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独步江湖 >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一册玉简(求月票)
    不过让方休略微好奇的是,东方鸣这位武当道子,竟然敢深入禹州前来见他,倒是有那么一些胆气。

    毕竟以正天教跟武当派的关系,就算他将对方强留下来,武当也无可奈何。

    纵然这样传出去,对正天教的影响不太好。

    可是名声这东西,方休向来不会在意。

    毕竟……

    莫名的,东方鸣感到心中一寒,似乎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到了他这个境界,对于这冥冥中的感应,自然不会不信。

    “这次我前来乃是奉我派掌门之命前来,将一样东西交给方圣子!”

    坐立不安的东方鸣直接从位置上站起,拱手说道。

    武当掌门?

    闻言,方休眼神变幻了一下,声音渐冷说道:“什么东西?”

    对于玄胤,他可没有忘记。

    当初跟墨倾池交手的时候,对方就曾不顾颜面的出手。

    方休向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大气的人,这笔账,他可是一直都记着。

    东方鸣自衣袖中取出一册玉简,随后便见玉简仿若被一只无形大手托起,朝着方休飞了过去。

    然而,那枚玉简在距离方休身前不过五尺的时候,便直接停顿在了半空中。

    紧接着,便见玉简在半空中摊开。

    一个阴阳太极图篆刻在玉简之中。

    随着玉简的摊开,阴阳太极图便犹如活了过来一样,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爆发,将周围的空间都给冻结了起来。

    轰!

    阴阳太极图自虚空中呈现,继而向着方休镇压而去。

    “哼!”

    方休冷哼一声,手指直接朝着阴阳太极图点出。

    看似平凡的一击,在蕴含了万般道韵。

    当两者相触的时候,刹那间爆发出一股无形的波动,随后就看到空间猛然间破碎开来。

    一个不过三尺方圆的漆黑瞬间出现,顷刻将阴阳太极图给拉扯了进去。

    只见阴阳太极图猛然间溃散,化为了一道虚幻的身影。

    东方鸣当即低头行礼:“弟子见过掌门!”

    “玄胤!”

    方休眼睛微眯,看着眼前的虚幻人影。

    他知道这不是玄胤的本身,更像是一道身外化身,藏在那阴阳太极图中。

    如果阴阳太极图不被摧毁,这道身外化身是不会显现出来的。

    “你能化解本座这一招,倒是有些实力,昔日你杀我派道子时,本座就曾跟你说过,待你成就真仙之日,自会来寻你。

    不过本座也不以大欺小,时间限定在一年内,给你足够的时间熟悉真仙境界,决战的地点亦有你来挑选。

    届时本座自会昭告江湖,你如若心怯,也可认输,本座绝不勉强!”

    玄胤说完,那道虚幻的身影直接消散。

    “战书?有意思!”

    对于玄胤的话,方休也不愤怒,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

    说实话,玄胤的战书来的有些突然。

    当初对方所说的话,他已经是忘了个七七八八,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如今看来,对方确实一直记挂在心上。

    对于玄胤的挑战,虽然是意外,但方休却没有拒绝的打算。

    “好,这一战本座应下了!”

    “不过,本座亦有东西让你带回去!”

    说话间,便见方休手中现出一张白纸,手指在白纸上轻轻一划,随后便见那张白纸渲染上了淡淡的金色。

    紧接着,淡金色的纸张卷起,直接甩给了东方鸣。

    东方鸣接过纸张,正想要打开了来看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方休清冷的声音。

    “不要说本座没有告诫你,如若私自看了,发生了什么可就怪不得人了!”

    东方鸣本来升起的念头,顿时打消了。

    将淡金色纸张收拢在衣袖中,拱手说道:“东西我一定带到,告辞!”

    说完,东方鸣直接离去。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方休没有任何动作。

    东方鸣一离开大厅后,半步也不曾停留,直到离开了闽江府的范围后,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等到放松的时候,他才察觉到背后的湿润。

    方才在方休面前,心里上可谓是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特别是玄胤的战书,让东方鸣生怕方休恼羞成怒,然后直接对他出手。

    要知道,对方在江湖上的名声算不得多好。

    而且对方想要至他于死地的心,他亦是知道的,当初在惊雁宫的时候,要不是逃的够快,就已经陨落在那里了。

    如果刚才方休对他出手的话,东方鸣认为自己可以安然离开的可能性很低。

    就算是他手中,有玄胤给他的护身底牌也一样。

    因为,这里是正天教的大本营。

    凭借他一个武道宗师,想要闯出去,几乎是天方夜谭的笑话。

    幸好!

    方休由始至终都没有对他出手。

    直到完全远离了闽江府后,东方鸣才感觉到那股冥冥中的危机消除。

    蓦然间,他的手不小心触碰到了衣袖中的纸张。

    不由心中一动,将纸张给取了出来。

    看着手中淡金色的纸张,好奇心驱使他将这纸张给缓慢摊开。

    “啊!”

    只是看到纸张一角中,一道浅浅的划痕时,东方鸣便感到双眸一阵刺痛,紧接着脑海好似被一道可怕的力量侵入了一样,使得他惨叫出声。

    两行血泪,瞬间他紧闭的双眸中滑落。

    东方鸣手紧紧抓着纸张,惨叫过后的他强行镇定了下来,只有面目扭曲的吓人。

    这时候的他,心中一阵后悔,再也不敢将纸张打开。

    而是将纸张重新塞入了衣袖中,随后整个人化为流光遁逃。

    空中,唯有点点鲜血挥洒。

    在东方鸣打开纸张的刹那,方休摇头失笑:“不知死活!”

    那一张纸上,蕴含了他的一道意念,虽然不及他本身直接出手,可也不是一个武道宗师可以随意观摩的。

    在东方鸣打开纸张的瞬间,他就察觉到了那意念的波动。

    当他神念扩张出去,也看到了对方狼狈逃离的身影。

    这也算是对方命大,没有完全直面他的那道意念,不然的话,这位武当道子未必有机会离开禹州。

    应付了玄胤的战书后,方休当即起身,向着谢华之所在而去。

    一个玄胤,还不值得他现在全力以赴。

    真正值得他全力对待的,乃是雷州的情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