘数风华兮传百年,士无双兮今与前’,我被武皇后以养病为由流放到这,长孙无忌被冤而死,司马煜更是满门被害。我真对不起司马煜,他可是我都最得意的门生。”

    李老王爷一边说一边流泪,然后看着愣住的司马向芦道:“本王话多了,忘了正事。本王向来说一不二,来人,给司马公子黄金百两。”

    这时侍女端来一个大盒子,打开一看足足几百两黄金。向芦被惊得说不出话,心想:拿着这么多黄金,自己太不安全了。

    ”如此,谢王爷了。“

    “司马公子是否要远行,我派人保护你。“

    司马向芦心想:这么多黄金,我得先回成都把母亲的房子买回来,再给母亲的坟墓大修一番。

    于是,向芦拜别了老王爷,买了辆马车,又把剩余黄金伪装了一番,赶回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