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看书 > 玄幻奇幻 > 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 > 第8章 人比人 气死人
    凓的父亲并不是一个特别优秀的人,如果非要在他身上找一个优点,那就是肯努力。

    当年火都刚刚建立,所有人都有学习的机会,凓的父亲也不例外。

    那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年代,但凓父亲糟糕的学业让他错过了进入管理层的机会,随着雄鹿部落去开拓东海城,他只能成为众多苦力中的一个。

    本来他应该碌碌无为,但他肯努力这个优点,让他从苦力中脱颖而出。

    当别的苦力劳累一天后休息的时候,凓的父亲在学习文字;当别的苦力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凓的父亲已经早早来到海边研究开海的技巧。

    凭着坚定的毅力,他一步步掌握了开海的技巧,跟同样努力的凓的母亲一起负责一个路段的开海。

    所谓开海,就是挖一个深坑,再挖一个浅浅的水渠,然后打通水渠把海水引过去。

    因为水渠又浅又窄,大型的凶兽过不去,这就让装了海水的深坑变得安全,可以煮盐,也可以捕鱼。

    凓的父母做的很好,因为他们优秀的表现,两个人被推举有机会成为巫。

    这个机会来临的时候,是凓降生的第六年,当时他的父母畅想着,一个成为传道巫,一个成为赐灵巫,这样一来,他们组合在一起就是大巫。

    两个人一边畅想,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学习,一边开海。

    忙碌的生活让他们犯了一个明显的错误——沟渠距离东海太近了。

    一只凶兽从还没砸开的冰面中冲了出来,触须裹夹这两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生命投向大海,风平浪静之后,凓成了孤儿。

    从那之后,凓就励志成为大巫,满足父母的心愿。

    为此他离开安逸的东海城,冒着生命危险跨过雪原来到火都,靠着坑蒙拐骗得来的钱供自己读书。

    成为巫,最好的学习之地自然是火部落联盟学院,可那里是推荐制,不似道场,有钱就能上。

    没办法直接进入学院,他就进入道场,期望着从道场毕业后找个工作,然后再寻找进入学院的机会。

    今年如果完成所有的学业,再参加完明年初的野外生存考验,他就算是毕业了,就有机会进入战士行列,就能寻找机会进入学院。

    可这一声,几乎把他所有的梦都打碎了。

    他微笑着扭过头,装出疑惑的样子询问,但泪水却在瞬间止不住的流下来。

    在事实面前,所有的谎言都只能是破碎的铜镜。

    破镜难圆,他的梦碎了。

    最后一丝挣扎,却抵不过梦碎的刺痛,脸上演的戏依然真切,可泪水却汹涌而出,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看不清眼前这人是谁,也看不清周围都有什么人,他的眼睛被破碎的梦蒙住了。

    “他怎么了?”

    一个纤细却有力的声音响起,凓对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他立刻忍住眼泪,期望着这个声音的主人能拉他一把。

    “他的木箱中有黑水。”

    那个缓慢又威严的声音说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纤细的声音质问,颇为刁蛮。

    是炘……一瞬间凓便判断出这个声音的主人,他的脑袋立刻疯狂运转起来。

    炘是日部落大巫,而且能任意欺负小胖子,她家里的背景应该也很强大。

    她质问,那个威严的声音就回答,证明她的身份地位足以压制这个人。

    我还有希望……还有希望……

    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凓立刻忍住眼泪,同时脸上腾起一股图腾力量,所有泪水都被日图腾的力量蒸发掉。

    握艹。

    看清威严声音的主人,凓心中只有这样一句话在心房回荡。

    行走法官,已经是可以砍头除火部落以外的任何部落大巫的存在了,他的目光偏移,看到了金发碧眼的炘。

    “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凓冷冷的对炘说道,他不想给朋友惹麻烦。

    “蠢货。”

    炘比他还要冷酷的骂了一句。

    “炘小姐,请你不要胡搅蛮缠,我想你也能闻到黑水的味道,从那个箱子里。”

    行走法官的声音依旧平稳,显然没有因为炘的不礼貌而愤怒。

    他们总是这样,所有行走法官,包括他们的精神领袖大法官都是冷漠而无情。

    “我闻不到,以日图腾的名义起誓。”

    炘生硬的把行走法官的话怼回去。

    行走法官依旧没有生气,他仿佛只在乎事实,不受任何其他的事情干扰。

    “我们打开他的箱子就可以了。”

    正如他所说,闻不到可以看,只要箱子打开,一切就了然于世。

    “这是日图腾吩咐龙城送来火都给火神的重要物品,只有图腾巫有权利打开,你确定你有这个权利么?”

    炘朗声质问,把行走法官问的无言以对。

    这是谎言,在场的每个人都觉得这TM就是一个谎言,可问题是怎么拆穿。

    “我会向日图腾求证。”

    行走法官颇为不屈的说道。

    凓已经有点蒙了。

    现在的大巫都这么厉害么?完全不把行政法官放在眼里么?扯谎的时候可以带着图腾么?如果他质问图腾炘要怎么办?

    四连问在心里闪过,他很后悔把炘拉扯到这件事中,但聪明的他知道,此时这件事已经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了。

    “请日图腾。”

    炘微微躬身说了一句,嗡的一声,她的身前出现一股图腾火,是日图腾的力量。

    周围的人发出惊讶的叫声,炘的这个举动证明她至少是大巫,还是比较厉害的大巫。

    “请赐予浓雾。”

    炘再次开口,向着祭台方向微微躬身,这一次她的腰比之前弯的深一点。

    她请浓雾,是因为图腾火如果不附加浓雾是不能沟通的,即便图腾有这个意愿,可实力不允许。

    “说。”

    简单的一个字,没有询问召唤者的身份,显然日图腾与炘很熟悉。

    “你让我从龙城带来的给火神的东西就在这个人的箱子里,可他说要检查这个你说不允许任何人触碰的东西,他认为我说的都不是真的。”

    此时真的没几个人认为炘在撒谎了,她敢这么当着图腾的面说,如果是假的,一定会被拆穿的。

    可凓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但他也知道炘不是傻子,但他也不觉得日图腾会说谎。

    那可是一个图腾啊,为了一个大巫说谎?

    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但对面的行走法官的目光中却闪过疑惑。

    在众人的关注下,图腾火上的浓雾变化,重新出现一行文字:

    不要质疑我的决定,退下,行走法官。

    简单的一行文字,肯定了炘的话,最后的几个字非常浓重,带着斥责的味道。

    “遵从您的意志,受人尊敬的日图腾。”

    行走法官躬身行礼,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

    日图腾在火部落是比较特殊的存在,当火神闭关的时候,大局多数是由日图腾统领的,在一定意义上,法典图腾都要屈尊于日图腾之下。

    望着行走法官默默的转身离开,凓觉得一切都有些不可思议,望向炘的目光也颇为考究。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巫能做到的。

    此时图腾火上的文字出现变化:

    冰熊部落使者要上祭台面见火神,快回来吧。

    “好的,受人尊敬的日图腾。”

    炘微微躬身,随后浓雾和图腾火全部散去。

    “走吧。”

    跟凓说了一声,炘当先领路走过城门洞,旁边的巡警犹豫了一下,没人说话。

    “你不是大巫。”

    走在路上,凓肯定的说道。

    “现在我是日图腾巫。”

    炘言简意赅的说道。

    凓错愕,他的朋友是图腾巫,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有事,先走了。”

    炘向他摆摆手,快步沿着街道向火都中央走去。

    凓告别后望着她走远,心中颇为感激朋友为他所做的一切,随后转身向着之前那个商人家走去。

    还是那条少人的街道,凓叩响了大门,门缝中有人看了他一眼,但并没有开门。

    等了一阵,大门开了一条缝,胖胖的商人走了出来。

    “带来了?”

    商人惊讶的问道。

    “只有半坛。”

    凓要留一半给老头,只能先支付一半。

    商人验了黑水,从怀中兽皮袋里拿出两串钱递给凓,随后一个闪身消失在门缝中——真难为他肥胖的身形居然有这么灵活的步伐。

    凓转身向到场走去,直奔老头的房间,到了之后发现平日里都在石头上打瞌睡的老头不在,便向将半坛酒水留在这里,转身去上课。

    来到课堂的时候,他已经迟到许久了,但道场的课堂向来松散,倒也没人主意。

    “今天怎么这么晚?”

    小胖子小声问道。

    “被发现了,不过炘帮我解了围。”

    小胖子哦了一声。

    “你早就知道炘的身份?图腾巫的身份?”

    凓忍不住问道。

    “她答应当日巫了?”

    小胖子惊讶的问道,声音稍稍大了一点,被灿师兄瞪了一眼。

    “是日巫了,答应是什么意思?之前她都不想当么?”

    纵然被瞪了一眼,凓还是忍不住追问。

    “她是八代巫的女儿,曾经被日图腾选为日巫,但长大后她不想当,只想当火巫,看样子日图腾说服了她。”

    小胖子给出的答案太过惊人,凓觉得自己需要消化一下。

    炘是八代巫的女儿,还被选为日巫,而她居然不答应,需要图腾说服才去当图腾巫。

    人比人,气死人。

    此时此刻,凓心中只有这样的想法。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